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子铭哭了 (四更,求果实,求守护)
    ,精彩无弹窗免费!

    红酒一饮而尽,烟却抽了一盒,烟灰缸内已经布满了烟头子,吐出了最后一口烟雾我躺在了床上就睡着了。

    ^、看…正^版$b章节i上c2-!70j\3;o759f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抻了一个懒腰,迷迷糊糊的。

    “分开之后…”手机突然响了,我看了一下,夏梦打来的电话。

    “喂,小梦子…”我依旧犯着迷糊。

    “小一子,初晴和子铭的事你知道吧!”夏梦问了我一句。

    “知道,中午举办个简单的婚礼…”我点了点头,心里面稍稍的有点不舒服吧!

    “嗯…我今天可能去不了了,临时有点重要的事…”夏梦说道。

    我愣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什么。

    “小梦子,你们家不会对林家下手了吧?”我疑惑的问道。

    “没有,不是这件事,我爸妈决定让季家和夏家融合管理,我要去开家族会议,另外林家那件事,我爸说了,听你的,到时候有情况,你说一句话就好了…”夏梦说道。

    融合在一起?

    这可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到时候季家跟夏家同时管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想到夏家会有这么大的举动,不过仔细想想也就释然了,这是在为夏梦铺路,省着到时候出现分歧,那个时候才是最麻烦的。

    “行,你自己小心,别被人坑了…”我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亲爱的,该放手了…挂了!”夏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略微的有点沉默,随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夏梦不想再让我跟初晴有任何瓜葛,平日里虽然她不说,但是这个时候了,她不会再让我拾起旧情。

    她难得自私了一次,我也明白,人之常情。

    千城和依柯这俩家伙成为了我们的保姆,早上做的烤面包和煮牛奶,还别说,吃着真心不错。

    中午的时候,李斯和韩爽一起跟我去的酒店,不过他们并没有跟我进去,而是就近找了个地方等我,毕竟上一次在林家出了事,要不是李斯在,估计我也就凉了。

    酒店二楼一个大包间,我一推门,就看到了很多的老熟人。

    可能是进来的有点突然,所有人都看向了我,特别是初晴,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喜,但更多的是一种落寞。

    “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很奇怪吗?”我笑着说道,走向了老同学的那一桌。

    燕子,小白,涛子…在京的老同学都来了,剩下的两桌我就不怎么认识了,不过我看到了初晴的母亲,脸色似乎很好。

    “你来了…”初晴坐在我们这桌,至于子铭则是坐在了另一桌。

    我看向了初晴,然后点了点头,在她的身后是轮椅和拐杖。

    初晴这么一开口,几个同学也都沉默了下来,无论男女,都知道我跟初晴的关系,他们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哎呀…人到齐了,服务员,上菜吧!”倒是旁边那桌的子铭会来事,看了我一眼,冲我笑了笑,然后叫了服务员。

    气氛稍稍的活跃了不少,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都是一些过去的事情,只有我和初晴不谈,偶尔插一句嘴,却还是说的现在。

    “那时候真的好啊!我们大家一起爬山,夏令营,没事的时候跑网吧打游戏…”涛子喝了两杯,然后话就多了起来。

    “要我看,你现在该找个女人了…”一女同学说道。

    她这么一说,同学们都跟着起哄了,欢乐的不得了。

    “就是,都三十多了,连个女人都没有,说出去都丢脸…”我也跟着掺和了一句。

    被我们这么一说,涛子的脸都红了,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们懂啥,谁说老子没女人的!”。

    安静,绝对的安静,这一刻仿佛空气都静下来了,一桌的同学全都看向了涛子。

    “卧槽…涛哥,你没开玩笑吧?什么时候有的?也不说一声?”小白一副你不够意思的眼神看着涛子。

    “哼…”涛子冷哼了一声,然后没下文了。

    “我知道了,他肯定怕丢人…”我忍不住想笑,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去…你不会跟你那胡搅蛮缠的上司搞在了一起吧?”小白脑子转的快,想到了什么。

    涛子咬牙切齿的看着小白,最后竟然没有反驳,默认了。

    我都惊讶了,我知道涛子贼不喜欢那个女上司,没想到两个人真的搞一块去了。

    “什么上司?”齐海洋反应慢了半拍,这家伙今天打扮的很正式,看来应该很重视初晴和子铭的婚礼。

    “我跟你们说…”小白这大嘴巴开始说的没完了,似乎津津乐道的样子。

    我看着不由的觉得想笑,可是看着涛子,小白,还有另一桌的子铭,我心中生出了一丝的伤感。

    连海洋都找到了组织,可我的那位兄弟却在也回不来了。

    “我上趟厕所…”我有点不是心思,不过这是人家喜宴,我不能把这悲伤的情绪表现出来。

    我去了厕所,没想到子铭也跟了出来。

    一阵的唏嘘,憋了半天了,从厕所走出来,正巧子铭在洗手。

    “对不起…”子铭跟我道了一句歉。

    我楞了一下,看着镜子里面的子铭,挺莫名其妙的。

    “我应该瞒着你们,弄得连兄弟都做不成了…”子铭有点痛苦的说道。

    “说什么呢!什么慢这不瞒着的,再说了,我们可是校园f4,无论多少年过去,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也没有矫情,这种事,我要是子铭,我也会选择瞒着。

    “冯一…”子铭看向了我,他比我小一岁,脸上还带着二十岁的稚嫩。

    我帮他整理了一下袖口,然后说道:“今天你是主唱…”。

    子铭的眼睛红了,低下了头,突然痛苦的哭了出来。

    “子铭…”看着这样的子铭,我也挺难受的,我们在大学的时候,我一直把他当成弟弟,只是没想到,这个弟弟这么要强。

    “我真的好想在跟你们一起站在舞台上,哪怕就那么一次…”子铭哭的大鼻涕都流出来了。

    我看着这样的子铭,在我心里面,这才是他的本性,纯真,善良,很多年过去了,都忘记了他这一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