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更加疑惑
    a ,最快更新我和女神有个约定最新章节!

    教堂…

    小地方不大,不过环境不错,草坪绿草如茵,花坛万紫千红,北京迎来了真正的夏天。

    “抽烟吗?”我问了一句。

    “谢谢…”毛善民也没有客气,顺手接过了我的香烟,然后点上了吸上了一口。

    两个男人坐在了长椅上,我们彼此沉默了片刻,说真的,毛善民长得真的挺猥琐的,看起来很不舒服。

    “路易的死,对我而言,情理之中,而又意料之外…”毛善民开口了,也没有任何废话,直奔主题。

    “毛警官,你早就知道他会出事?”我疑惑的看了一眼毛善民。

    毛善民点了点头,大拇指和食指掐着烟的屁股,低着头…

    “我查过他的账,他曾一夜间负债千万,而且我也去过他的住处,四处都是高利贷刷的红油漆,这种人,你不觉得他早晚会有真么一天吗?更何况他还沾染毒品…”毛善民反问了我一句说道。

    我愣了一下,微微的点了点头,毛善明是对的,这种人,早晚有一天会出事。

    “会是那些高利贷的人做的吗?”我想了想说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不像是那些人做的,他们虽然逼债逼的比较狠毒,不过杀人…这些人也是有底线的…”毛善民顿了一下,吸了一口香烟。

    我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我和毛善民的想法差不多。

    毛善民四处的看了看,随后从怀里面掏出了一个小纸袋,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了十几张照片。

    我接过了照片,路易血肉模糊的卡在车里面,双手和双腿全都折断了,不过我却看清楚了路易的脸,虽然已经变形了,可是很明显上面的人就是路易。

    其他几张照片比较特殊,是一辆红色的面包车,车牌号是郊区的,这种车可以说很少见了,算是古董车了,照片上,车的内部结构已经变形了,显然是由于坠落挤压导致的变形。

    照片一张张的略过,看着路易死去的模样,心里面莫名的有些不忍,毕竟一个大活人,就这样的死了。

    “这是我在现场拍到的,当场死亡,至于死亡原因还在调查当中,不过你也看到了,他的双腿还有双手全部都折断了,要是正常坠落悬崖的话…应该不至于如此…”毛善民说道。

    8k首”j发

    我点了点头,路易的死亡有些蹊跷,可是我毕竟不是福尔摩斯,更何况我连个警察都不是,要是职场上的事情我还能有些思路,可这种事…我毫无头绪。

    我将照片还给了毛善民,吸了一口香烟,随后将手机掏了出来。

    “叮…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撞向她吗?…”我手机里面的录音播放给了毛善民。

    毛善民听的很认真,也很仔细,似乎生怕漏了什么似的。

    过了好一会,烟灰占据了一根烟的三分之一,他才弹了弹烟灰,然后回过神来。

    “对于路易临死前的话,你有什么头绪吗?”毛善民问了我一句。

    我吸了一口香烟,缓缓的吐出。

    “没有…”我摇了摇头,对于这个毛善民还是有所保留的,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我还是摸得清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哎…”毛善民叹了一口气,给人的感觉像是苍老了许多。

    “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显得很急迫,不过…却说三天后联系我,要是一个真正的很急迫的人,不应该会给我那么充裕的时间…”我想了想说道。

    毛善民吸了一口剩下的香烟,然后将烟屁股掐灭了,随后顺手扔进了长椅旁边的垃圾桶里面。

    “到底是什么能让毛善民感到急迫,然后还有充裕的时间…”毛善民在思考,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奇异。

    “你说他一夜间欠下千万巨款,他是怎么欠的?”我看了一眼毛善民问了一句。

    “赌博,他曾与人豪赌…”毛善民也没有隐瞒。

    “那…跟他赌的那个人是谁?”我又问了一句。

    “这个…”毛善民似乎有些犹豫,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告诉你也无妨,那个人是京城夏家的大小姐,夏梦…”。

    我的脑子嗡了一下,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夏梦…

    “毛警官…他们为什么要赌?”我问了一句。

    “不清楚,我只知道对方是夏家千金夏梦,至于原因…受阻!”毛善民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的思绪好半天回不过来,夏梦也掺和在了其中吗?

    我不相信,我也不敢相信,我发现我被卷入了一场无声无息的暗战,敌在暗,我在明。

    “毛警官,那…他们是什么时候赌的?”我想了想问道。

    “大约…一个月前左右吧…”毛善民想了想回答了我。

    “一个月前…”我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前前后后的时间算起来,初晴出事,我和暮雨分手,一切都吻合。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毛善民问了我一句。

    我摇了摇头,突然觉得有些头痛,我怎么会那么想小梦子,就算她与路易豪赌了,那又说明什么?

    脑子里面有些空白,一时间找到不方向。

    随后我跟毛善民简单的聊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

    回公司的路上,我满脑子都是毛善民的话,夏梦会是一个阴谋者吗?

    我苦笑着,无奈的摇头,一个月前?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

    夏梦与路易的豪赌,赵亚川的威胁,初晴的车祸,我和暮雨的分手,我和夏梦好上了…

    最后的循环过后,我发现一切归根结底就是我和夏梦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改变了。

    头更加痛了,我将车子停靠在了街道边上,熄了火,我趴在了方向盘上,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当当当…”有人敲响了车窗,我稍稍的有了一点反应,看向了车窗外面。

    一个高挑的女人,看起来有些熟悉,唐若烟?我愣了一下,这么个时间段,这么个地点,我们就这样遇见了。

    她今天穿的很少,打扮的像是站街女一样,一脸的浓妆,脸上笑盈盈的模样。

    “卧槽…她什么时候又干回老本行了?”我有些疑惑的嘟囔了一句,迷迷糊糊的,看什么都恍恍惚惚。

    我打开了车门,放女人进来了,然后整个人怔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