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陌生来电
    我咽了一口吐沫,听完暮雨的话,心都凉半截了…

    “哈哈…看把你吓得…好啦,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烟,烟…”暮雨从我的裤裆上把烟拿了起来,我的裤子被烫了一个洞。

    “呼…”我咬牙切齿的看着暮雨,却又无可奈何,我心里面发狠,今天晚上我要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哼,你那是什么眼神?怎么看起来这么邪恶!”暮雨气鼓鼓的看着我,一副很不满意的样子。

    “啊?有吗?没有没有…我们去吃好吃的!”我启动了车子,离开了墓园。

    倒车镜中,墓园中似乎有人出来了…

    ……

    “人渣…我就不要面子了吗?我猜了一路,这就是我想不到的东西吗?”暮雨咬着嘴唇,手里面拿着一个汉堡包,她一副很郁闷的样子。

    “那…你刚才想到了吗?”我忍不住笑了,暮雨有时候挺像个小孩子似的。

    暮雨沉默了一小会,然后很干脆的说道:“没有…”。

    “这么直白吗?”我惊讶的看着暮雨。

    “就是这么直白…”暮雨发泄一般的,一口咬在了汉堡上面。

    看着吃瘪的暮雨,我心里面有点小得意,这女人刚才可是把我吓得魂都出来了,现在这是小小的报复。

    “冯一…”暮雨看着我,然后思考了一下说道:“剧本我突然有了一个小想法?”。

    我看了一眼暮雨,心里面挺不是滋味的,本来是打算让她开心开心的,可是她却一直为我着想。

    “嗯…说说看看…”我也有点饿了,中午没吃东西,一口把肯德基的汉堡咬了一大半,我心里面还犯嘀咕:这汉堡怎么又瘦了?

    “高中时代与社会基层相结合…写一段纯情,却又无奈的爱情故事…”暮雨说道。

    暮雨的话打在了我的心上,她的这个创意太好了,高中时代是一个趋势时代,那个时候就奠定了一个人的性格,而社会是将这个趋势延伸,定格…也就是过去,现在,和未来。

    “《老男孩》吗?”我想到了一个符合这个逻辑的微电影,当初筷子兄弟的《老男孩》mv可是风靡一时,就算是现在的我看来,还是满满的全是感动。

    “嗯…同一题材,不同的效果…”暮雨点了点头,她应该对老男孩有所研究。

    “我觉得可行…有什么构思吗?”微电影剧本不算难写,四十分钟的微电影,也就三、五千字左右的剧本就完结了,只不过,剧情很重要。

    “没有…想不出来了,这个任务交给你了。”暮雨摇了摇头,她只是找到了合适的点,却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故事。

    “明白…”我下意识的将暮雨的长发撩在了她的耳后。

    暮雨暧昧的看着我,她甜甜的笑着。

    ……

    吃完了肯德基,一下午的时候我开车载着暮雨去兜风,晚上五点多左右,我们才回到了家,不过刚到家,暮雨就接到了电话,然后离开了。

    房间空荡荡的,暮雨一走,我就觉得差了点什么。

    打开了电视,同样我也打开了电脑,听着电视的声音,我在电脑上观看《老男孩》,一遍,两遍,三遍…每一次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青春岁月,喜欢过一个人,甚至为了那女孩子付出,装逼,打架…可是岁月不饶人,十年后,你可能在社会的每一角落,那个付出的人可能正在吃着咸菜馒头,那个挨打,受欺负的人,可能身下正压着曾经你喜欢的那个她…

    “呼…”点上了一根烟,喝了一瓶啤酒,我的情绪伴随着无数遍过后的《老男孩》而感到轻叹,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活着,你爱过,却不代表能在一起。

    “怎么能写的这样感动呢?”我想来想去,却没有一个好点子。

    要不写我自己?

    那天回大学和初晴在食堂相遇对我的感触很大,特别是学生们演绎我们相恋的那一段,我似乎真的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了。

    可当回到现实过后,那种痛苦更加深刻。

    “想要感动别人,先感动自己…”我心里面有了想法,不过我却没有着急却写,回忆是痛苦的,今晚,我不想痛苦。

    关上了电脑,看了一会电视,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两天的假期就这样的结束了。

    我等了很久,不过最终等待却只有一个电话,暮雨这两天要去香港,她今晚不回来了。

    有些失落,却也挺满足了,她能抽出时间陪我两天,这已经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恩赐了。

    躺在了床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回忆,这种痛苦无法用语言去诉说。

    “分开之后…”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回过神来,来电显示是北京号,不过我似乎不认识。

    我还是接通了电话,万一是哪个同事打来的。

    “您好…”我接通了电话,平和了一下情绪。

    对方很沉默,半天都没有动静。

    傻逼?这是我第一个想法…

    “您好?”我又问了一句,有些不耐烦了。

    “没想到你还活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

    “赵亚川?”我皱了皱眉头,随手打开了录音。

    “录音关掉吧…没什么用的!”赵亚川的声音变了,不男不女。

    我无奈的叹笑,随手关掉了录音,这种高智商的人,想的挺周全。

    “哎…我怎么就不长眼呢?得罪谁不好,非得得罪你!”我说的是一句实话,赵亚川这个人,是一块帝王料,为人狠,心机重。

    看正_“版;章o节上d◎r

    “离开暮雨,我们或许能成为朋友…”电话那边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他应该正在点烟。

    “这个条件挺诱人的,不过我这个人有时候特别倔强,不信邪…”那天赵亚川跑了,他也害怕法律的制裁。

    “有时候人有几斤几两需要掂量一下,你的初恋女友这个月末就要结婚了,不去来个抢婚什么的?”赵亚川再一次提到了初晴,言语间很平淡。

    “你真是个疯子…”赵亚川的威胁对我起到了作用,不担心初晴是假的,可是眼下我束手无策。

    “没错,我就是个疯子,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离开暮雨,否则…你前女友恐怕会失去一切…”赵亚川说道。

    “今天墓地的人是你的吧?”我并没有被激怒,而是反问了一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