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一只血淋淋的手
    “是他做的?”我奇怪的看着暮雨,对于暮雨提起的往事,心中忍不住一惊。

    暮雨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亚川曾找过我,那一次他喝多了,不小心说漏了嘴,不过他这个人极为的小心,在那种烂醉的情况下突然变得清醒,随后将话圆了回来!”

    “那这个人还真的危险啊!”我皱了皱眉头,暮雨的话明白,我得罪了一个疯狂的人,正常的话来说,就是我的得罪了一个疯子,而且是那种智商级高的疯子。

    “嗯…所以我现在很担心,本来这一次我们是谈合作的,谁知道他会那样…”暮雨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不挺好的吗?这证明我的暮雨魅力无限…”我笑着说道。

    暮雨气鼓鼓的看着我,她白了我一眼说道:“冯一,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得罪了他,唉…真的很麻烦,这个人…”暮雨的脸色不是很好,她很担心我。

    “我们在一起一惊得罪了很多人,不差他一个了!”我摸了摸暮雨的头,对于她的担心我很感动,可是,就算我不想去得罪这个叫赵亚川的人,但是,看来是躲不开了。

    暮雨有些感动,她轻轻的抱住了我,随手将香烟放在了我的嘴上。

    ……

    快乐总是短暂的,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暮雨再一次的回到了时光工作室,而我,继续在索诗雅的征程。

    “萱萱,你跟孔空说一声,让他在三天内把这个完成…”我安排了一下任务,几天下来,我觉得这个孔空值得培养,起码是个人才。

    “嗯嗯…我现在给他发过去!”萱萱点了点头,立马下达了任务。

    “当当当…”我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请进…”我说道。

    “冯总您好,您的快递…”进来的女人是企划部的策划,她将快递递给了我。

    “快递?“我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这策划,然后点了点头说道:”那…麻烦了!“。

    “不麻烦…”这女策划笑了笑,然后出了办公室。

    快递?我摇了摇头,对此有些意外,不过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也许是家那边邮来的特产吧?

    我看了一下快递单,没有单号,没有署名,没有地点…我晃动了一下,里面有东西,还挺沉得。

    我撕开了快递,露出了里面的盒子,随后我打开了…

    “曹…”就算见过一些市面的我,却也被快递里面的东西吓到了,一只手,血淋淋的手,在手的上面还戴着一枚戒指。

    ¤j最pa新“章节上

    “冯总怎么了?“萱萱被我吓了一跳,她奇怪的看着我。

    我手心里面捏了一把汗,在这一秒钟后我冷静了下来,我盖上了盒子,然后盒子包好放进了包装袋中。

    “没事…没想到这硕大的公司还有蟑螂!“我笑着说道,尽量的掩饰着内心的恐惧。

    “蟑螂?“听完我的话,萱萱的脸白了,她左顾右盼的,看起来有些坐立不安,女人怕蟑螂,这似乎是一个传统,像《爱情公寓》中胡一菲那样徒手捏死耗子的种子选手,真的是少的可怜。

    “嗯…两只,我怀疑一公一母,这要是繁殖下来,恐怕…咳咳!“我故意吓唬萱萱,心理面想的却是这快递中的手是真的是假的。

    “那…冯总,我去买点蟑螂药吧!“萱萱脸色很白,看起来真的很害怕。

    “去吧!然后找公司报账!“我笑着说道。

    “嗯嗯…”萱萱像是逃离一般离开了办公室,显然是被我的话吓住了。

    我将盒子从袋子拿了出来,随后我掀开了盒子,一只女人的手,细白修长,在中指上戴着一枚钻石戒指。

    我用笔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这只手,橡胶的,我突然送了一口气,无力的瘫软在了办公椅上,我还真的害怕这手是真的,到时候我怎么处理。

    知道是橡胶的了,我的心态他也好了许多,我拿起了这只橡胶做的手,无论是染料还是手感,做的都十分的逼真。

    “离开暮雨…”橡胶手下面出现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字,看起来有些滑稽,可是此刻的我却笑不出来。

    “吗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没想到我会遇到这种情况。

    报警?这个我是不会选择的,第一,眼下我连是谁寄给我这东西都不知道,第二,有时候随随便便的找个人寄过来也没什么的,第三…就算找到了幕后烟手,人家说开个玩笑不行吗?

    事情变得有些棘手,敌暗我明,而且对方还知道我在索诗雅…我有些头痛了,很明显,这就是一个警告,这个人对我摸的很清楚…会是这个赵亚川吗?我拿下了橡胶手的戒指,心理面有些疑惑?虽然我的内心很想认定就是他,可是…我记得暮雨说过,这个人智商很高,而且曾经还杀过人,甚至还逃脱了法律没有人发现,要是他的话,我想应该不会这样粗糙吧!

    “威胁吗?“我冷笑着,心里面的怒火被深深的勾了起来,我只是想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这现在却变成了悬疑的爱情,这让我情何以堪。

    半天没有头绪,我的心思很乱,这只橡胶手寄来的可能性很多,其中周旭,赵亚川…是最大的悬疑人,不过,也不排除其他人,毕竟当时在场的人那么多,他们通过一些小手段来调查我,似乎没有那么难。

    “这钻石戒指应该没错了…”我看着钻石戒指,心理面冷不丁的“咯噔”一下,这戒指要是没错的话,应该是赵亚川向暮雨求婚的那一枚,可眼下却在我手中,要是…对方报失的话,我会不会很麻烦?

    这是一场大阴谋,围绕着暮雨的大阴谋,而我只不过是这阴谋的一部分,而费力布下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无形中让我觉得头皮都跟着发麻。

    不能报警…我还是这个想法,我觉得报警的话我会很麻烦,我想对方就是想要让我报警,然后从中作梗。

    我没有拿上盒子,我觉得这只橡胶手根本没有那么重要,眼下重要的是这枚戒指该如何处理?

    我眯着眼,顺手点上了一根香烟,然后捏着这枚戒指走出了索诗雅,我心理面有了一些想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