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稳住东子
    我愣了一下,声音有些熟悉,我侧过了脸看了一眼…

    东子,他身边还有几个青年,其中有两个我见过,他们这几个人朝着我和小慧这张桌子围了过来。

    小慧脸色微变,她看起来有些害怕…

    “不用紧张…”我冲着小慧笑了笑,老子这种场合见多了。

    “哟…这不是踹门哥吗?真是偶遇啊?警察叔叔没找到你吗?这些天多哪去了?藏得这么好?”我站了起来,尽量的离酒瓶子很近,这场合恐怕妥善不了了,不过也没什么,这几个人我还真的不在乎。

    东子的脸色发青,显然我的话让他很不爽。

    “就他么因为你,老子在地下室呆了几个星期…今天你要是不给老子一个说法,不好意思,老子废了你…”东子从腰上抽搐了一把尖刀,上一次的教训告诉我,这小子是一个亡命徒,为了钱什么事都敢干。

    “何必伤了和气,你不就是要钱吗?多少钱能解决我们之间的矛盾,开个价吧?”我随手点上了一根烟,我现在有点后悔得罪这个家伙,在这个世界上,我怕一种人,就是像东子这种不要命的人,他真的会杀人,这一点我从来不质疑。

    东子愣住了,他手里面的尖刀明晃晃的,我看了一眼小慧,显然她也有些害怕东子。

    “哼…老子出来混的讲个道义,小慧有人出这个数,你只要把这个数给我,我们从此两清,我也不会再来招惹你…”东子放下了手中的尖刀,他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伸出了三根手指,一副社会大哥的样子。

    “兄弟,你这是多少啊?”我也坐了下来,旁边的人全都吓了走开了,就连大排档的老板也都躲在了一边,显然这事闹的不太小了。

    “三千…”东子说道。

    听完东子的话,我吓得烟差点没有掉下去,这个价位,实在太他吗给力了,不过我随后想了想,这应该是他后面的人允诺给他的。

    东子我给了定位——傻逼一个。

    “我给你五千…”我也不废话,这次认怂了,我倒是能跑,可小慧跑不了。

    三十了,不再是二十多岁的愣头青了,要是放在两年前,老子拎起啤酒瓶子就轮他?后果?那时候不会想到后果。

    我随手掏出了一沓钱,我大致的摸了一下,五千多,我直接扔到了桌子上。

    东子的眼睛都直了,他看起来很贪婪,这就是人性,毕竟这钱得到的太容易了。

    “好…我也说话算话,我们之间的事了了,真没看出来,你小子居然挺有钱的…”东子说道。

    “有钱倒不至于,不过我劝你一句,还是找个正经的行业干,毕竟这五千块钱在北京这地方不算什么…”我很淡定,理由很简单,我看见有人在一边偷偷的报警,估计用不了多久,警察就来了,眼下我拖住他就好了。

    “滚你吗的…我用你告诉我怎么做?是不是非得我让这刀见见红你才甘心?”东子舔了一口刀尖,他说变脸就变脸,这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这种人极为危险。

    “别…我认怂,东子哥你狠…”我举起了手,一副认怂的样子。

    “曹…告诉你,老子干过事比你走过的路都多,现在我们之间的事了了,那么…小慧得跟我走了。”东子冷冷的说道,顺便从桌上把钱拿走了。

    我心里面冷笑着,他的这点小心思我早就看出来了,这是一个无比贪婪的人,为了钱他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兄弟,你这么做就不道义了,钱都给你了,还不肯放过我们?”我装作很无奈的样子。

    “钱?什么钱?”东子顺手将钱放到了包里面,他再一次晃动着尖刀,那样子就是只要我说出错一句话,他定然上前让我见红。

    “东子哥,你开价吧…多少钱,我认了…”我一副认怂的样子。

    “五十万…”东子说道。

    “东子,你有病吧?我身体是我自己的,我愿他么跟谁睡就跟谁睡?和你有什么关系?五十万,你怎么不去抢?”小慧忍不住了,她的脸色发白,气的不轻。

    我看了小慧一眼,冲着她摇了摇头,说真的,我不想让小慧激怒这个亡命徒,那样的会她会陷入危险之中。

    “哈哈哈…睡?我告诉你,你只能跟我睡,等老子有了这笔钱,想干什么干什么…”东子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他发狠的说道。

    “你这地痞子…”小慧骂了一句。

    “地痞子?哈哈…你不是吗?真不知道你怎么勾搭上这个傻逼的,你就是一个骗子,大骗子,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吗?不是,我们才是同类人…”东子的话阴阳怪气的,他紧紧的攥着尖刀,表情丰富多彩。

    “哎…你这就过分了,你这属于人身攻击…”我也有些不耐烦了,随手把香烟扔在了地上,然后将那星火踩灭了。

    “嗯?”东子横眼看向了我,脸上一副不爽的样子。

    东子靠近了我,他手中的刀都带着寒气,这个人反复无常,所以,先下手为强、我反手摸起了啤酒瓶子,里面还有半瓶啤酒,我猛地朝着走近的东子头上就是一下。

    “咔嚓…”啤酒瓶子都打碎了,头顺着东子的头上流了下来,他当场就迷糊了,下意识的摸着头,当看见血后,他的眸瞳睁的很大,然后恶狠狠的看向了我。

    周围的几个人全都愣住了,他们可能没想到我说动手就动手吧?

    看正x版‘章&节上“^t

    “看你爹干啥?”我随手将手中剩下的半个酒瓶子又一次的砸在了东子的头上。

    “啊…”东子痛苦的喊了出来,血顺着他的头上流了下来,他捂着头,然后疯狂的喊道:“给我上,打死他我负责…”。

    周围的人谁都没有动,全都发愣的看着东子。

    “你们他么的看什么?给我上,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逼崽子…”东子愤怒的咆哮着,他看起来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我真的为他感到可惜,倘若他生在民国期间的上海或许还能靠着打拼混出一方天地,可惜了,世道变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