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苍天有眼啊
    听完雪菲的话,我整个人都傻眼了,丁总?丁谋?索诗雅似乎除了丁谋之外还有别人吗?

    “雪菲,你喝多了,我是冯一…”我轻轻的松开了雪菲的手,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雪菲有些迷醉,她的脸色微红,她微微的睁开了双眼看着我,有些挣扎的样子,然后又无力的躺在了床上。

    我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床边,然后给雪菲盖上了被子,在厕所雪菲家的厕所,我点上了一根烟,单手摆弄着锡纸包着的戒指,随后猛地吸了两口,顺手将烟头连同戒指一同扔入了马桶,“哗啦”我摁了一下抽水,戒指和水上漂浮的烟头旋转了两下,随后全部冲入了下水道。

    确定了雪菲没有什么大碍,我开车离开了,车开到四惠的时候我停了下来,湖畔两边仍然灯火通明,不过现在已经是烟夜了,周围看不到一人。

    下了车,我倚靠在了护栏上,虽然晚上了喝了点酒,不过没有喝太多,还算比较清醒。

    月亮皎洁明亮,在北京能看到这样透彻的月亮真的很难得,我深吸了一口气,独自在这河畔岸边吸烟,人生落寞,无法用言语去解释。

    z和小蝶的故事打动了我,而九妹的执着也让我心痛,男也好,女也好,有时候爱上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何尝不是一种伤痛的折磨。

    爱情真的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你触摸不到,也闻不到,可是她就是存在的…

    今夜无眠,要不然我也不会选择在这湖畔逗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雪菲和丁谋是什么关系?索诗雅还有姓丁的吗?我的思绪有些混乱,认识雪菲也有一段日子了,她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工作狂,除了忙碌,还是忙碌,可今天雪菲所作所为看起来有些反常,又是唱歌,又是一个人喝醉,要说每一段沧桑的过往,我不相信。

    我呢?我忍不住苦笑着,双手拄在了护栏上,烟灰顺着散落在河水中下流,波光粼粼的河面,看起来别有一番意味。

    北京有冬夏,没春秋,就在前些日子还觉得天还冷着呢?看现在,在这夜晚穿上短袖似乎都不过分。

    ……

    回家了,可我心里面却总觉得不踏实,白天的那一幕回放在我的脑中,有两人分别的翻了我扔蛋挞袋的垃圾箱,这代表什么?我可能不是被一个人盯上了?

    他们找什么?难道真的是那枚戒指?可就算找到了又有什么意义?指纹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的心思开始变得细腻了,甚至会想一些小的细节,要是放在以前,我绝对不会想这些事情,可是现在…我的处境很危险。

    我的精神有些恍惚,心思沉重的一点困意都没有,我尝试着让自己强行的睡下,可是最终的结果是越来越精神。

    我打开了一罐啤酒,顺手又点上了一根香烟,电视里面重复的播放着《熊出没》,我这个年龄了,竟然看的一点也不心烦,说真的,我到底在没再看,我也不知道。

    人在孤独的时候心是冷的,看什么东西都没有任何感觉,就像现在的我,精神上的压力压的我喘不过气。

    也许是酒精起了作用,麻木的我渐渐的有了困意,然后在发呆中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这一宿我觉得自己睡的好累,浑身酸痛,我抻了个懒腰,不过精神却仍然有些萎靡。

    “滴答…滴答…”地板上全都是啤酒,桌子上的酒罐子横七竖八而定倒着,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其实我还是挺爱干净的男人,以前没机会,不过现在有了就不能放过,也得尝试做家庭妇男的感觉。

    洗了个澡,剃了胡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整个人瞬间变得精神了,我照了照镜子,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

    背上了公文包,换上了鞋子,打开了门…

    “咔嚓…”就在我关上门的一瞬间,对楼出来了一个女孩子,同时她也关上了门。

    我们两人相视一笑,突然间,我的笑容僵住了,我细细的观察着这个女孩子,脸瞬间就烟下来了。女孩子也愣住了,她看向了我,随后冲我纯洁的笑了笑,然后猛地将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似乎像看到了瘟神一样的想要躲避我。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动作从来没有那么潇洒过,我将这女孩子按在了门上,然后顺手夺下来了女孩子的钥匙。

    “哎…相识一场,不聊聊天吗?”我冷笑着,我心里面很爽,苍天啊,大地啊,终于让我遇见这妞了。

    “人生就像一场戏,相逢何必曾相识…”这女孩子说话还挺有意思的,她似乎没有看上去的慌张,侧过身子,然后大眼睛盯着我,“不不不…这个世界怎么就这么小呢?很开心遇到你?这样吧,我带你去个地方聊聊天吧!怎么样?有兴趣吗?”我死死的盯着这女孩子,心里面恨得慌。

    “啊…大哥哥,别啊!认识一场多不容易,你看我这清纯可爱的妹子你忍心吗?”女孩子努了努嘴,装作很可怜的样子。

    “忍心,绝对…他吗的…忍心!”这女孩长得确实挺好看的,可以说我高中的时候要是遇到了,绝对是我们yy的对象,不过可惜了,老子都三十岁了,成人礼节都试过了,不心动。

    “哥,你看我们缘分不…”女孩子背过手,很懵懂的看着我。

    “缘分?当然缘分了,哇…这些年一直不顺,不过今天遇到你我发现了,心情特别的好,特别的爽…我现在没别的想法,走吧!”我小心翼翼的防备着,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像这样的丫头片子,没调教过,野的狠。

    看m正@版)章}节上

    “啊…缘分,那就…”这野丫头出手了,猛地朝着我眼睛划过,不过我早有防范,在半空中双手就抓住了她袭击过来的手,然后我将她死死的推按在了门上,为了防止她踢我下面,我得身子特意向前倾着,将她卡在门上,牢牢的固定住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