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两伙人
    
“啊…那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吧!万一你到时候跑了怎么办?”卜红说道。“有缘再见…”我付了拉面的钱,随后把她扔在了拉面馆。
“喂,你不会这么没有公德心吧?我现在身无分,难道你要我走回学校去?再说了,现在学校一堆催债的等着我呢!”说着说着,卜红竟然哭了起来。
“那你怎么还在燕大上课?”我惊异的看着这个女人?“我也没办法啊!怎么学业也得完成吧…”卜红的情绪有些低落,说这些话的时候有点悲伤。
我又心软了下来,十六岁父母就不在了,还有个弟弟,想到这些,我就觉得挺可悲的。不过我不是什么善人,我也没有那么善良,更没有正义感。这年头超人都老了,更何况我们这些凡人。我摇了摇头,在这个分不清黑白的世界,到底什么事善良?“你是不是不信?”卜红突然开口说道,那架势似乎要拿出什么证据似的。我再一次的摇头,不过这一次跟刚才的摇头意义不同。“我不是不信,我是没必要信…”我看向了卜红,平淡的说道。听完我的话,卜红有些错愕,随后咬着嘴唇,似乎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那样子像是要哭。看着这样的卜红,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内心的无助与悲伤,可那又怎样?放了一段音乐,朴树的《那些花儿》,以前还真的没听过,不过前些日子看了沈腾马丽演的《夏洛特烦恼》,这首歌的调调就被我记下来了,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总带着一抹伤感。ba音乐响起,卜红安静了下来,她沉默中带着一抹柔美。卜红流泪了,默默的流泪,她似乎听进去了。我顺手递过去了一张纸巾,然而依旧没有说什么,安静的听歌就好,何必去争论那么多,“谢谢…”卜红接过了纸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痕,其实仔细看来,她还挺漂亮的,素颜的美,带有一番风韵。我微笑着,安静的听着歌,卜红也不再哭泣了,只是手里面攥着纸巾,望着前方。没一会的时间,燕大到了。门口并没有徘徊的人,我看了一下手机,这个时间段了,人家也回去睡觉了吧!卜红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随后像是做贼似的看着四周。“别看了,没人…再说了,这么晚了,高利贷也要睡觉的…”我说道。“呼…希望吧!”卜红长吁了一口气,不过看起来仍然很不放心。最后她还是下了车,拎起了包包朝着学校走去。我启动了车子准备离去,倒车镜中有人朝着我跑来,我愣了一下,在这大半夜的,学校门口突然冒出来了两伙人,估摸了一下,又个二三十人的样子。至于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卜红。看着奔跑的卜红,她是真的怕了,抱着头,一点也不顾形象。我停下了车,卜红的眼中闪烁,似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路本来。那些人肆无忌惮的追逐,两伙人并在了一起,来往的路人忌惮的让开,不过也有些不要命的,偷摸的拍了两张照片。打开了车门,卜红钻上了车,急忙说道:“开车…”。我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卜红,然后又递过去了一张纸巾。卜红并未接过我的纸巾,而是发呆的看着我,随后冲我喊了一句:“开车啊!看不到一万个人吗?”。她似乎真的急了,害怕了。“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我冲着卜红来了一个很邪恶的笑容。卜红被我的笑吓住了,然后看了一眼围上来的人,下意识的拉住了车门,害怕到了极点。“在车上呆着别下来…”我无奈的说道。“你…你要干什么?”卜红见我打开了车门,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放心吧…”我拔下了车钥匙,下了车,关上了车门,留下了发呆,紧张的卜红。三十几人围住了我的车,他们分成了两队,应该是两伙人没错了。这两伙人我都见过,一伙是在燕大门口出现的,一伙是在夜场出现的…
我叹了一口气,一个玩仙人跳的女人,居然还会想着学业。“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别以为你是大明星就可以瞧不起人,我承认我是骗钱,可我是干净的,再说了,我一个小女孩,十六岁父母就不在了,我不想办法弄钱,怎么养活我自己,而且我还有上学的弟弟…”卜红咬了咬嘴唇说道。听完卜红的话,我微微的愣了一下。
“呵呵…想跟我玩仙人跳?”我突然冷冷的说道。“我想啊!你这家伙鬼精鬼精的,你不跟我玩都不错了…”卜红说道。
心理医生?这个消息确实挺让人震惊的,没想到顾思新竟然有心理疾病,会不会是因为他大哥的死?我不禁这样想…“好,谢谢了,若是消息对我有用,到时候我会找你,然后给你一笔钱…”我也大方,毕竟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我总觉得我会挖出许多重大的秘密。
“切,小气鬼,好吧,看在你帮我的份上,这条免费了。”卜红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望向了卜红,什么话都没说。
卜红警惕的看着我,然后小心的问道:“你,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送你回学校…”我看了一眼卜红,平淡的说道。“我…我不回去,抓住我,我就惨了…”卜红说道。
我这人,见不得女人哭,想到一个女孩子被一群大汉四处的寻找,我的心顿时软了下来。“上车吧…”我打开了车门,她蹭的一下就上车了,这还真的让我有些无语。
我打开了车窗,不过这一次我长记性了,车窗开的不大,包肯定是塞不进来了。卜红见状,气的直跺脚,看来她的如意算盘是被我看破了。
启动了车子…
我依旧平淡的看着卜红,没有一点想要说话的意思。“没趣的人…”卜红没好气的说道,不过随口继续说道:“我曾经跟踪过顾思新,我发现他每到周六周天就会去一个叫做‘庆生’的心理康复中心…”。
我上了车,卜红也跟了出来,随后敲了两下我的窗户,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一样。
我和女神有个约定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