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章 伤了她的心 (三更,努力的奶瓶,求点回报)
    ,精彩小说免费!

    热浪从我的身体穿透了过去,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危险,但是那种感觉却让我心头为之一振。

    黑人的别墅爆炸了,整栋别墅瞬间化成了灰烬。

    一点征兆都没有,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个梦,就在刚刚,就是刚刚,我还在想,我要怎么摸进去,然后绑了这个黑人换自己的安全。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突然很庆幸自己晚了这几秒,哪怕在离别墅近一点,恐怕都会被炸弹的气流波及到。

    嘴唇都干裂了,冷汗瞬间就湿透了我的背,缓和了好一会我才回过神来。

    我看向了暮雨,她的眼睛红红的,也是吓的不轻,不过因为经历多了,她坚强的没有惊叫,这已经是极限了。

    我抱住了暮雨,两个人倚靠在了背坡的地方。

    我的心里面一阵的后怕,手和脚都软了,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接近死亡,而且毫无征兆。

    手脚冰凉,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我咽了一口吐沫,还算是拿出了一点男人的气概。

    我搂紧了暮雨,嘴上嘟囔着::“不要怕,不要怕…”。

    其实心里面已经惊呆了,甚至连说话都只是下意识的重复着。

    “呼…”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老半天。

    我差点带着暮雨走进死亡的险境,现在想想全是后怕。

    “威武…”熟悉的声音,有警车,有消防车。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消防队员们开始灭火了。

    别墅区的人不算多,也就二三十个人的样子,他们都躲在远处,生怕沾染了什么一样。

    “我们…这边吧!”我说话都硬气不起来了,刚刚那一幕真的把我吓到了。

    暮雨点了点头,还算镇定。

    热庵后我们两个人避开了众人的视线,离开了别墅群。

    缓和了一下情绪,内心世界是阴暗的,即使已经第二次经历了这种事情,但这一次更加快恐怖,紧张。

    在爆炸的那一刻,我已经被吓傻了,当时要是有人来问我,你叫什么?我肯定会摇头,因为那那一刻的我,或许已经不是我了。

    我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不怕死,不就是死吗?疼一下子就完事了。

    可这一次,真的给我上课了,也许人真的不怕死,但是就怕死没有死成。

    若是刚刚我真的被炸死了,那我想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可是,我还活着。

    未知是最可怕的,未来也是最可怕的,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才是恐惧,真正的恐惧。

    我不是圣人,面对死亡我只会做出正常人的反应,可是…

    我并没有做出正常人的反应,暮雨也一样,她也没有,我们没有尖叫,呐喊,发泄...这是可悲的,可能在我们的心里面,发生这些似乎不是偶然。

    ……

    来纽约也算有些日子了,这是我第一次来酒吧。

    人太多了,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dj放着音乐,所有人都跟着舞动起来,场面异常的热闹。

    我和暮雨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随后要了两杯扎啤,并不是我们想喝酒,只是借此来压压惊。

    暮雨拿起了酒杯,她的手有些抖动,我下意识的帮她握住了酒杯,她敢接的看了我一眼,喝了一口,随后又放下了。

    我故作镇定,尽量的不让暮雨看出来我的紧张,因为我们需要有一个人去支撑,这个人就是我。

    大口的喝着扎啤,随后我冲着暮雨笑了笑,尽量的让自己看上去很从容。

    “你不怕吗?”暮雨苦笑着,问着我。

    “怕啊,不过我们活下来了…”我笑着说道。

    “嗯…”暮雨点了点头,随后闷头的喝着扎啤,不在说话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摸出了一根烟点上了。

    这次的惊吓是良药,我连病都被吓好了。

    “呼…”吐出了烟云,神经得到了麻痹,我看着那些疯狂舞动的人,心里面挺异样的。

    就在这里不远处的地方,刚刚发生了一场大爆炸,可是这些人,根本毫不知情,还在扭动着自己的身躯,似乎一切与他们无关。

    是黑人放的炸弹吗?这是我疑惑的地方,不过思来想去,最后我推翻了这个可能,就在刚刚,他还打电话给其他人。

    黑人还活着吗?

    随后我摇了摇有头,我上哪知道他还活不活着,刚才根本就没有去注意。

    一切成了谜团,看上去迷雾重重,一时间,我根本找不到答案,甚至无法触及那些我想要知道的内容。

    生命就是如此的可悲,就像我要找到那个电话的主人,可最后,只能在顾思明被我送进监狱后,一切不了了之了。

    我看着暮雨,她有些低沉,眼神迷离恍惚,嘴角带着一丝苦涩。

    暮雨真的吓坏了,那么近的距离,刚刚哪怕我们往前两步都可能被波及。

    我拉过了暮雨的手,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面。

    我知道,此时此刻的暮雨需要的不是安慰的话,而是一个强有力的臂膀。

    身上有些刺痛,伤口似乎又裂开了,不过我却忍住了,任凭暮雨在我的怀中哭泣。

    眼泪湿透了我的着装,胸口的伤口在眼泪的浸泡下像是撒了盐一样沙疼。

    我异兽拿着烟,一手抚摸着暮雨的头发,渐渐的,暮雨安静了下来,她略微的有些哽咽,似乎哭的很伤心。

    “我从没想过,我们会有今天…”暮雨开口说话了,声音很好听,宛转悠扬,不过仔细听来,带着一种隔世的忧伤。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眼下说什么都没有用,反而静静的倾听是我最好的选择。

    “哪怕我知道妈妈的死跟他有关系,我都没有想要去真正的伤害他,毕竟…他是我为数的不多的亲人了…”暮雨咬着嘴唇,眼泪顺着脸流在了我的腿上。

    暮雨说的是周旭,她一直不想和周旭站在对立面,这其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因素,有感情,有过往,有回忆…

    我看着暮雨,她真的很伤心,我才发现,这炸弹并没有吓到暮雨,而是真真正正的伤了她的心。

    我不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猛地吸了两口香烟,我真的有些心疼暮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