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吓得我烟都掉了(谢谢德叔果实)
    通州区墓地,还没有进去,我就感受到了那种逝者已去,悲凉沧桑的气息…

    暮雨在墓园的入口处买了一束鲜花,我跟着暮雨进了墓园,随处可见的墓碑,我的心莫名的有些悲凉,走了大约五六分钟,暮雨在一处新坟停了下来。

    墓碑照片上的女人端庄大方,烟色的照片不失一份优雅,我微微的愣住了,这女人跟暮雨很像,这是…

    “我的妈妈很漂亮吧!”暮雨看着我,她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容,明明很漂亮的笑容,可是眼下我却觉得悲伤。

    “跟你一样漂亮…”我没有敷衍,只是语气过于平淡,我不想议论一个逝去的人,更何况是暮雨的妈妈。

    “要是妈妈活着多好,她会保护我…不用像现在这样…”暮雨的眼睛微微的发红,眼泪不经意间在眼眶中打转,我知道,她想起了过去的美好。

    风轻轻的吹打在我的脸上,暮雨看着她母亲的墓碑发呆,我陪伴着她发呆,眼下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逝去的人已经长眠地下,活着的人却总想掀起回忆,可奈何白发苍苍,却也无法改变…

    暮雨发呆的站了很久,阳光看起来很温和,过了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不过此时的暮雨,眼泪已经湿透了衣襟。

    暮雨轻轻的蹲了下来,她将花束放在了墓碑下方,她抚摸着冰冷的石碑,嘴唇有些发白。

    “妈,我想你了…”暮雨的情绪爆发了,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就像是一个失去母亲的小女孩,搂着石碑痛哭。

    暮雨哭的我好心酸,我想到了我的父母,这种感觉揪心的痛,却又无法愈合。

    我的手悬在了半空中,我想要给予暮雨安慰,可是最后我却放弃了,哭吧,哭吧…有时候憋在心里面,还不如发泄出来更加舒服,而且我觉得,暮雨…需要发泄。

    暮雨哭了很久,渐渐的,她的眼泪流干了,她坐在了墓碑旁,抱着自己的双腿。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让人心疼。

    我脱下了外套,披在了暮雨的肩上,看着这样的暮雨,我揪心的难受,可此时我除了陪伴,似乎没有更好的方式去安慰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墓园偶尔会有人来看看,他们在各自的墓碑上放上一束鲜花,表达着自己的对亲人的思念。

    “心情好点了吗?”我坐在了暮雨的身边,将她拥入怀中,这种真感觉真真切切,却又无可奈何。

    ~0=v永b久x免-费dz看小说;

    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秘密,至于秘密是什么?别人是无法得知的…

    暮雨深吸了一口气,她看着我,微微的点了点头,她的心情似乎好多了,可能是因为哭过了,发泄过了,渐渐的也就缓冲过来了吧?

    “那…接下来你想去哪里?我陪你…”我打算把剧本的事情往后推一推,哪怕明天上班再去处理,眼下我要陪伴着暮雨,希望她能心情好一点。

    “不知道…”暮雨摇了摇头,她看着我,眼神中充满着迷茫。

    “好吧…那,我们去吃…你想不到的东西…”我冲着暮雨笑了笑,然后扶起了她。

    “我意想不到的?”暮雨的心情渐渐的变好,她站了起来,有些奇怪的看着我。

    “你可以猜猜啊!”我笑着说道。

    “嗯…我跟妈妈告个别,然后我们走吧…”暮雨像是一个小女孩,她对母亲有着依赖,可是…她长大了,她的母亲离开了,她想要去依赖,面对的却只是一尊孤零零的坟。

    我点了点头,心里面挺悲凉的,放眼望去,一座座坟墓尽然有序,相互离得都不远,可是…却给人孤零零的感觉。

    “妈妈,暮雨长大了,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身后的这是我男朋友,我带他来看你了,要是他把我抛弃了,你就请他去喝茶吧…”暮雨拉过了我的手说道。

    听完暮雨的话,我的心都跟着颤抖,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毛骨悚然…

    “别,阿姨…”我不信邪,可有的时候我却不得不信。

    “走啦…”暮雨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她拉着我的手离开了墓园。

    ……

    墓园的空气都带着阳光的味道,回头望向墓地,我忍不住的打了一激灵,我真的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看,可是这个人我却找不到。

    阿姨啊!暮雨开玩笑的,别当真,有时间我多给你烧点钱…

    我心里面犯着嘀咕,一个无神论者,却被短短的几句话给吓怕了。

    墓地里面还是阴沉沉的,我的情绪有所波动,我急忙掏出了一根烟压压惊,这种感觉还真的让我很不舒服,总觉得有人在暗处偷看我。

    “人渣?你怎么了?”暮雨奇怪的看我一眼问道。

    “啊?没怎么啊?”我冲着暮雨笑了笑说道。

    “是吗?那你为什么手在抖啊?”暮雨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的看着我。

    尴尬了,手抖?开玩笑吧?我冯一走过南,闯过北,摸过大长腿…我居然。

    我的手抖动的厉害,甚至越看越抖,我真的被暮雨刚才说的话吓住了,心里面总是觉得怪怪的。

    “哈哈…冯一,你是不是怕我妈妈带你去喝茶?”暮雨咬着嘴唇看着我,她的脸上有着俏皮。

    “别,别拿阿姨开玩笑,走走…我带你去吃意想不到的东西…”我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我急忙上车了。

    暮雨也上了车,她看着我,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要是妈妈还活着,那帮混蛋没人敢欺负我…”暮雨的鼻子酸酸的,她有些哽咽,眼睛再一次的发红。

    我有些心疼暮雨,这是一个倔强的女人,她出现在我的身边是个偶然,我们发展到现在的关系更是个奇迹,我多想呵护她,保护她,可是奈何如今的我却如此弱小。

    “渣女,人生就是这样,丰富多彩,我们的感情也伴随着成长而发生变化,我父亲去世的那天,我连他最后一眼都没看到,当时的我躲在‘星期八’,喝了个烂醉,我希望能把一切忘掉。一晃好多年过去了,过年的时候你也跟我回去了,那是父亲走后,我第一次为他的坟头填的一把土…”我的手渐渐的不抖了,我的情绪被暮雨感染了。

    “你叫谁渣女呢?”突然,暮雨冷冰冰的看着我,她的语气不是很友善。

    吓得我烟都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