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顿的教
    心里面满满的全是感动,说真的,这辈子遇见夏梦是我最大的幸运,我们的关系高于朋友,甚至更像是亲人,有的时候她像极了我的妹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照,有的时候她像我妈,苦口婆心,有的时候…

    “香蕉影视公司的副总,还有一个经纪公司的经纪人叫何彤,至于我朋友的名字叫做唐若烟,就是我出演的那部剧的女一号…”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对方的势力,这样方便夏梦评估。

    “哦…这个没什么问题,你要到什么程度…”夏梦随口问了我一句。

    什么程度?这个我还真的没想过,刚刚说得那些话只不过是气话,我真的要将那个何彤推向悬崖吗?还是我要让那个香蕉影视公司的副总给我跪下?我摇了摇头,对于这些人我有着一股的恨意,恨的是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利玩弄世间的感情,不过…人能爬到一定的位置都不容易,我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车子停在路边熄火了,说真的,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权利的味道,这种感觉很微妙,甚至可以让人窒息,这是一种快感,只不过不属于我的快感。

    “难以抉择吗?”夏梦轻声的问了我一句,她对我太了解,以至于我们相隔这么远,她在电话之中就能猜出我心中的想法。

    “挺难的…”我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说,真的要干这种事情的时候,我的心总是很软。

    “冯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要是总是这样的犹豫,暮雨怎么办?你身边的亲属朋友怎么办?要是有一天我落魄了,我无法给你支持,我需要你帮助我的时候,你怎么办?”夏梦平淡的语气,却带着一丝无奈,她了解我,甚至比我自己更了解我,高山流水遇知音,红颜知音更难求。

    夏梦说的每一个字都敲打在了我的心上,就像她说的那样,有一天她要是真的需要我的帮助,我还会新词手软吗?敌人,永远是敌人,即使成为了朋友也是出于某种无奈,更何况像香蕉影视公司副总这样的人,他的表现告诉了我,他坐到了这个位置,定然是祸害了不少人,我没必要惋惜,还有那个何彤,她摆明了是吃定了唐若烟,要不然一个经纪人也不会那种语气…

    “首还唐若烟自由,经济公司和香蕉影视公司赔偿她违约金千万,另外我要让香蕉影视公司的副总给我跪下,还有那个何彤,封杀她,去夜店吧…”我发狠了,这就是上位者的味道,这也是这个圈子的规则,我早应该懂得,只不过这一刻来的有些迟了,知道身边的人受伤害了,我才学会去狠心。

    “嗯…明白了,这个我就能处理,不用我爸了…”夏梦也松了一口气,动用她父亲的关系没有那么容易的,眼下这个条件对她来说似乎没什么难度。

    我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我觉得我提出的条件有点过分,不过没想到夏梦还是能解决的,毕竟一个公司的副总,人脉也好,关系也好,那种强大是毋容置疑的,要是用我这索诗雅副总监的身份去搞这些事情,根本不够看的。

    挂断了电话,我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唐若烟已经醒来了,她的眼睛红红的,这样真实的人也会哭泣吗?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最qm新(章i节b上u{

    “算了,过去了,至于接下来你怎么走我不会干涉的,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这件事过去以后,我们还是做陌生人吧!”我不想跟唐若烟有太多的瓜葛,我们彼此活在两个世界,更何况眼下的我有暮雨,我们之间是不可能再发生什么了。

    唐若烟微微的努了努嘴,她看着我,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也许相遇是缘分吧,不过其实我挺后悔的,当初为什么要帮你,为什么要跟你发生那些莫名奇妙的关系,我们之间早就注定了,改变不了的,至于接下来你怎么选择,那都是你的事,不过我希望你退出这个圈子,我觉得你的终点看不到光明,甚至模糊不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娱乐圈,娱乐圈,娱乐就是个圈,你永远在这个圈里面转来转去,以至于看不到终点,看不到未来,就算是有未来,那要经历什么才能走到终点?

    唐若烟看着我,她没有说话,她的嘴微微的颤抖着,眼泪顺脸流淌了下来。

    “哎…”我叹了一口气,她的追求我也懂,她不是想成名,她只是想活得更好,可是一千万不够吗?人永远是这样,一分没有的时候要一分,有了一分想要一块…当房子有了,车有了,想要换更好的…**无止境,人却无长生,百年而已,匆匆而过。

    “一切看你自己,你是一个真实的人,这一点我从来不怀疑,你走到了这一步,我觉得全凭实力,我要是你们经纪公司的老总,我肯定给你机会,各种机会,而不会让你通过这种方式来换取…其实我早都看透了,只不过我现在努力的是我的爱情,我不想再去沉默了,沉默换来的是更加沉默,我喜欢上了暮雨,所以我就要为她去奋斗,就算前方在危险,我也会试一试,而你不一样,你需要呵护,需要有一个爱你的人陪伴你,但那个人不是我…”我对于爱情有我的经历,有我的理解,我不会强加给唐若烟,不过我只是说说我的看法。

    “我想想…”唐若烟擦干了眼泪,她冲我微笑,她笑起来很漂亮,真的很漂亮,只不过她哭的时候变得不好看了,那是因为她的妆模糊了,其实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些天然美的女子还要去弄妆,那不是让人变丑吗?所以啊,有的时候这个世界是分不清美与丑的,不是整容了就会变得漂亮,这个世界还有一种美,叫单纯的美。

    “好啦,别哭了,我这也是服了,你看看你们选的这条破路,这回知道了吧!全是算计就不说了,一些猪还想拱白菜…”我骂骂咧咧的,有种教训小孩子的感觉。

    “嗯嗯…我错了…”唐若烟突然来了个莫名的认错,让我措不及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