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我变了 (三更 求果实,求守护,求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尘世百年,不如昙花一现…

    蹲了半天,脚有些发麻了,我站了起来,活动了两下子,感觉好多了。

    突然,有人捂住了我的眼睛,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举起了双手,吓的连烟都掉了,不过随后感觉不对劲。

    “猜猜我是谁?”我耳边回荡着小慧的声音。

    我笑了,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清凉油。

    “哈哈,没想到你会做个投降的动作…”韩爽的声音,她松开了手,笑意很浓。

    我愣住了,回头看了一眼,真的是韩爽,刚才那一瞬间应该是幻觉没错了。

    “你过来了…”我笑着说道。

    “嗯…收到李斯的消息后我就急忙的敢回来了,没想到,这一次这么危险…”韩爽感慨的说道。

    “啥?李斯这小子会给你发信息?”我不禁看了一眼韩爽,这个还真的有点意外。

    “我也没想到,这家伙那天好像喝醉了…然后说什么我是他朋友,然后就是你…总之很莫名其妙…”韩爽笑着说道。

    我不禁一愣,李斯是孤独习惯了,偶尔有个吵嘴的,她也能当成朋友。

    “那你就尝试把他当成朋友,其实李斯这个人很不错的。”我笑着说道。

    “哎…我试试吧!不过你说一个警察跟杀手做朋友,可能吗?”韩爽笑着说道。

    “没啥不可能的,我一个**丝还跟女神在一起呢!”我嘲讽了自己一句说道。

    “你这还**丝呢?这么大的豪宅…”韩爽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很想说这豪宅是李斯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他要是知道我是警察,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韩爽嘟囔了一句说道。

    “啥反应?我估计他找就知道你身份了…”我想了想说道。

    韩爽并没有反驳,竟然默认了。

    “对了,顾思明那边有点消息了,我们的人拍到了他跟人接头照片…”韩爽递给了我一个档案袋。

    我顺手打开了档案袋,里面有着十几张的照片,顾思明手里面拿着小箱子,然后双方互换箱子的画面。

    “这些是什么?”我惊讶的说道。

    “接头的那个男人是橘子花开夜场的经理,我们怀疑这箱子里面就是新型毒品…”韩爽说道。

    “你们怀疑?”我奇怪的看着韩爽。

    “嗯…还在进一步的调查,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警方也不敢轻举妄动,怕打草惊蛇…”韩爽说道。

    我点了点头,明白韩爽的意思,他们现在只是进行秘密跟踪,然后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对了,毛队想让你帮个忙…”韩爽不好意思的开口了。

    “应该是尽快的接触曹刿,然后得到消息吧!”我笑着说道。

    韩爽惊讶的看着我,最后点了点头。

    “我也想尽快,不过事情可能很麻烦,需要往后拖一拖了…”不是我不去找曹刿,而是眼下正是浪尖风口上,我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找曹刿显得并不太重要了。

    “嗯…毛队说了,看你…”韩爽说道。

    老狐狸…我对毛善民只能用老狐狸这‘三个字’来表达我的心情,一面想要催我,一面还想让我踏实下来。

    “其实毛队挺不错的,知道你出事后,他带人去找你了…只是没想到你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韩爽替毛善民说了一句话。

    我挺感动的,别管怎样,起码毛善明真的那样去做了,这比一些光说不做的人强多了。

    “要说别的事还行,我的事毛队还真的插不上来…”我想了想说道。

    韩爽点了点头。

    “对了,方庆生那边怎么样了?”我记得警方也派人保护方庆生了。

    “他现在很安全,顾思明没有发现自己弟弟的动向,似乎有点放着不管的感觉…”韩爽想了想说道。

    放着不管?

    我摇了摇头,与其说放着不管,倒不如说顾思明不知道顾思新的秘密更为好,要是知道的话,我想顾思新比他大哥死的还要惨吧!

    “凶器有发现吗?”我问道。

    mv,首nq发2h70”3y75“t9/

    “也没有,毛队又去了房山两次,但是仍然没有任何发现…”韩爽摇了摇头说道。

    这就奇怪了,凶器到底在什么地方?只要找到凶器,应该可以轻易的给顾思明定罪。

    我思考一下,顾思明要是真的杀害了他大哥,当时那种情况应该很慌乱,不对,顾思明这人很善于伪装,而且有时候冷静的可怕,他会不会把凶器带走了?

    好几种猜测,但是都有差错,总觉得差点什么?

    毒品,顾思青的手上有毒品…

    我想了半天,仍然没有个结果,最后只好放弃了,慢慢来吧!毕竟十年前的事情。

    和韩爽一直聊到了太阳西落,回到了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晚餐还是林依柯准备的,这女人以前还真的没看出来,居然是贤妻良母型的。

    吃完饭,几个人聊了一会,然后我就回自己的卧室了。

    一根烟,一杯红酒,坐在窗台上,看着这个黑夜。

    明天要去参加初晴的婚礼,希望这一次不要在有什么变故了吧!

    “爱情有时候还真的脆弱不堪…”我摇晃着酒杯,发了一句牢骚。

    大学时代的我,很傻很天真,为了初晴放弃了我的梦想,可是到头来,我们却沦为了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朋友。

    我承认,我爱上了她,甚至甘愿为她堕落,可是那又怎样?现在想想,其实体现更多的是我的幼稚。

    爱情不是玩笑,不是一个人心甘情愿。

    现在的我似乎更加理解了那种感觉,我甚至在想,要是可以重来,我会不会选择我的梦想?要是能重来,我会不会直接选择夏梦?

    “还真是个艰难的选择…”爱过了,就证明过了,我突然很感谢现实,起码不用重来了,也不用去选择了。

    即使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活一次,我想我会先选择抹掉我现在所有的记忆,只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才会让人有希望。

    我真的逐渐的变得成熟了,甚至自己都有些意外,几个月的时间,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个只懂得一味用情的人不在了,一个学会考虑后果,成熟稳重的我出现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