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为钱红眼了
    苦逼的人生!矫情的世界!谁曾被雨淋湿,她可站起来过?还是依然停留在雨街哭泣…

    回到了办公室,我的心情不错,可能是帮到了一个我认为应该被帮的人吧?我不在乎小慧说的是真是假,我只在乎我想不想帮她,这就是权利的味道,我能帮她,我想帮她,至于回报…无所谓了。

    忙活到了三点多终于把手上的活忙完了,我抻了个懒腰…

    “当当…”有人敲门。

    “请进…”萱萱忙着去跑业务去了,办公室就我自己。

    门被推开了,雪菲出现在了我的办公室,她今天看起来跟往常有些不一样,穿了一身休闲,脸上还带着一抹的笑容。

    “菲总,请坐…”我冲雪菲笑了笑说道。

    雪菲也不矫情,她冲我点了点头,优雅的坐在了我对坐。

    “这个…不知道菲总找我何事?“我幽默的说道。

    “道谢…”雪菲平淡的说道。

    “道谢?”我奇怪的看着雪菲。

    “恩…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没扔下我不管…”雪菲的语气平淡如水,可我却听出来了,她是真心的跟我道谢。

    “这个…不用谢啊!正常的,送你回家也是应该的,总不能把你扔大街上不管吧?那可真的有点过分了…”我摇了摇头,在我眼里这根本不算什么事。

    “那也谢谢你…”雪菲似乎对这件事跟较真。

    “好好…我接受…”我无奈的说道。

    简单的聊了两句雪菲就走了,我都有些奇怪了,这女人第一次没有谈工作上的事情。

    ……

    下午没什么事了,我偷偷的跑到了暮雨别墅外的那棵树下。

    暮雨习惯的站在玻璃墙边,她看见了我,手里面端着咖啡,甜甜的笑着冲我挥手。

    温馨而甜蜜,我看着暮雨,随手拨打了她的电话。

    “嘻嘻…你每天都会猫在那里偷看我…”暮雨笑着说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我说道。

    “那当然…你也不看我是谁?“暮雨冲我挥动了小拳头。

    “最近怎么样?麻烦事多吗?“我问了一句。

    “还好…你们索诗雅有人找过我了,似乎有合作的意向,是不是你搞的鬼!“暮雨笑着说道。

    “嗯…我跟简提过,那你们谈的怎么样?“对于公司有人找过暮雨我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这事我公司还没有完全定下来。

    “挺好的,而且对方有意与我们长期合作…“暮雨说道。

    “嗯…我一定帮你争取,不过先做好近期,我们这边有大活动,到时候确定了,我亲自奉上合同一份…”我笑着说道。

    “那好…本宫等你的好消息!”暮雨说道。

    挂断了电话,我的生活再一次的恢复了平静,说真的,在索诗雅的压力也不小,来的时候简曾问过我和暮雨的关系,我也承认,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简会主动找人跟暮雨联系,或许这是在告诉我,她对我没有防备吧?

    回公司的时候已经快下班了,今天没什么可以安排的,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办公室,到点的时候正常下班了。

    ……

    买了一些皮蛋瘦肉,家里面还有上次买的鸡翅,我准备犒劳一下自己,皮蛋瘦肉粥加上可乐鸡翅,这晚饭没睡了。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丰盛的晚餐做好了,我盛了一碗粥,香气扑鼻…

    我刚拿起筷子,门外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我说了我不做了?你们想怎么样?“走廊里面有人喊了一句,是个女人,仔细听听,似乎是小慧的声音。

    “不做?小慧你他么开什么玩笑?入了这行连身子都没交代就想走?是我想的多,还是你想得多?“有人在走廊里面吼着,骂骂咧咧的,是个男人,似乎很不爽。

    “交代?有什么不能交代的?我一个陪酒的?离开了明珠似乎也没什么损失吧?“小慧的言语有些激烈,走廊里面充斥着她的声音。

    “陪酒?你当我傻还是你傻?到现在老板没让人动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就因为你是个雏子,需要养,然后钓大鱼?陪酒的?谁他么陪酒的一个月一万多?“两个人的争吵越来越眼中,言语上有些火热。

    “王东,我有我的生活,我有我的尊严,现在我有机会,我可以重新做人,再说了,我辛慧不违心,我没有去卖,我是干净的!你?你再看看你,你除了坑蒙拐骗你还会什么?我当初怎么就信你了?还不如我在饭店做个服务员呢?“小慧冷冷的说道。

    “哼…我他么也不废话了,今天说什么你得跟我走,老板找了下家,买你初次十万,这个价我可是废了老大劲弄得?别的给脸不要脸了…”这男的也疯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听见小慧挣扎着,似乎陷入了危机。

    我顺手拎起了醋瓶子,随后打开了门。

    卧槽?熟人,这三个青年不就是当初偷我钱的那几个小子吗?

    “哎呀…缘分啊!你们这些人不就是偷我钱的那几个吗?“我拎着醋瓶子就出去了,一副想要理论的样子。

    “滚…,五块钱也叫钱?我告诉你啊?滚远点,要不然老子今天废了你…”这青年眼都红了,看起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看着这小子,我有些叹息,他身上穿着一身的地摊货,一看就是常年做坏事的那种人…

    更w新@u最快上z

    “唉,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抢劫要是有理了?那强煎顶多算是脱裤子放屁?”我将拿着醋瓶子的手背在了身后,小心提防着这几个青年,准备随时出手。

    “这些年就是有些人不怕死…”这青年的火气很大,顺手从兜里面掏出了一把匕首,然后也不废话,上来就想攮我。

    “东子,你干什么?你疯了吗?“小慧被两个人年轻人固定住了,她的眸子争的很大,似乎受了惊吓。

    “疯了,老子就的疯了,我先弄死他,然后再把你办了,之后再去弄钱,钱啊!钱…“这叫东子的青年眼睛通红,他都有些魔障了,看得出来,这小子真的想杀了我。

    “哗啦…”马戈壁的,一个小崽子当老子是吃醋的。

    我抬手将醋瓶子轮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