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原来如此 (果实啊 果实啊 跪求果实)
    见我半天没有下车,夏梦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她走进了法拉利,然后站在车门前看着车窗…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早晚要面对,逃避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打开了车门,我站到了夏梦的面前,我的心情很复杂,尽量的让自己面带着笑容。

    “你笑的好假…”夏梦抬头看着我,她比我矮了半头,她的目光闪烁着,嘴角边勾起了一抹笑容。

    我的笑僵持住了,这些年以来这是第一次面对夏梦我不会笑了,那个曾经的好哥们,好朋友,现在的关系,乱到我头疼。

    “走啦…别杵着了,就差你了,我爸妈等你很久了…”夏梦一把搂过了我的胳膊,她似乎又变成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夏梦,在这一秒钟,我有些恍惚。

    “哦…”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机械一般的跟夏梦进了小区,随后上了高层。

    “咔嚓…”夏梦打开了她家的门,我突然紧张到了极点,甚至冷汗都不经意间的流了下来,我和夏梦是朋友不错,而且她的父母我也见过,但是…如今夏梦怀上了我的孩子,这他吗的要是让他爸妈知道了,我估计我会走不出她的家门。

    门开了,夏梦的父母在厨房忙碌着,当见到我和夏梦的时候,两人都稍稍的一愣,随后她的父母很热情跟我打着招呼。

    “小一来了…快进来!”夏梦的母亲看起来很年轻,不过毕竟五十几岁的人了,岁月仍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眼角的皱纹就是最好的证明。

    “阿…阿姨好!”我点了点头,很有礼貌的回复了一句,夏梦的母亲,在社会上的地位是我不能想象的。

    “好…哈!一晃都快**年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是在我家丫头上大二的那个时候呢…”夏梦的母亲端着一盘鸡蛋西红柿放在了饭桌上,说话的语气就像是一名普通的家长,一点没有架子。

    “是啊…哎!这些年工作忙,也没时间照顾我家女儿,一晃我们都快六十了,老了,老了…”夏梦的父亲,这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可现在看起来却很平常。

    “爸…你哪里老了…”夏梦撒娇一般的说道。

    “额…哈哈…没老,没老…好啦,小一过来吃饭吧…”夏梦的父亲招呼了我一声,十分的热情。

    我换下了鞋子,去洗手间洗了手,然后围坐在了餐桌上。

    我和夏梦坐在一边,夏梦的父母坐在我们对面,我本想找一些话题,可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小一在哪里工作?”夏梦的母亲给我盛的饭,很平常的问候,没有一点杂质。

    “谢谢阿姨…”我急忙接了过来,然后说道:“我现在在索诗雅的企划部当副总监,以前在ugirl也做的企划方案…”。

    a0q

    夏梦的父母点了点头,两个人也没有看到有什么不妥。

    “索诗雅不错,很有潜力的一个公司,他们在北京的领导人简我见过两次面,那个女人很不一般…”夏梦的父亲开口了,他对索诗雅似乎有所了解,他一边夹着菜,一边说道。

    “嗯…简是我们公司的大姐大,基本上公司的大定位都是她说的算…”我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什么,对于这样一个人物,我隐瞒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那个女人很有魄力,跟着她没错的,不过…索诗雅和ugirl差了一小节,为什么跳过去?”夏梦的父亲看了我一眼,随后顺手给我倒了一杯上好的白酒。

    “爸…你这是趁机喝小酒…”夏梦瞪了她父亲一眼,假装不开心的样子。

    “就是…算了,今天就放过你了…喝吧!”夏梦的母亲点了点头,非常认可夏梦的话,不过最后还是允许了。

    夏梦的父亲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也忍不住大笑着。

    这一家人的气氛很和睦,这种感觉很温馨,不过我却明白,对于夏梦来说这是多么奢侈的事情。

    “周旭叔叔认识吗?”我随口问了一句。

    “周旭…啊!周启明的私生子…”夏梦的父亲想了想说道。

    “嗯…我得罪了他,然后被迫离开了…”我想了想说道,并没有过多的隐瞒,其实当初真正离开ugirl的原因是暮雨。

    “周旭…我见过几次面,不过…这个人我不太喜欢,太过残忍,还有他的母亲常青,那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我还得到消息,这女人为了争夺周启明的财产,暗中搞小动作,差点没毁了周启明的女儿…”夏梦的母亲也不一般,当提到周旭的时候她皱了皱没有,令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知道周旭的母亲。

    “嗯…确实,这件事我记得挺清楚的,启明的老婆常青指使一个剧组的道具师,邱,邱,邱大海,对就是邱大海,在吊灯上做了手脚,不过后来那孩子好像被一个男孩给救了,具体我也没有派人细查…”夏梦的父亲想了想说道。

    我的心里面一惊,这件事已经过去有些日子了,可是现在却再一次的被夏梦的父母翻了出来,我的心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我一直以为是周旭做的手脚,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了,暮雨面临的不止是周旭,还有周旭的母亲常青,甚至…还有很多敌人。

    “叔叔阿姨,这件事准确吗?”我开口问了一句,在这一秒钟,我甚至都感受到了脸上的疼痛。

    “啊…准确,当时启明的儿子找我合作,我手上就有影视业务,而且看在启明的面子上我也会敲定的那份合同的…但是启明的现任妻子常青也找了我,她的意图就有点不单纯了,她是要将博文影业吞了,完全的吞掉…我找人调查了他们,启明的这个儿子问题不大,但底子似乎也不干净,至于那个常青…”夏梦的父亲摇了摇头,喝了一口小酒继续说道:“这个女人近期对启明的女儿暗地下手不下三次了,不过好在,那女孩子命大,躲过去了…”。

    听完夏梦父亲的话,我的心里面发凉,跟暮雨的危险比起来,似乎我这根本不算什么,吊灯掉下来的那一幕在我的脑海中再一次的浮现,我隐约的记得,千城曾经还给过我一段断裂的绳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