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疯狂
    暮雨呆滞的站在门口,她抿着嘴唇,不知所措…

    “夏梦怀上了我得孩子,都三个月了…”我苦笑着。

    “哗啦…”暮雨手中的医药箱掉在了地上,东西散落了一地。

    “我们分手吧…以后,不要在遇到我这种人渣…”我平淡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心里面一点波澜都没有。

    暮雨一句话都没说,她只是看着我,咬着嘴唇…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我心虚了,其实…不是那样的。

    “我…”暮雨这个样子,我真的往下说不下去了,惶恐,害怕…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暮雨突然开口了。

    “没有…就是,夏梦怀孕了,所以我们分手吧!我觉得,得对她…负责!”我装作很洒脱的样子。

    “看着我…”暮雨说道。

    我低着头,不敢去看暮雨。

    “看着我…”暮雨再一次开口说道。

    我抬起了头,看向了暮雨,不过我不敢跟她的目光相视。

    “是因为初晴的车祸吗?”暮雨眼睛红红的,憔悴的样子惹人心疼。

    我的心像是被撕开了一样…

    “不是…跟他们都没有关系,就是夏梦怀上了我的孩子,我喜欢夏梦,这些年我才发现…”我的眼神闪避着,内心世界乱成了一团。

    暮雨…我爱你,可是我们也许真的走不到一起…

    “你在说谎,你的心不是这样说的,他在说爱我…”暮雨摇着头,咬着嘴唇。

    我无话可说,只能苦笑着…

    空气都凝固了,我内心痛苦不已…

    “我们分手吧!我就是个垃圾,人渣…我配不上你…”我笑着说道。

    “也许…我们应该平静一下…”说完暮雨就离开了,不过没两分钟她又回来了,捡起了地上的跌打药放在了我的手里面。

    “别忘了擦跌打药…”暮雨哭红了双眼。

    我接过了跌打药,这一次,暮雨真的离开了…

    我紧紧的攥着跌打药,瘫软的倚靠在沙发上。

    暮雨,对不起,我本不想这样,我真的好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可是…

    初晴出事了,我们的恋爱已经波及到了我身边的人,初晴,小白,燕子,涛子,老弟,高雅,母亲…

    超已经走了,我不想有人在从我的身边离开。

    “呼…”点上了一根烟,习惯的吸了两口,麻木的神经紧绷着。

    暮雨的样子在烟雾中徘徊,我冲着她笑着,可是奈何烟雾却突然散去,一切都消失不见了。

    “渣女,要是有来生,我希望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然后牵手走过一辈子…”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两个人真心相爱,一辈子的平凡…别人的定义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不过眼下我却是这么想的。

    “吗的…赵亚川,老子要让你付出代价…”我攥紧了拳头,冷冷的说道。

    ……

    一天浑浑噩噩的过去了,恍恍惚惚,我整个人处于一种半麻醉,半清醒的状态。

    开车去了小秋名山,副驾驶上放了十几罐啤酒。

    小秋名山到了,一群人聚集在路口处,离老远我就看到了赵亚川的那辆兰博基尼。

    “哦哦哦…”见到我来了,一群人跟我叫号。

    下了车,我走向了赵亚川,手里面拎着一罐啤酒。

    “嘎…”打开了啤酒,我们的喝了一口。

    “怎么?没把路易保出来?”我冷笑着。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赵亚川疑惑的看着我。

    “那我来告诉你,路易撞了我的前女友,此刻她正躺在医院…”我笑着说道。

    “哦…”赵亚川平淡的‘哦’了一句。

    “哦?”我眉毛一横,一只手抓住了赵亚川的衣领,然后猛地推了一下他。

    “卧槽…你干什么?”一群人把我围住了,在我眼里,这些都是好狗,起码主子受欺负了,他们会叫两句。

    “干什么…”我一口把一罐啤酒全都喝了下去,然后背后掏出了一把军刀,大约半条胳膊那么长,刀把上缠着墨绿色的麻布。

    我一亮刀,几个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也没人再叫唤了。

    赵亚川也是愣了一下,随后挥了挥手,几个人全都散去了。

    “我要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赵亚川问了我一句。

    c永{久tv免费k看小说la

    我怔了一下,松开了赵亚川的衣领,不过手中的刀却没有放下。

    “嘚…”点上了一根烟。

    我冷笑着…

    “哈哈哈…”我肆虐的狂笑着,恨不得一刀捅在他的身上。

    不过我不屑这样做,他不喜欢赛车吗?他不是很疯狂吗?我现在,要比他更加疯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不是喜欢赛车吗?所以我这样选择…赛一场!有什么话,活下来再说…”我扔掉了手中的烟头,用脚踩了两下然后转过了身。

    “或许,会截肢…”医生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我脑海中全都是初晴穿着被染红婚纱的样子,她脸上全都血,全都是血…

    我上了车,又起开了一罐啤酒猛地灌了下去。

    我发呆的看着倒车镜中的自己,双眼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很憔悴。

    “无论怎么打扮,都不帅了…”我苦笑着,自己到年纪了,已经三十岁了。

    隐约间,我看到了脸上的那道伤疤,虽然不是很清晰,但仔细看来,却能看得到。

    吊灯…

    我们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她就像是上天赐给我的天使,安抚我那颗脆弱的心。

    “渣女啊!我真的爱你,可是…我不想再看到我身边的受伤害了,不想了…我害怕下一个是我的家里人…”我喝了两口啤酒,晕晕乎乎的自言自语。

    一瓶接着一瓶,没一会的时间,副驾驶上全都是酒罐子,横七竖八的躺在车里面。

    突然,有人冲我挥了挥手,我点上了一根烟,心灰意冷,一个油门踩了上去,险些把人撞到…

    那人骂骂咧咧的,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人在心情极为失落的时候,生死…看淡了。

    打开了车窗,我看了赵亚川一眼,我伸出了大拇指,随后倒了过来。

    “疯狂了这么久,第一次见到比我更疯狂的人,以前真的恨不得你死去,不过现在…我不喜欢被人玩弄在鼓掌之中…”赵亚川诡异的笑了,随后关上了车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