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看望超的父母 (求....哎!)
    莫名的心酸,也许回忆就是心酸的,越是美好,越是让人觉得痛苦不已…

    “高中毕业后,我把吉他给他了,我说…那是我们爱过的证据…”李佳微笑着,笑的很甜蜜。

    我看着李佳,然后给了她一个拥抱…

    “活好现在,我相信超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我笑着说道。

    “咔嚓…”楼道的门突然打开了,李佳的男人从门中走了出来,他看着我抱着李佳,脸顿时黑了下来,随后猛地把我推开了。

    “你他吗谁啊?他谁啊?”四眼仔很愤怒的样子。

    “他是…大明星冯一…”李佳说道。

    男人愣了一下,随后惊讶的看着我…

    “我们是同学,好久没见了,一个拥抱,不过分吧?”我点上了一根烟问道。

    男人认出了我,然后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有点不知所措。

    “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对了…对我的这个同学好点,没事少他吗的吼来吼去的,要不然我会找人做掉你的…”我咧嘴给了他一个笑容。

    男人怂了,表情挺丰富的。

    “走了…”我笑着说道。

    离开了…

    大庆的道路真的很宽敞,就这一点我觉得北京就比不起,起码这他吗的不堵车啊…

    “这里真不错…”我和夏梦走在油柏路上,夏梦都不由的感叹了一句。

    “可不…不过东北的气候就是过度的慢,你看…这柳树才刚刚抽芽…”我指着一旁的柳树说道。

    “嗯…北京夏天来的快,冬天过了就是夏天,东北不一样,这边才刚刚换季…”夏梦笑着说道。

    “哇…我发现这是个养老的老地方,道宽不堵车,城市建设还好…”我笑着说道。

    “要不…我们在这定居吧!”夏梦突然看着我说了一句。

    听完夏梦的话我傻眼了…

    “哈…瞧把你吓的,我就是说说,哼!没良心的家伙,走了…”夏梦白了我一眼,随后自顾自的走了起来。

    “哎…作孽啊!”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跟了上去。

    “嘻嘻…生气了,我的小梦子?”我哄着小梦子。

    “没有,我可没生气…”夏梦摇了摇头,有点不想理会我。

    “是啊…夏总…”我笑嘻嘻的说道。

    “滚…”夏梦骂了我一句。

    “嘻嘻…不过,话说回来,超子一直没提起过他居然还有过一个前女友…”我说道。

    “没说过,要不是海洋提到这些,我根本都不知道…”夏梦说道。

    “也是…海洋的变化真的挺大的,那时候不说话,很沉默…”我笑着说道。

    “是啊,以前你们背地里给人家起外号,叫闷油瓶…”夏梦偷笑着。

    “那不是外号,那是事实…”我笑着说道。

    “什么事实,就是你们几个坏…也不知道海洋到底混的怎么样,要是一般的话,我帮他一把…”夏梦心善,对朋友都不错。

    我愣了一下,随后摇摇头…

    “怎么?”夏梦问道。

    “一切顺其自然吧!不要刻意的去帮,有些时候太表面了反而让人反感…”我搂过了夏梦。

    夏梦微微的一愣,脸色微红,随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我和夏梦在小区里面走来走去,我们聊了好多,也好久没有这么聊天了。

    到梁超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按响了梁超家的门铃,开门的是海洋,他们早已经到了。

    梁超家不大,也就六十多平的样子,加上这是老楼区,地处偏僻。

    “这位…”梁超的父亲满头的白发,看起来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

    “叔叔阿姨,我是超的同学冯一,这位是夏梦,也是超的同学…”我笑着说道。

    “哦…超的同学啊!,坐下吧!我给你们沏茶了…”老人家拿起了茶壶。

    我本想接过去自己倒的,不过我最终却没有放开。

    “哎…那孩子走在了我们的前面…”超的父亲摇了摇头,然后坐到沙发上。

    我们几个也都坐了下来,我问乐海洋一句,他们也是刚到。

    “超要强,说去挣大钱,一晃好几年没回家,等再有消息了,人已经走了…”超的父亲感慨,说话的声音有些颤巍巍的。

    超的母亲话不多,提起超的时候,老人家的目光微动,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叔叔阿姨,你们也不用太伤心了,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儿女,我们来照顾你们…”于文凤很贴心的拉过了超母亲的手,她微笑着。

    超的父母愣了一下,眼中渐渐的有了色彩,但随后那色彩却消散了许多。

    “好孩子,谢谢你们到来,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过来,谢谢…我和超他妈都是下岗工人,钱花不完的,你们能来我就很开心了…”超的父亲微笑着,很慈善。

    “是啊…这些年了,家里面冷冷清清的,能见到你们就很开心了,谢谢你们孩子们,你们忙,有自己的事业,这些我们都明白…”超的母亲笑着说道。

    超有着善解人意的父母,可是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心里面不舒服,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悲痛不是我们能理解的。

    和超的父母聊了几句,然后我们帮忙打扫了屋子,之后又照的相。

    临走的时候我们集体凑了两万块钱给这两位老人,可是他们死活不要,最后还是夏梦出的主意,把钱放在了茶几下面。

    我们走了,俩位老人站在街道上久久不肯离去,我明白,他们是把我们当成了对超的寄托。

    ¤永¤.久免?费看x~小f说

    心里面酸酸的,可又很无奈。

    在大庆又住了一天,随后众人就都散去了,我,涛子还有夏梦坐上了回北京的火车,本来想坐飞机的,但是想到夏梦,还是算了…

    “不回家看看阿姨吗?”上火车的时候夏梦问了我一句。

    “过年吧,前些日子母亲来北京了,在我那住了几天…”我摇了摇头,不是不想看,而是时间赶的很紧。

    “啊?阿姨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去看看啊?”夏梦埋怨的说道。

    “…来的突然…我的一个亲戚去世了,正好赶上第二天新品发布会,我都没好好的跟母亲聊两句…”我苦笑着,想到了母亲,心里面挺过意不去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