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一样的答案 (二更 求果实)
    我迷迷糊糊的,冲着赵亚川冷笑着,一想到初晴的双腿,我就恨不得弄死他…

    关上了车窗,启动了法拉利…

    黑白旗落下的那一刻,我猛地踩动了油门。

    法拉利像是离玄的箭一般窜了出去,留下了一道光影…

    两辆车并行,互不让步。

    “呵…”我冷笑着。

    我猛地转动了一下方向盘朝着赵亚川的兰博基尼撞去,不过扑了个空,赵亚川趁机提速超过了我。

    “牛逼…”我开口说道。

    车子在不断的加速,赵亚川的兰博基尼在前方,我紧追不舍。

    拐角处…

    我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一个挂挡刹车,车子横着飘了过去。

    一阵的眩晕,我觉得自己身子像是要被甩出去一样,过了好一会,我才回过神来。

    接二连三的拐角,我一点也没有减速,几弯道过后,我终于追上了赵亚川的兰博基尼,两辆车同时进入了隧道之中。

    “嗖嗖嗖…”两辆车快如闪电,并肩而行。

    “去死吧…”我再一次的打着方向盘撞向了赵亚川的兰博基尼。

    赵亚川反应很快,一个急刹车,外加一个加速,瞬间超过了我。

    “还是怕死啊!哈哈哈…”我狂笑着,顺手扔掉了嘴里面一根烟点上了。

    “嗖…”冲出了隧道是一个大下坡,不过这一次和前两次不一样,现在的我突然看淡了生死,一点惧意都没有。

    面对这个下坡,反而激发了我内心的愤怒,我突然提速…

    下坡的尽头是一个拐角,我一个飘逸,车子的半个身子甩到了悬崖边缘上面,不过我完全没有惧意,踩了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超越了赵亚川,他已经被我甩在了身后,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故意放慢了速度,赵亚川冲了上来。

    我横着想要撞向他,赵亚川又以同样的方法超过了我。

    “吗的…”我骂了一句,心里面有些不甘,猛地吸了两口香烟再一次的追了上去。

    几个弯道过后,我又一次的追上了赵亚川。

    那是一个狭小的地方,我踩着油门车子提到了最大的速度冲了上去…

    “躲?这次你怎么躲?来吧…同归于尽吧…”我冷笑着,脑子一片空白。

    眼看两辆车就要撞上了…

    “刺啦…”突然我自己穿过了那条狭小的弯道,倒车镜中,赵亚川的车停在那里。

    “刹…”我们的踩了一下刹车,车子倒了回去。

    兰博基尼的前大灯开着,赵亚川下车了,他蹲在悬崖边缘,手里面点上了一根烟。

    我将车子靠在了一边下了车,晕晕乎乎的走到了赵亚川的跟前。

    “怎么?你也怕死?”我冷笑着,带着讥讽的味道。

    “是啊…我突然发现自己这么怕死…”赵亚川点了点头,他吸烟的动作流畅。

    “这个地方不错,听说下面有人等你…我在路上还能陪你做个伴…”我有些癫狂了,脑子里面全都是初晴被血染红的样子。

    “你是个疯子…”赵亚川笑着说道。

    “彼此彼此…”我冷笑着,一脚将一块小碎石踢落在了悬崖的下方。

    “我答应过暮雨,不在掺和你们的事…”赵亚川突然说道。

    “你还想说什么?路易不是你的人?”我倚靠在了法拉利的车身上,死死的盯着赵亚川。

    “路易…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在这停下吗?”赵亚川吸了一口烟说道。

    我皱了皱眉头…

    “我告诉你,没有不透风的墙,同样也没有绝对的忠诚…路易?他算什么?什么都不是…那就是一个赌鬼,瘾君子…谁给他钱,谁是他主人…”赵亚川说道。

    我皱了皱眉头…

    “你想说什么?”听完赵亚川的话,我稍稍的清醒了许多,似乎这里面还有别的事。

    “说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赵亚川说过的话,永远算数…现在你能在我面前说话,完全是因为小雨…”赵亚川冷冷的看着我,他不是惧怕我,而是对暮雨有着特殊的感情。

    “不是你?”我不相信的看着赵亚川。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不过我倒是知道是谁做的了…一箭双雕…”赵亚川说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说明白了…”我攥紧了拳头,冲着赵亚川吼了一句。

    “说明白?怎么说明白?我也没证据…不过,这事不能算了…”赵亚川上了车,随后打开了车窗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我看着赵亚川,有点不甘心…

    “当初给你寄邮件包的人不是我,而是…顾思明…防着点吧!那个人…”赵亚川冲我笑了笑,然后开车从我的身边路过。

    我脑子‘嗡’的一下,脑子里面混乱不堪,我顿时觉得一阵的头痛。

    “啊…”我咆哮一般的喊着,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痛苦不堪,我本以为抓到了答案,可是谁知道…

    暮雨,到底什么样的选择是对的?

    ……

    次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了悬崖边上。

    我倚靠在车上,头一阵的疼痛。

    山道上摩擦的痕迹告诉我昨夜有多么的疯狂,我站了起来,法拉利停靠在悬崖边缘,车轮胎一部分已经悬空了。

    有些后怕,但更多的是麻木。

    答案…到底是什么?

    赵亚川让我小心顾思明?可他…

    我刚要上车,车上一阵难闻的气味,昨天喝得酒罐子横七竖八的躺在车里面。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车上面的东西,敞开门晾了一会,然后我上了车,启动了车子。

    回去的路上,路过了来时的路口,那里安安静静的,和普通的道路没什么区别,甚至那个小型的酒吧都不复存在了。

    我用力的晃了两下脑袋,还有些没有醒酒,胃里面一阵翻滚,这种感觉好难受。

    我摸起了手机想要看一下时间,不过让我沮丧的是手机没电了。

    cf{首,发%j

    生活无奈,昨天的酒醒了,现在要想的是今天该怎么喝醉。

    开车回了市里,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了一把脸,镜子里面的自己,渣的不能再渣了。

    “顾思明…”我念叨了这个人的名字,要是赵亚川说的是真的,那我还真是个傻逼…

    “一石二鸟…”我想到了一个词语,同样…有一个人很适合这个词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