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有故事的老华侨
    黑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痛苦的在地上打滚,他尝试着爬起来,不过我并没有给他机会。

    我挥动着手中的棒球棍,他再一次趴在了地上。

    另外几个黑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没有动,就连那股嚣张的气焰也不见了。

    “就这两下?我特么还没过瘾呢!”我笑着说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几个黑人得罪了我,那我肯定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

    我拎着棒球棍冲上去了,一下一个,没两分钟,几个人全都跑了,最后就剩下了躺在地上打滚的黑人。

    巷口变得安静了,就能听到黑人的喘息声,很急促。

    回过了身,黑人倚靠在了巷口的墙上,他沮丧的看着我,十分的紧张。

    我朝着黑人走了过去,他下意识的后退,不过这里已经是死胡同了,根本跑不掉的。

    “你这个骗子…”黑人愤怒的看着我,眼睛瞪得留圆。

    看着这个家伙,我莫名的不生气。

    最后我也没有为难他,点了一根烟后就离开了。

    ……

    金发碧眼大长腿,长靴豹纹小皮裤。

    “嗨…”迎面走来了一个大美腿,冲我打着招呼。

    “咕噜…”咽了一口口水,吗的,这是要与我来一场异国他乡的邂逅吗?

    随后…

    我和这个大美妞擦肩而过,都过去了,她还给我一个飞眼。

    这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国家,天生的热情。

    我这半吊子英语在这地方是真的难混,好在总算找了一个租房,租房的主人是个老华侨,这算是住下来。

    开始死挺,没办法,时差这种东西真的很折磨人,好在在国内适应了夜生活,只要倒个几个小时就行了。

    躺床上就想睡觉,索性出了房间,在客厅里面逛了起来。

    “你很少出国?”老华侨坐在老人椅上摇晃着,冲我笑着说道。

    这老人看上去六十多岁,健健康康的,脸上的皱纹毫不掩饰。

    “嗯…”我点了点头,要了一杯水。

    “应该提前倒时差的,要不然很难受…”老人笑着说道。

    “突然出差,没来得及…”我说道。

    “喝点茶吧!”老人沏了一壶茶水,随手给我倒上了一杯。

    “谢谢…”我也没有客气,将水杯放在了一边。

    “好香的茶…”我虽然不会品茶,不过好与坏还是分得清的。

    “正宗的西湖龙井…”老人笑着说道,特意看了我一眼。

    “没想到在国外还能喝到…”我有些意外的说道。

    “哈哈…”老人突然笑了,有点莫名奇妙。

    “老人家?”我奇怪的看着他。

    “年轻人,你不懂茶。”老人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这一点真的没法反驳,因为我就是不懂茶。

    “国内的茶掺假太多…我的老家在西湖边上,这是我女儿托人给我带来的…”老人说道。

    老人说的很有道理,就像我们吃的大米一样,都说是知名产地产的,其实都是普通的大米,实在骗不过去,就掺点好大米,至于卖的价格…

    哎,老人这么一说,我莫名的有点伤感了。

    “老人家在这多少年了?”我随口问了一句,忍不住多喝了一口。

    提到这个,老人家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黯然。

    “四十二年了…”老人开口说道。

    我愣了一下,这老人家看上去也就六十多岁的样子。

    “我十九岁出来闯荡,登过云霄,下过低谷,到现在,我只想将我这身老骨头洒再祖国的江河…”老人开口说道。

    老人的一番话挺感人的,人老了,就开始怀旧了。

    “老人家,四十二年,你一次都没有回去过吗?”我问道。

    ;

    “嗯…我十九岁出来打拼,二十岁认识我的妻子,之后的这些年我们有了孩子,为事业奋斗,再然后…孩子长大了,孙子也有了,回过头一看,我竟然这么久没有回去了,连父母的后事都是我的两个弟弟处理的…”老人的目光浑浊,带着黯然的伤感。

    老一辈的情怀我总是不懂,可是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仍然模棱两可,抓不到重点。

    “老人家,现在很方便的?飞机…”我说道。

    老人挥了挥手,我看到他的右手只有三根手指。

    “我心脏不好,做不了飞机了…”老人冲我笑了笑,随后从摇椅上起身进了屋。

    过了一会,他拿出了两个小酒杯摆在了我的面前。

    “能喝白的吗?”老人问了我一句。

    “能喝点,不过酒量一般…”我说道。

    “能喝就行,房租减半…”老人说道。

    卧槽…

    喝个酒房租就能减半?这老人的脾气还真的古怪。

    “陪您喝一个,至于房租,您也不容易。”我没有占老人的便宜,我现在好歹也是土豪,那样做总觉得不合适。

    “额…哈哈!年轻人,可以…”老人的气势有些独特,有点像是社会大哥的感觉。

    国内的二锅头,十分的烈。

    我嘬了一小口,这酒够劲。

    “嘶…”从嘴到喉咙都是热的,我忍不住搓了两下手。

    “怎么样,够烈吗?”老人笑着说道。

    我竖起了大拇指,在国内都没有喝过这样的白酒。

    “刚来这的时候,我老大就给我喝的这样的酒,他告诉我,人活着,一是靠义气,二是靠兄弟。那时候真的管用!在小西北这一片,无论是黑人,白人,还是一些国人建立的帮派都会给面子,就这样,一个义字我们打下了一片天。”老人陷入了回忆,却没有动茶几上的酒。

    “后来我们大哥被人活活砍死了,我是他们管钱的,顺理成章的将所有钱打在了我的账户上,然后我带着一家老小逃走了。那些人眼红这些钱,找到了我,我死不承认,一旦松口,我们一家子都活不了。我用刀砍掉了自己的两根手指,撒了一个大谎,发了毒誓,我们一家子活了下来。”老人笑起来的样子很痛苦。

    “老人家…”我想要劝他两句。

    “你想要劝我对吗?”老人冲我笑了笑,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

    我点了点头,总觉得老人身上有着大秘密。

    “我对不起我的好兄弟,他们一家都被活埋了…”老人的眼眶湿润了,一口喝下了茶几上的二锅头。

    好在杯子不大,要不然这个岁数这样喝,那还了得。

    ……我和女神有个约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