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男人的笑
    沉默,空气都散发着沉默,这样的小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学时代的他乐观耿直,追求燕子的时候更是带着那种青春懵懂的羞涩,而现在的他,不到三十岁的年龄,头上生出了白发,蹲在马路牙上,沧桑与岁月迫使他前进,他的背影看起来有驼背,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压力吧!

    我拍了拍小白的肩膀,他的话我都明白,生活上的压力是一方面,而精神上的压力最为让他痛苦,他深爱着燕子,可以为燕子付出自己的一切,就像他吸烟,为了燕子和孩子,他可以戒掉,可是…他无法承受燕子工作给他带来的压力,他是男人,他最见不得就是自己的女人为了家庭拼搏,为了生活而被迫去陪别的男人,这是一种孤独,同样也是一种自卑…

    “呼…”小白呼出了一口香烟,他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苦笑,他看着我说道:“一哥,我没事!”小白习惯的叫我一哥,这是在学校的时候留下的称呼,他比我小一岁,可再过一年,他也三十了。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可是哪有那么容易…”我淡淡的说道。

    “是啊…没房的时候为了买房子而努力,有房子了为了车而努力,买车了,就想要换一台更好的…可是买来买去,错过了太多的风景了!”小白感悟的说道。

    我微微的有些愣神,我看着小白,他变得更成熟了,可是他却对自己的未来仍然有着幻想,这一句错过了太多的风景,就已经证明了一切。

    “嗯…是啊!我们都老了,九零后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了,零零后都要成年了…有的时候我真的希望回到过去,哪怕再一次的受伤我也愿意…”我苦笑着,我又何尝不是,三年又三年。

    男人的苦,有时候只是不说而已。

    ……

    夜幕降临,北京却与白昼没什么差异,燕子醒了,我和小白在康复室陪伴着她。

    “我睡了多久?”燕子脸色有些发白,不过整体感觉还不错,她想要起身,小白急忙上前扶住了她。

    “三个小时了,辛苦了…”小白看上去开始那个开朗的男人,他的脸上有着温和的笑容,他可以跟他兄弟发牢骚,可她永远不会在燕子的面前表现出来。

    “嗯…确实好辛苦!孩子呢?”燕子有些撒娇的看着小白,这是她的男人,无论在工作上如何强势,面对小白,她永远是那小女人的样子,眼下,她最担心的就是孩子。

    “保温箱呢…它也睡着了,睡的很安详…”小白指着不远处的保温箱,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我想去看看…”燕子嘟了嘟嘴,像是小女孩一样,看得出来,虽然小白这样说了,可是她仍然担心孩子,也许,这就是母亲吧…哪怕是一个刚刚当上母亲的女人。

    小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是在担心燕子的身体,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小心翼翼的扶着燕子,我也上前帮忙,在我们的搀扶下,燕子靠近了保温箱。

    燕子有些激动,他的手微微的颤抖,她轻轻的抚摸着保温箱,脸上的笑容尽显慈爱。

    “孩子起名字了吗?”我扶着燕子问道。

    “起了…”小白点了点头。

    “叫什么?”我笑着问道。

    “李康…”燕子说道。

    “哦?李康?健健康康的成长吗?”我猜了一句。

    “嗯…”燕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燕子有些恋恋不舍的回到了床上,她现在不适合吃东西,护士给她挂了两瓶营养液,眼下他需要休息。

    燕子的父母来了,小白的父母也来了,最终我在小白歉意的眼神下离开了医院,可能因为没有来得及招待我吧。

    车行驶在回去的路上,这一路我想了很多,小李康的出生,让我不得不反思。

    爱情的圆满,永远建立在物质之上,就像小白和燕子,他们的爱情就因物质而遇到了瓶颈。我和初晴感情的破裂,其实就是物质凌驾于了爱情,如果当时我们什么都有了,还会在乎老周吗?

    霓虹灯明晃晃的,北京,还是北京。

    晚上我吃的东关煮,现在的人都管它叫麻辣串,有人说这东西不卫生,可是到底卫不卫生,谁又说得清呢?就像饭店用的地沟油,有些人还说好吃呢?

    似乎很久没有吃这东西了,偶尔吃上一口味道还是不错的,算了算,有七八年了,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我和初晴经常吃这东西,不过有一次初晴说她看见卖这东西的商贩回收竹签子,从那以后就没碰过。

    吃了十多串吧,付钱的时候我愣住了,我以为也就五六块钱,谁知道这商贩管我要二十,我一问价格吓了我一跳,一元一串,概不差账…这年头物价涨得真快啊,我上大学的那个时候,三毛一串。

    su‘:首:#发z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折腾了一天,有些疲惫了,不过好在明天休息,我洗了澡,吸了根烟,然后躺在了床上,明明很累,身体疲倦,可是当躺下了,就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是我刚进入ugirl的时候,当时跟一个大领导吃饭,那个大领导吃的很少,当时我就是个愣头青,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领导,为什么你吃的这么少?

    领导并没有表现的很惊讶,他跟我说:人活一辈子,肚子就这么大,无论你怎么吃,你的身体就能装这么多,现在少吃点,或许以后能多吃点。当时他还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意味深长。

    那个时候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我一直以为就是少吃点和多吃点的事情,可是经历的多了,也就逐渐的明白了,他的含义很深远,那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物,他将吃饭比喻成了做人。他的意思要是我没理解错了话,做人要看未来,不要看现在。

    睡着了,我睡的很踏实,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我扶着暮雨走到了保温箱,她甜甜的笑着,双手抚摸着保温箱,然后我们给孩子起名。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我依稀的记起了梦里面的内容,我忍不住笑了,看着小白和燕子都生小孩了,我也着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