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黑暗中的一角 (两更,今日应该两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感动之余,剩下的就是放心了不少…

    “贼感动,差点感动的泪流满面…”我说道。

    “哈哈…吓到你了吧!不过你不用担心,有些事情,比你想的要简单的多,放心吧!我相信他会保护好你,另外我也相信你们会相处的很好…”z笑着说道。

    能相处不好吗?人家是杀手,我他吗是马路杀手…

    “好了,先挂了,我这不能说太多…”z说道。

    “嗯,注意安全…”我说道。

    挂断了电话,总算是放心了,既然z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出了厕所,李斯不在看电视了,而是捅咕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咔嚓…”门开了。

    韩爽回来了,她正要跟我打招呼,当看见李斯的时候,如临大敌,一把将我拉在了身后,顺手拿起了一口平底锅。

    我都无语了,这反应也着实的激烈了点。

    在看李斯,则是慢条斯理的急需查着什么,根本一点没有在意韩爽的出现。

    “他为什么会在这?”韩爽小声的问了我一句。

    “这个…我来介绍一下,李斯,我的经纪人,这位…我的贴身女保镖…”还真的有点难介绍,李斯的身份韩爽应该知道的,但是韩爽的身份,李斯似乎不清楚。

    李斯点了点头,没有更多的动作,至于韩爽看起来仍然有点不放心,然后拉着我的手进了卧室。

    “怎么回事?”韩爽问了我一句。

    “解释不了啊!你只要知道他是负责保护我的就行了,还有咱们过两天要搬家了…”我笑着说道。

    “搬家?搬哪去?”韩爽疑惑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搬什么地方去,总之跟过去就行了…”我说道。

    韩爽仍然很疑惑,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这一天过得,提心吊胆就不说了,警察和杀手混在一起,我脑子一片的混乱。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可也是最揪心的时间了。

    主卧我让给了韩爽,她毕竟是个女人,李斯选择了次卧,至于我则是习惯的睡沙发。

    也不知道李斯是营养不良,还是肾有问题,一个晚上下来,起了十几趟夜,我他吗睡的真是提心吊胆了,好在,这家伙真的没有对我动手。

    凌晨四五点钟,这家伙总算不在折腾了,我也困的不行了,虽然我心里有很多的想法,但最后也是咬紧了牙关,死就死了吧。

    ……

    好在我还活着,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看见韩爽和李斯正在大眼瞪小眼。

    “你的这个训练方法有问题,根本练不出任何东西,垃圾…”李斯用一口流利的汉语说道。

    u√首`¤发/j0

    “哼…你敢不敢跟我比划比划?我告诉你,我这个训练方法没有任何问题…”韩爽冷笑着,一点也不买账。

    “没必要,差距太大了,你也就是花把势,而且照你这个训练下去,你会越吃越多,到时候变成一个大胖子,以前我就见过…”李斯平静的说道。

    韩爽的眉毛一挑,显然李斯的话说道她心缝里面了。

    “不对啊?要是按照正常的情况下,你现在应该是个胖子啊?”李斯有点奇怪的说道,然后陷入了思考。

    我发现了,这个李斯是真的有两下子,通过韩爽的训练方式,就能摸到一些东西。

    “你才胖子呢!你全家都是胖子…”韩爽有点气的不行了,似乎她跟这个李斯就是不对付。

    “我没有家,也没有亲人,从我记事的时候,就是在冰雪中活着…”李斯开口说道。

    不禁是我楞了一下,就连韩爽也微微的愣住了。

    “李斯,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实际上我说这有点心虚,完全是处于被动的状态。

    “谢谢…”李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吗的…

    太意外了,老子就这两句话,没想到李斯真的感动了。

    “哼…还杀手呢?看不出来,这是在收买你?”韩爽气不过我的虚伪,竟然当中揭我老底。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郁闷的头疼,这女人脑残吧?

    “我知道,可是对我仍然很受用,你不会理解那份孤独的,没有人疼,没有人爱,为了一个馒头都要挣得你死我活…”李斯陷入了回忆,眼中带着一抹悲痛。

    那种残酷我是体会不到了,但是听李斯这么一说,我觉得心中有股寒意,为了一个馒头挣得你死我活,这还真的有些意外。

    “你就吹吧!为了一个馒头?我怎么就不信呢?”这俩人天生的敌对面,韩爽说起话来也肆无忌惮,似乎希望对方出手才好呢!

    我看韩爽这样,心里面真的是干着急,这女人有病吧!平日里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老安静了,没事看看手机,看看新闻,现在好了,竟然会斗嘴了。

    “你们太安逸了,看到的也是表面东西,有些存在的黑暗,肉眼是看到不到的。我从记事起,就是与冰雪为伴,我曾经为了半块馒头,杀了人,血染冰雪,为了登上雪山之巅,我踩着同伴的尸体,一步一步的登上了山顶,我们不为了金钱,也不为了权利,只想要活下去…”李斯陷入了回忆,有点痴迷,有点疯狂的样子,他的话平淡,我却觉得冷到了骨子里面。

    “几万个孩子,最后只活下来了几十个,然后被分配到世界各地,暗中培养,我们什么都学,什么都要精英,稍有差错,就会丧命的。我曾经见过一个十五岁的女孩,与十几头西伯利亚狼拼杀,最后筋疲力尽的倒在了寒冷的土地上,然后被撕咬,连尸骨都没有…”李斯的眼眸深邃,他的情感在此刻得到了宣泄,隐约间,我竟然看到他的眼角有了一些泪痕,不过最后却被寒意替代了。

    “我曾在非洲与狮子决斗,考察官说是训练我们的勇气,然后将我们从飞机推下去了。好多人都死了,被狮子吃了,还有被大象踩死的,我正好落在了狮子窝,一头母狮子,三只小狮子,我当时吓坏了,第一次接触这种生物,母狮子张着嘴朝着我扑来,我的动作全都是下意识的反应,我闪躲,然后攻击,只是我意外的是,母狮子被我擒住了,它嚎叫着,望着几头不大的小狮子,浑身上下都是我用匕首割开的伤痕,然后我就看见小狮子开始逃跑…”李斯眯着眼,有些不冷静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