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再一次跌落深渊谷底
    简思索了一下,她在权衡…

    “两边都很不错,创新非常高,舍去哪个我都有点不舍得,这样…我们竞争一下,两边都开始运作,期限是一个月,六月初决出胜负…”简抱着她的肩膀,手指敲打着她的手臂。

    “嗯…王总您的意思呢?”丁谋看向了王国强,一脸的笑意。

    “简的提议很好,就这么定吧…”王国强点了点头,显然也没有太多的意见。

    “那好…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散会吧…”简笑着说道。

    会议散去了,至于雪菲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她坐在会议桌旁,心事重重的样子。

    “菲总,别闹脾气了,人都走光了…”我开了句玩笑,心里面也是挺好笑的,这女孩子居然在闹脾气。

    雪菲摇了摇头,她扫了一眼会议室,见周围没有人了,她说道:“我不是闹脾气,只是我在想,问题出在哪里?”。

    出在哪里?这不废话吗?明显不是你就是我…

    “想这么多都没有用,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怎么把我吹牛逼的事圆回来…”我也郁闷了,刚才在台上一顿的吹,女追男的钻戒?这还真的有点意思。

    “噗…”听完我的话,雪菲突然笑了出来。

    “大姐,有这么好笑吗?我们都让人剽窃了,不哭就不错了…”哎,想到五年前的事情重蹈覆辙,我的心情就是一阵的不爽。

    当时的我站在了演讲台上,然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看着台下的人,保持了沉默。

    多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发现我真的成长了,成熟了,起码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一蹶不振,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变得浮躁,反而会更加激进,我真的很感谢ugirl,它让我学会了上进,同时也让我学会了迁就。

    “没有…你刚才的动作看起来很好玩,呼…你说的对,眼下应该把你吹牛…的话圆回来!”雪菲毕竟是个女孩子,有的话说不出口,她长吁了一口气,刚刚的阴霾散去了,整个人看起来乐观了许多。

    “必然好玩啊!近两个月的成果就这么没了…算了,不去想了,反正接下来要做的事更多…”我笑着说道。

    “好…”雪菲点了点头,非常同意我的说法。

    ……

    离开了会议室,我出奇的平静。

    回到了办公室,我在本子上记录着一些要点,笔杆子旋转在我的指尖,这是我在上学时候养成的习惯。

    “不错,今天的办公室很干净…”我打量了一下办公室,焕然一新。

    “我收拾的…”萱萱冲我笑着说道。

    “厉害…”习惯的交流,我赞赏的说道。

    》g“2

    “嘻嘻,谢谢老板夸赞…”萱萱跟我调皮了一句,然后又开始打印着文件了。

    环境好,心情自然就好了许多,不过我突然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对,就是那个邮件。

    “对了萱萱…我这有个邮件盒子你扔哪了?”我皱了皱眉头,里面还有一只血淋淋的假手,因为事多,所以没有时间处理掉,只是把手指上面的钻戒冲入了雪菲家下水道之中。

    “啊…那个装着假手的盒子啊!我给扔了…收拾房间的时候我打开的,吓死我了…”萱萱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哦…哎,扔了就扔了吧!没啥用,朋友的恶作剧…我早就想扔了…”我笑着说道。

    “嗯…那我继续忙了冯总,对了,小空那边和香蕉影视公司的业务对接上了,他让我问您合同是他签,还是您签?”萱萱问了我一句。

    我稍稍的有些愣神,和香蕉影视公司对接上了?这个还真的让我有些意外,前两天我提过这事,不过自从被人家打成了轻微脑震荡之后,我突然对这家公司失去了兴趣。

    “是我上次提的合同吗?”我问了一句。

    “嗯…就是上一次的合同!”萱萱说道。

    “跟小空说,我们要再下降百分之十个点,问问对方同不同意,不同意就不签了,同意就再下降百分之五个点,然后再签…”我也发狠了,打老子?你吗的,老子让你头大。

    萱萱有些错愕,随后点了点头不在说话了。

    唐若烟还在宠物店,想到这些我就一阵的头大。

    我在小本子上记录着这些天要做的项目,突然,我的脑子闪过了一道灵光,我看向了萱萱,她正在很认真的工作,她看起来很漂亮,特别是侧脸,让人觉得有种静态的美,不过,我看到并不是这些,而是她的内心深处…

    萱萱动了恐吓我的邮件,而且还帮我处理掉了,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好事,可是我突然发现,这还真的是件好事…萱萱动了我的私人物品,那邮件她没有权利处理,也没有权利看。

    我的办公室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我的手中,一把在萱萱的手中,而这一次抄袭事件,要么出现在我的身上,要么出现在雪菲的身上,不过…我了解雪菲,她的重要材料从来不放在公司,她也跟我说过,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

    “冯总?”萱萱看了我一眼,她冲我甜甜的笑着,脸色有些微红,她看起来像是一个熟透的桃子,秀色可餐。

    “不好意思…”我尴尬的笑了笑,实际上心里面发凉,甚至背后都冰凉。

    我假装自己刚才是无心的,然后继续写着工作要领,实际上心里面在思考。

    其实宁双第一次约见我的时候我就应该怀疑萱萱了,不过那个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但是现在话又说回来,萱萱有过几个机会?很多吧?单身戒指的是在‘星期八’敲定的,当时雪菲喝多了,我送她会的家,所以事情肯定发生在了这两周…

    宁双的第二次约见?我明白了,宁双为萱萱争取时间,所以第二次约见的内容就是闲聊,至于第一次约见,应该就是试探,或者说她在和萱萱演戏,而当时的我还教育了萱萱一番,现在想起来,我简直可笑至极,这他么的让人当猴子耍了。

    窗外的风景宜人,河水波光粼粼。

    我的心情很复杂,却也很明了,本以为逃开了ugirl的尔虐我诈,谁料又跌进了职场的万丈深渊,不过,这一次我不会退缩,为了暮雨,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