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噩梦的源头
    诡异的画面,受到了惊吓…

    我被顾思新的反应吓了一跳,方庆生看起来相对的镇定。

    醒了?我心里面有所疑惑?

    “噗通!”顾思新再一次躺在了睡椅上,随后精神上有了很大的波动,他拼命的挣扎,额头上冒着冷汗。

    “不要,不要,大哥…”顾思新无比的紧张,他似乎后退,紧紧的贴在睡椅上。

    “是谁?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了你大哥,用斧子,一下一下的劈开你大哥的身体…”我见状,冲着顾思新吼着,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觉得现在是个机会,也许能问出什么!

    顾思新还在挣扎,拼命的摇头,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扭曲,紧张到了极点。

    “是不是你…”我突然冲着顾思新吼了一句。

    “不是我,是二哥,是顾思明,他用斧子砍死了我大哥,我大哥…啊!”顾思新痛苦的捂着头,大声的吼着,声音充满了爆发力。

    “啪…”方庆生恰到好处的拍了一下手掌,渐渐的,顾思新恢复了平静,他睡下了,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看着顾思新,刚才那样做可能有点过分,可是却真的有效,人都是被逼出来的,虽然我不知道梦里面顾思新承担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可是我应该能想象到他承受多么大的痛苦,他已经被逼入了绝境。

    亲眼看到自己的二哥杀死了自己的大哥,然后还不能外说,这种痛苦,一般人都无法承受的。

    “可以点根烟吗?”我顺手掏出了一根烟,然后问道。

    “嗯…”方庆生也是一脸的震惊,他冲我点了点头。

    “你现在知道你的处境了吗?”我点上了烟,吸了一口,随后冲着方庆生笑了笑说道。

    “很危险…”方庆生点了点头,也没有做作。

    “你应该庆幸顾思明不知道他在你这,要不然,你的后果挺可怕的…”我想到了那天悬崖赛车,我当时被路易下了致幻的药物,后来要不是暮雨的电话,估计我就真的没了。

    “呼…”方庆生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一下心情。

    “没想到是一条命案…”方庆生心有余悸的说道。

    “嗯…我想你现在应该躲一阵子,或者直接隐姓埋名…”本来谈好的交易,不过我现在觉得他更应该保命要紧。

    方庆生微微愣了一下,随后陷入了沉思。

    “冯一先生,你觉得我能借这件事炒作吗?”方庆生反问了我一句。

    我看向了方庆生,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贪婪,不过这人还是有些底线的,似乎还是有些顾忌。

    “据我了解,已经死了两个人了…”我也没有隐瞒,我总觉得路易的死跟顾思明有关系。

    方庆生沉默了,险中求富,这种事虽然有可能,不过跟性命比起来,似乎微不足道,毕竟人要是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冯一先生为什么在查此事?”方庆生有些疑惑的望向了我。

    “哎…”我叹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说道:“为了活着…”。

    方庆生愣了一下,随后冲我笑笑。

    “真的是为了活着,我已经卷进了一场大风波中出不去了,暗地里有着无数只黑手,我需要去找到他们的主人…”我吸了一口烟,苦笑着。

    方庆生可能没想到我会这样说,也是一声轻叹。

    “方医生,我们的交易还算数,一切看你的决定…”我看向了方庆生,决定权在他手里。

    其实假如他把这件事捅出去,对他有利有弊,要是真的成功了,他必将名声大噪,但要是失败了,恐怕面对的就没那么简单了,也许是地狱。

    “冯一先生,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方庆生把话语权转到了我的手中,他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不知道,还是看方医生自己吧!”我平淡的说道。

    方庆生陷入了纠结之中,然后看着我说道:“要不,我们合作…”。

    “合作?”我疑惑的看向了方庆生,我们不是已经开始合作了吗?

    “嗯…我揭秘命案,然后等到时机成熟,冯一先生给个机会…”方庆生说道。

    人性,这就是人性,不过这件事要是放在我的身上,我想我也会这样选择。

    “好,那…等候方医生的好消息了…”这个人很聪明,暗中调查这件案子,等时机一到,我负责推他一下,到时候…功名就全都有了。

    计划没有变化快,本来我是打算利用顾思新调查一下手中的手机号码的,但是现在发现根本行不通。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竟然会有这么大意外的收获,顾思明亲手杀了他的哥哥顾思青。

    回到了车上,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思绪转动的飞快,隐约的觉得这些事情的发生并非偶然,可是当串联起来的时候,似乎又格格不入,沾不到一点边。

    扔掉了手中的烟头,随手拿起了副驾驶位置上的档案袋,我打开了档案袋,拿出了里面的遗嘱。

    几天过去了,遗嘱一直扔在车里面,我心里面挺郁闷的,棘手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大厦中有人走出来了,顾思新?我看了一下手机,这个点是他醒来的时间,那资料档案上都记着呢!

    顾思新还是一副冰冷的模样,他似乎很害怕见到光,总是下意识的闪躲。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心中压的事太多了,这么久没有疯已经很不错了。

    看着顾思新离开,我又将手中的遗嘱装好了,启动了车子,离开了大厦。

    城市睡醒了,如今已经进入到了盛夏。

    街道两边来往的人很多,有说有笑的,特别是情侣,亲吻在街边,让很多人羡慕。

    红灯,绿灯…

    一条街道接着一条街道,走走停停,恍恍惚惚。

    其实想想人的一生挺短暂的,活百年的能有几个?大多数都是奔波在路上,有些人一不小心路上出了车祸…

    到家了,我顺手把遗嘱也带下车了,说真的,这遗嘱在我手里面总让我觉得不踏实。

    回到了家,洗了个澡后我就躺在了床上。

    事情太多了,太过繁琐,我需要静一静,好好梳理一下。

    点上了一根烟,这一躺就是几个小时,有些事情渐渐的变得清晰了许多。

    “当当当…”就在这个时候,有敲门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