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劫后余生 (今日三更,求点果实,求点守护)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斯看了我一眼,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把匕首收了起来。

    车子停稳了,那个男人奇怪的看着我,显然对我刚才的脏话有点成见。

    “兄弟?你什么意思?”这男人有点警惕。

    “你们是两口子吗?”我问了一句。

    男人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们刚认识没几个月,准备结婚。”。

    原来是这样,我忍不住看了一眼这女人,别看长得难看,手段真不少。

    “哦…那,没事了!”我装作无辜的样子。

    “兄弟,有什么你就直说…”男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这女人。

    “算,算了吧!没事了,没事了…”我眉头紧锁,把这辈子的演技都压上了。

    “你什么意思啊?”这女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有点做贼心虚。

    “我什么意思?你还问我什么意思?老婶?你当我叔是傻子是吗?”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这么一开口,几个人顿时蒙了,全都看向了我。

    特别是那个男人,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这女人有点泼妇的样子。

    “我胡说?你可能不认识我,不过我叔叔孙大山你应该忘不了吧?他为了你,连家都不要了?可到头来,你骗了他七百多万,哼!算了,师傅,谢谢你们带我回来,我们就在这别过吧!不过提醒你一句,这女人,还是算了吧!”说完就下车了,连头都不回。

    “孙大山是谁?”我们刚下车,就听见车里面的男人吼了一句。

    “我不认识…”这女人反抗了一句,然后就听见车里面噼里啪啦的打起来。

    已经进市里了,我打了出租车。

    “什么地方?”司机师傅有点防备的看着我们,一副从哪里掏钱的样子。

    “温泉别墅群…”我本来想说百子湾赛洛城的,不过李斯却赶在我前面。

    我差点忘了,我们换地方了。

    打开了手机,差点都把这茬忘了,看到我有手机,这司机师傅终于是启动了车子。

    手机里面无数条信息,找我的人实在太多了,索诗雅,ugirl,小黑,简…总之太多人了。

    “那女人你认识?”李斯问了我一句。

    “不认识!”我摇了摇头。

    “卧槽…”李斯爆了一句粗口。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女人我见过一次,当初在一家酒店,她傍上了一个大老板,我都不认识她,然后嘲讽我…”我想到了那次的经历就觉得可恨,当时幸亏我开了一辆法拉利,要不然我觉得这女人肯定会不死不休。

    “看出来了,就一个泼妇…”李斯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拍手。

    “可不是,这种人,活着就是个祸害…”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又把手机关机了。

    回到了别墅,别墅里面空无一人,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坐在沙发上脱下了运动鞋。

    说是运动鞋,其实现在连草鞋都不如了,两边已经开胶了,甚至前面漏了一个窟窿。

    “啊…”我强忍着疼痛,撕下了脚底连着鞋底的皮,脚底板都已经烂了,泥巴死皮混合着血迹。

    一双鞋脱下来,废了我十几分钟,疼的我眼泪都要下来。

    “我先去洗个澡…”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口了,都挺长时间了,也好的差不多了,该愈合的也都愈合,只不过新添了挺多的划伤,都是在山里面弄得,但是还好。

    “嗯…注意点伤口,别感染了…”李斯到没有我这样,他点了点头,在沙发上休息了一小会,然后也准备洗浴去了。

    我上了二楼,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衣服一脱,打开了水龙头,然后就站在浴头下面不动弹了。

    “活着的感觉真好…”我看着全是泥泞粗糙的手,不禁有些感慨。

    几天的时间,我仿佛经历了一个轮回,这让我更加坚定了活着的信念,要是真的死在了大山里面,那才是最憋屈的。

    脚底板沙的疼,有点像是酒精洒在了伤口上,不过我却忍住了,没有叫出来,也没有停止洗澡,这是我这些天学到的东西——忍耐。

    刷牙,打上了肥皂,沐浴露,洗头膏…随后把自己冲洗的干干净净的,虽然这澡洗的很痛苦,但是我却觉得自己更是快乐着,也许真的累完了,也许这个澡洗的痛快了,我回到屋里面,啥都没穿,一头钻进了被窝。

    不过人总是这样,越困越睡不着了,想的东西越来越多。

    s{e首发tk2b7h0x3◎+759:

    “看来顾思明的事情需要放一放了,眼下需要解决林家的问题,这才是个大麻烦…”我自言自语,看向了窗台,眯上了双眼。

    “周旭我要是让你活得好,我都对不起上帝…”我咬着牙,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对了,还有你妈…老子这次遭受这么大的罪,都是拜你的亲妈所赐…”我想都了周旭他妈,要不是这女人,我估计也不会这么惨。

    “赵亚川?别特么以为老子会放过你,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发狠了,一想到他和暮雨坐在一起,我的情绪波动异常。

    “林家,到底是你这老狐狸在搞鬼?还是你们林家真的有奸细?”我反问着自己,这个是我不得而知,但是眼下林家确实是最大的麻烦。

    卧室的空气仿佛都安静了下来,这种感觉还真的奇妙,自己跟自己对话,可是我却没有觉得有一点违和感,这些天,不就是我和自己的内心对话吗?

    “周启明”我默念了这个名字,我突然发现自己太幼稚了,竟然绕开了这个人。

    “会不是周启明导演了林家的一切,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对自己出手?”我思考了一下,但是心里面也没有个准确的答案。

    “有可能!”周启明的手段非常,他可能看到了林家的弊端,所以早就打算吃掉他们了。

    “凭借周旭,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号召力吧?再说了,几年前的周旭,在周家的地位应该没有这么高,毕竟她妈当时还没有正式踏入周家…”眼下周家要吞掉林家,而林家几年前就开始出现了运营问题,结合时间的推算,那时候周启明才是当家的。

    “我明白…”茅塞顿开,一番推理后,我顿时醒悟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