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 麻木 (今日两更,明天看看能不能五更)
    “十年前那场车祸的肇事者终于开口了…”毛善民说道。

    听完毛善民的话,我为之一振,那个出狱后又选择回监狱的肇事司机?

    “他都说了些什么?”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现在的精神有点不正常,只说他是个替罪羊,还有他没有撞死人,那个人…本来就是死的…”毛善民说道。

    毛骨悚然,我觉得身后有着一股凉意,撞死的是死人?

    “当时没有尸检报告吗?”我问了一句。

    “有,我也查过了,尸检报告上写着,当场死亡,我还特意去找当年那个做尸检的人,他告诉我,死亡时间很温和,依照正常推理,就是车祸造成的…”毛善民说道。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法医的话和那个肇事者的话矛盾了。

    有一个在说谎?

    “会不会他们之间有人在说谎?”我问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现在却也无法验证,如今那个肇事者有些精神不正常,被关在了单独的监狱。”毛善民说道。

    事情越来越迷惘了,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都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可在是十年里,有些罪证似乎都消散不见了。

    “看来事情越来越麻烦了…”我有些感慨的说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牵扯这么大,竟然一下子又多了一个十年前的案子!不过…虽说逝者已逝,可是我想还它一个安宁…”毛善民开口说道。

    毛善民的话让我很有感触,他是一个较真的人,但是整个人给人一种正义感,在我眼里,就算毛善民不穿警服,他也是一个完美的警察。

    简单的聊了两句,随后挂断了电话,本来脑中清晰的线索,现在变得却更加模糊了。

    “这个时间段,这家伙应该没睡吧?”我下了床,打开了卧室的门。

    李斯习惯的蹲在角落里面吸烟,安静的有些吓人。

    “哒…”我下了楼,朝着李斯走了过去。

    “还没睡呢?”李斯顺手给我扔过来了一瓶啤酒。

    “没有,有点麻烦事想让你帮个忙…”我说道。

    “没问题,这样,下周的广告你得去代言…”李斯跟我谈条件。

    我突然很想笑,这个杀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商人。

    “换个条件ok不?别再弄个套套广告,我可是国内超火的明星,你觉得那样好吗?”我打开了啤酒,喝了一口。

    “气他免谈,我都没兴趣…”李斯摆了摆手,不答应我。

    “那好吧!帮我照看一下我的家人,我怕他们出事…”我说道。

    李斯没有什么表情,而是看向了我问道:“看来你又有麻烦了!”。

    “嗯…大麻烦,我怕涉及到我的朋友和家人…”我说道。

    “哦…那你不怕我也出事吗?”李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有些发愣,随后忍不住大笑着:“我靠,李大经纪人,你不会是弯的吧?”。

    “我不建议的…”李斯说道。

    尼玛…

    李斯的话把我吓到了,不过看上去好像也不像是开玩笑,我顿时脸都黑了。

    “哈哈…开个玩笑,看把你吓得!这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李斯问道。

    “没事,韩爽在呢!我暂时应该是安全的…”我说道。

    “哦…为什么不让她去呢?我觉得这丫头应该出去玩玩,很闷…”李斯说道。

    “这个…”韩爽的身份,我不想说道。

    “她是警察…”李斯说道。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太过惊讶,李斯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ok,这个任务我接了,我的条件你懂得…”李斯笑眯眯的看着我。

    被李斯这么一看,我觉得浑身不舒服,这家伙,别特么真的是个玻璃,那可太可怕了。

    “可以…”我都不知道说啥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上楼了。

    楼梯口,我看着正在吸烟的李斯,他再一次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这个人,真的十分孤独。

    “喂…”我叫了李斯一声。

    李斯看向了我。

    “回来请你吃大餐,我请客…”我笑着说道。

    “好啊!没问题,我接受了…”李斯幽默的说道。

    回到了房间,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这一次李斯回去的话,家里面应该就没事了,还有毛善民的帮忙,应该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风来降档,水来土掩。顾思明,我倒是要看看你出什么招!在我心里面,我身边的人只要没什么危险,一切都不是个问题。

    法医和肇事者谁在说谎?

    躺在了床上,我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

    “一个肇事者,什么原因会让他被保释后选择回到监狱?有人威胁他?还是有人要害他?”我双手抱着头仰在了床上。

    “其中有一个人就在说谎吗?”我自言自语。

    十年间前和现在可不一样,那时候买火车票还要去排队,或者代购,甚至还没有达到实名制这种程度。

    这十年中国的变化,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肇事者说他没有撞死人,撞死的是个死人…”这句话怎么说都别扭,可是我心里面却觉得很正常。

    `首}r发s…

    “法医说那人是死于车祸…法医在说谎?”我想了一下。

    “法医收钱了?”我做了假象。

    “我要是顾思明,我绝对不会那样做…”我否定了这个想法。

    顾思明是什么人?一个懂得隐藏,做事滴水不漏的人,他要是收买这个法医做手脚的话,他肯定会想办法除掉这个人,不会让他活到现在。

    “会不会他们故意这么做的,混淆警方的视线?”我摇了摇头,再一次否定了这个想法。

    十年前突发的事件,到现在都没人提起,肯定被当成一场交通事故处理了。

    事情更加扑朔迷离了,十年前的案子,到现在都没有个头绪,可我的时间也不多了,不能在拖下去了,三天,这三天里面我要做些什么?我能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甚至我都不想知道,想到这些我就头大,我尽量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我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没一会的时间,枕头上全是汗水,毫无头绪,让我觉得神经都麻木了。

    到底真相是什么?

    我突然发现自己入魔了,对于这个案子,我已经不再是单单为了初晴去报复了。

    “我是不是离真相越来越远了…”我问着自己,脑中闪过了一丝光芒。

    ……我和女神有个约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