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囚鸟 (今日两更)
    我买的早点,油条和豆浆,这是我以前的最爱,想一想,现在很久没有吃了。

    “大叔,你和夏梦姐怎么了?昨天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吃早餐的时候,萌萌问了我一句说道。

    她这不说还好,一说我就郁闷了,夏梦让我六点给她打电话,我到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说呢!

    “萌萌,你小说里面的男主角是不是非常的花心?”我问了一句。

    “怎么可能,当然要对女主角一心一意了,要不然要他何用…”萌萌看着我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大叔,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萌萌却对我的十分的感兴趣,有点不依不饶的样子。

    “没事…”我心里面突然有了答案了。

    吃完了早点我就走了,心里面也想开了,至于到晚上六点的这段时间,就全当是消遣了。

    +hm首!发b

    早上的‘星期八’,连个服务员都没有,只有小黑在吧台里面百般无奈的摆弄着手中的酒杯,他正在尝试着用纸巾将这酒杯擦的锃亮。

    “一哥…”当见我进来后,小黑有些惊讶的喊了我一声。

    “早上不应该叫‘星期八’,应该叫‘星期一’…”我笑着说道。

    “哈哈…是啊,别说顾客了。,连个上班的都没有…”小黑笑着说道。

    小黑麻利的给我弄了一杯鸡尾酒,这是我的最爱。

    “行…跟你老大调的差不多…”我调侃了一句说道。

    “哈哈…”小黑大笑了一声,听出了我的调侃。

    在‘星期八’,z调的鸡尾酒不能称得上鸡尾酒,完全就是瞎弄,不过说来也奇怪,我还真的喜欢那个味道。

    早上的‘星期八’看上去很明亮,给人一种很安逸的感觉。

    “一哥,这大清早的,你怎么跑这来了…”小黑说道。

    “昨天回了一趟宠物店,顺便就过来看看了…”我说道。

    “哦…哎,对了,一哥,能给我弄一只西德吗?”小黑突然说道。

    “军犬?”我问道。

    毕竟开过宠物店,对狗还是比较了解的,小黑说的西德,应该是正统的西德犬。

    “嗯…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我养过一只,不过后来再一次排雷的任务中它受伤了,后来牺牲了…”小黑说道。

    “没问题,这两天我叫人帮你联系一下,肯定正宗…”我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下来,对于小黑,这是我哥们,朋友。

    “嗯…谢了一哥…”小黑憨厚的笑着。

    “谢什么…”我笑着说道,走向了舞台。

    “要来一首吗?”小黑问了我一句,随后打开了电脑上的多媒体。

    “来一首吧,把电吉他给我,不用背景音乐…”在‘星期八’,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唱上两首,这会让我短暂的忘记烦恼,把自己当成举行。

    “好嘞…”小黑很勤快,在后台找了一会。

    “当…找到了…”小黑波动了一下吉他,随后递给了我。

    “呼…”我吹了一下电吉他,上面都落上灰了,应该是好多年都没人用了。

    “小黑,上一次用这把电吉他的乐队是几年前了?”我问了一句。

    “额…好多年了吧,那时候老大花钱雇他们,特意买的…”小黑说道。

    像‘星期八’这种独具特色的地方,在北京挺多的,他们会刻意的培养自己的乐队,来吸引客户。

    “后来呢?我似乎就见过一次…”我说道。

    “啊…后来你来了,老大就把他们辞了,而且那个乐队的队长能装逼,老大不喜欢比他还能装逼的人…”小黑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完小黑的话,我笑了一下,z的性格就那样,平日里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实际上是个霸道的人,就连九妹那样的爷们女友都能征服,这一般人做不到。

    “也是…”我点了点头说道。

    “没有,老大说了,跟他装逼活得最久的就是你了…”小黑憨厚的看着我,言语间带着一丝的调侃。

    “我可没有…”我摇了摇头,否认了一切。

    “哈哈…”小黑玩转着手中的酒杯,脸上带着笑意。

    “一哥,打算来首什么歌?”小黑问了我一句。

    这个还真的问住我了,只想着拿起了吉他,却不知道唱什么歌了。

    “一哥,来首老歌吧,我觉得老歌味道最好…”小黑给我提了意见。

    “行…那就…《男人海洋》…”我拨动了电吉他,随后闭上了眼睛。

    “当我抱着你的时候,窗外风起黄叶飘落…”灯光聚集在了我的身上,安静的‘星期八’再一次成为了我个人的舞台。

    “最痴情的男人像海洋…”一首情歌,一个故事,在唯美中跳动,在生活中成长。经历了苦难的人才知道,面包有多香甜。追求爱情的人才知道,真正的爱情有多么的难得。

    千山万水,等不到一段情,万里迢迢,寻不到百年爱。

    这一次,我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却也…

    一切仿佛都平静了,想透了,也就不再执着了。

    唱着唱着,我一个大男人竟然流出了眼泪,我苦笑着,伴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落下,我觉得所有都不在那么重要了。

    “啪啪…”两个人的掌声。

    我愣住了,小黑也愣住了。

    台下临近台上的十二号桌,不知道何时竟然坐着一个女人,她的目光柔和,红唇性感美丽。

    “怎么,老相识了,至于这么惊讶吗?”女人开口说道。

    “哎呀…”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情绪有些激动,同样也带着感慨,但更多的是意外,非常的意外。

    “我突然非常想听一声《囚鸟》,不知道,大明星冯一肯不肯赏个脸…”女人的食指点在了性感的红唇上,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说话的样子优雅而迷人。

    女人的一句话,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情感的释放,真正的自我,在这一刻,完全的体现了出来。

    “当…”拨动了吉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对于这个女人,我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甚至曾经崇拜过,因为她有过憧憬。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已经忘记了天有多高…”思绪早已经不在歌上了,那是一种情怀,一种执着,一段过往。

    望着这个女人,我仿佛变成了那个……我和女神有个约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