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挺沉重的两天 (四更 求果实)
    这顿饭最大的话题莫过于超,这些年最悲痛的事情也莫过于此,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的走了,无声无息,不带走一丝尘埃…

    “后来给了吗?”我打破了僵局,随口问了一句。

    海洋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怎么给…他打听到了…他高中的女友在他出事两个月后就结婚了…”海洋喝了一口酒,无奈的说道。

    一把破木吉他,一段一往情深…

    “我说…给她邮过去吧!毕竟是超的想法…”涛子说道。

    “嗯…邮过去吧!了了超的心愿…”刘子铭也开口说道。

    众人全都同意邮过去,想法几乎一致,那就是希望超不留下遗憾。

    “嗯…哎…让他没有遗憾的走,或许是我们这帮兄弟最好的送行了…”我也点了点头。

    “嗯…知道了,我准备去超家看看,他家就他一个孩子,父母…挺可怜的!我准备…帮超照顾他们…”海洋说道。

    “算我一个…我跟你一起去…”我心动了一下,海洋想的比我们多,他做的更实在。

    “也算我也个…”何涛举了手。

    “我也去…”小白说道。

    “你就算了…出份钱吧!燕子和孩子…”涛子明事理。

    小白点了点头…

    “我们…”刘子铭看了一眼初晴,似乎有意要去。

    “你们俩也算了,跟小白一样,出一份钱,没几天了,你们就要结婚了…”涛子打断了刘子铭的话。

    刘子铭跟初晴都点了点头…

    只是我显着有几分尴尬,那几个女同学看着我的眼神有点奇怪。

    我喝的有点多了,多年的老朋友相见,真的有无数的话题,更何况我们曾经还组过乐队,更是话题中的话题。

    有聚有散,分别的时候总是难过的,我们最后还是唱了那首《一生有你》,唱着唱着就又散伙了。

    “我送你…”夏梦没有开车来,而是上了我的车。

    “这怎么好意思,你怀着孩子,还让你开车…”我迷迷糊糊的系上了安全带,超的事在我的心里面久久不能散去。

    “哎…喝多了你总能想起我来…”夏梦冲我笑了笑,检查了一下我的安全带,然后启动了车子。

    一路上,夏梦相对无言,她看看静静的开着车。

    昏暗的灯光下,我看着夏梦的侧脸,我下意识的摸着她的脸,然后…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淌了下来…

    “哇…你这是怎么了,本小姐太漂亮你也哭…”夏梦为我擦着眼泪。

    “超死了…”我的情绪在酒桌上没有爆发出来,眼下才真真实实的。

    听完我的话,夏梦也沉默了…

    “人死不能复生,放下吧!超的父母我会安顿好的…”夏梦冲我微笑,她的笑容也很痛苦,毕竟大学四年的友谊,我们一起玩过,闹过,开心过,哭过,笑过…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情绪有所缓和。

    “以前我总嘲笑超的吉他弹得不好…现在想想,他也真的是弹的不好…”我笑着说道,陷入了回忆。

    “应该是吉他太破了,走音了…”夏梦笑着说道。

    “也许吧…”我点了点头,但一切都过去了。

    夏梦把我送回了家,她并未在我家逗留,她打车走的,说是公司还有好多事要处理。

    我坐在沙发上发呆,总觉得浑身不得劲,最后我倚靠在了墙上,又独自喝起了酒。

    我脑海中全都是超过去的样子,那个爱说爱笑却又装深沉的家伙。

    人活一辈子不容易,可是…他也走的太早了。

    睡着了,脑子里面全都是校园f4的回忆,我们风靡一时,在大学是个传奇组合,只可惜…曲终人散。

    ……

    次日,早早的就醒来了。

    隐约的我见到了暮雨忙碌的身影,我竟然躺在了沙发上。

    “醒了…”暮雨看了我一眼,做好了饭菜。

    “嗯…”我点了点头,头有些微痛。

    “怎么喝那么多久,还有菜都没动几口…”暮雨说道。

    “昨天同学聚会了,一个朋友在几年前去世了,刚知道,多喝了两杯…”我苦笑着。

    暮雨愣了一下…

    “洗个澡吧!然后吃饭了…我陪你!”暮雨笑着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掀开了被子,突然觉得凉飕飕的!

    我愣了一下,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你的衣服都洗了,哎呀…忘了给你找换洗的衣服了!”暮雨放下了手里面的活,急匆匆的又跑进了卧室。

    真的有些难为暮雨了,她生的娇,伺候人这种重活,还是有些不习惯。

    不过我也知足,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在我的身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洗了个澡,暮雨把换洗的衣服给我拿过来了,我换上了,然后坐在了餐桌上。

    “我昨天吃了,做的很好吃,老婆的味道…”我夸赞了一句。

    还挺受用的,暮雨一个劲的给我夹菜,生怕我吃不到似的。

    暮雨陪伴在我身边,她安静的吃着饭,透过橱窗,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

    :#h永$久免费e看y*小…说z

    “对了,我明天要去趟大庆,这两天应该不在北京…”我说道。

    “去大庆干什么?出差吗?”暮雨奇怪的看着我。

    “不是…”我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道:“我朋友的父母在大庆,我们去为他尽尽孝心…”。

    暮雨点了点头,随后没有多问什么。

    吃完饭暮雨刷的碗,她的转变让我觉得好幸福,曾经的那个连泡面都会的女人,为了我学会了做饭,为了我放下了身子去刷碗。

    愧疚吧!但更多的是感动…

    我们彼此为了对方付出,有的时候只是不说而已。

    “要不…我陪你去!”暮雨说道。

    “你安心工作吧!挺多人呢!小白,涛子…”我摇了摇头,暮雨太忙了,我能体谅她。

    “那…路上小心点,东北现在可不是夏天…”暮雨点了点头。

    “知道了…”我抱紧了暮雨。

    暮雨走了,她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我做一顿丰盛的早餐,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心都是暖暖的幸福感。

    很快,两天的时间又过去了,我,涛子,夏梦踏上了去大庆的火车,至于其他人,都在大庆等我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