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慢慢(谢谢雾dfbc兄弟的解封)
    她甚至都忘记了挣扎,眼睛睁的大大的,充满着震惊…

    过了好一会,她依旧没有挣扎,似乎在顺其自然了,她闭上了眼睛,迎合我,我们吻的很热烈,同样也很忘情,我知道,梦洁真的喝多了。

    好一会才松开,梦洁的脸通红通红的,她的头埋在了我的怀里面,很是不好意思。

    我看向了暮雨,手里面还拿着麦克风,我抬起了手,轻声的说道:“没错,我就是一个滥情的人,我以前伪装的不错吧?”。

    茄子的嘴微微的张开,她知道我的想法,似乎想要解释。

    我给了茄子眼神,示意不要,其实我的内心更加痛苦,既然藕断丝连,不如直接斩去一切吧!痛苦让我一个人承担吧!

    茄子最终努了努嘴,然后陷入了沉默,她妥协了。

    暮雨看着我,眼睛湿润了,可倔强的她硬是没有哭出来。

    其实刚才她就是在气我,我也知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表现的激进一些吧!

    “你的梦中人,是一个盖世垃圾…”我再一次的开口。

    “茄子,我们走…”暮雨不在看我,她喝下了红酒,离开了星期八。

    “冯一…”茄子没有直接走掉,而是仍然想要说些什么。

    “谁亦能呵一呵,一张嘴一副面容差不多,但别要选出色一个,耗尽气力去拔河…”我清唱了起来,轻轻的放下了梦洁。

    z冲我摇着头,他没有继续直播,而是走上了舞台,成为了我的伴奏人,弹起了钢琴。

    我有点惊讶,这还真的是他第一次给我伴奏,没想到他会的还真不少。

    我朝着舞台上走去,心中百味,情绪低落,唯有唱歌能缓解此刻的心情。

    “怪你过分美丽,如毒蛇狠狠禁锢彼此关系…”我顺手拿起了暮雨没有喝完的那杯红酒,一饮而尽。

    “仿佛心瘾无穷无尽…”酒不醉人人自醉,一杯酒下肚,我觉得自己都飘了,满脑子都是暮雨的样子。

    我们从相识相知,到初尝禁果,再到彼此分而复合再分,时光匆匆,一去不回…

    张国荣的《怪你过分美丽》,台下的人都沉默了,没有掌声,没有喧闹,全都沉浸在了我的痛苦中。

    我很痛苦,只能用唱歌的方式发泄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心,慢慢等,慢慢冷,慢慢等不到爱人…”我觉得自己真的迷失了,一首接着一首,我想要表达我的心情,想要发泄。

    “慢慢,慢慢心变成铁,慢慢,慢慢我被拒绝,你何忍远走高飞…”我痛苦,撕心裂肺的喊着。

    张学友的《慢慢》唱完了,放下了手中的麦克风,伸手搂住了梦洁,两个人离开了。

    z追了出来,拉住了我。

    我看向了z,内心世界有些痛苦。

    “你们何必互相伤害,其实你们真的很在乎对方…”z点上了一根烟吸了两口然后给我了。

    我吸了一口烟,仰天吐出了一口烟雾。

    幽静的小巷中,香烟的味道混合着泥土的味道。

    “z,该断了,再犹豫下去,我怕我放不了手…”我苦笑着,然后冲着z挥了挥手,载着梦洁离开了。

    红酒后反劲,我有点多了,本来打算找代驾的,但是两次都遇到了初恋,我放弃了,做好了被扣分的准备。

    一路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总之都是一些组合的画面,有现在的,有过去的。

    我穿梭在灯红酒绿的街道中,我多么希望时光能倒流,然后带着暮雨私奔,远离城市的喧嚣,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可我明白,这些都是梦里的场景,和白日梦没什么区别。

    渐渐的,梦洁的酒醒了不少,她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我,脸色有些微红,低下头,然后不敢看我了。

    见梦洁这个反应,我有点尴尬了,刚才是在冲动了。

    车子停在了背**,我喝了一口水,缓和一下精神。

    “组长…我…”梦洁摸着自己的嘴唇,这个干净透彻的女孩害羞了。

    “对不起,我刚才冲动了…”我道歉了,可心里却总觉的想笑,自己真他吗的混蛋,无辜的亲了这个傻白纯。

    梦洁愣住了,发呆的看着我,有点不知所措,眼中闪过了一抹诧异。

    “组长,你不是…喜欢我…”梦洁的语气有点不足,显然她理解错了。

    “真的抱歉梦洁,我…刚才冲动了,所以亲了你…”我说道。

    梦洁傻眼了,直勾勾的看着我,有点不可思议,又有些气愤。

    我能明白梦洁的感受,她很单纯的认为我喜欢她,所以才亲她,她应该是喝多了,没有注意到暮雨的到来。

    “哦…”梦洁低下了头,傻傻的,呆呆的,看起来很可爱,同时也很可怜。

    她是牺牲品,无缘无故的成为了牺牲品。

    我突然觉得这个情节和《爱情公寓》的某一段很像,当时曾小贤想要拒绝劳拉,强吻了胡一菲,后来曾小贤跟胡一菲总是不明不白。

    可那是电视剧,带着偶像色彩,我活在现实,对我来说梦洁就是突然的牺牲品。或许很多会很奇怪,为什么不去强吻九妹,我想说,当时大哥没喝多,就算喝多了,也他吗不敢。

    人总是挑懦弱的人下手,我也不例外。

    其实,那个时候我也什么都没想,脑中就一个概念,一吻下去,结束一段情感。

    “来我们公司吗?在我手下做事…”这是我最原本的打算,本来我在了解了梦洁后不打算再提了,可眼下似乎只能这样打圆场了。

    梦洁微微的愣住了,她终于抬头看向了我。

    “雷雨后的彩虹吗?”梦洁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不是,这是想拟补对你的亏欠,今天真不是有意的,当时情况紧急,没办法…”我说了实情,不想再无辜的弄出一段情来。

    梦洁痴痴的,有点呆板,反应有些慢。

    “我还以为,你今天请我吃饭是喜欢我呢!没想到…”梦洁嘟囔着嘴,似乎有点尴尬,脸上带着一抹粉红。

    我无语了,原来梦洁一开始就想歪了,再加上我强吻她,这更让她认为就是那样了,这他吗的有点冤了,我们两个根本就是在隔空谈话。

    “组长真混蛋,女孩子的嘴是随便吻的嘛…”梦洁嘟囔了一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