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暮雨危险
    暮雨稍稍的愣了一下…

    “然后我就用它来做糖葫芦…”暮雨甜甜的笑着,她再一次变成了那个可爱的女神。

    “嗯…这个提议不错,顺便还能多加点糖…”我也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

    快乐总是短暂的,想要让它变得长久,那就需要去拼搏。

    我们又开始投入到了忙碌之中,甚至连烟夜都在赶着拍戏,演员又苦又累,剧组的人陪伴着我们吃苦受累,一天,两天,三天…在不经意间我们与寒冷和疲惫斗争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我们不断的成长,各有收获,渐渐的整部剧到了要杀青的时刻了。

    “呼…”我抻了个懒腰,再过几天这边的生活就即将要结束了,而我也将要面临着更大的问题。

    我点上了一根香烟,这是这些日子睡的最好的一天,我看了一下手机,上面显示着已经九点多了。

    “我的天…总算要结束了…”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拍戏的苦这一次我算是体验到了。

    “分开之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暮雨打来的。

    我接通了电话…

    “早啊,我的女神!”我笑嘻嘻的说道。

    “起来了吗?”暮雨问道。

    “嗯…起来了,哇,这是我这些天睡的最舒服的一天…”我说道。

    “嗯…辛苦了,过来吧!在补上一些镜头,一切都完事了…”暮雨说道。

    “嗯嗯…知道了…”说完,我随手挂断了电话。

    ……

    我们租的私人影棚,设备齐全,地方还挺宽敞。

    我下了楼,东方千城在楼下等着我,当见到我的时候这小子冲着我打着招呼。

    “来了,来了…”我小跑了两步,跟着上了车。

    “橙子…你这拍摄完成了打算上乃玩去?”我找了位子坐了下来,随口问了一句。

    “一哥…拍完就要过年了…”东方千城奇怪的看着我说道。

    “过年了?”我稍稍的愣了一下,然后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是啊!我把这茬忘了…”。

    “嗯…过年得回家了,我这都两年没回去了,我爸妈说想我了,要不是我在拍戏,估计现在我们一家三口都在北京相聚了…”东方千城有些感叹的说道。

    “嗯…早点回去吧!大明星…”我笑着说道。

    “哈哈…对了,一哥,你呢?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家就在这附近,正好趁着这几天闲下来回去看看呗?”东方千城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啊…嗯,我也这样想的,再说吧!先把这两天忙活完了再说…”我点了点头,心里面掀起了一阵的涟漪,就像东方千城说的那样,这些天我就打算回去一趟。

    ……

    r…唯一k正l版:/,l其{¤他都?是盗版¤

    车子停在了一个大仓库的前面,这就是我们租的那个影棚,我和东方千城下了车,里面早已经开始忙碌了。

    “来了…”暮雨冲我笑着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脱下了外套,影棚里面恨暖和。

    “一会结尾的时候有我的戏份,我会在台上与你擦肩而过…”暮雨说道。

    “与我擦肩而过?有这个戏吗?”我拿着剧本好奇的看了一眼。

    “当然有了…我在最初安排的时候就有的…”暮雨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看了一下剧本,在尾页上找到了暮雨的戏份,上面清楚的写着男二号与一个莫名的女子擦肩而过,然后两人彼此相视一眼,全剧结束。

    “还真的有啊?不对啊?难道我拿的是假剧本吗?”我有些发愣,我记得很清楚,似乎没有这一段。

    “我说有就有…”暮雨突然踩了我一脚说道。

    “啊…”我一阵的吃疼,我急忙点了点头说道:“有,有,你说有就有…”。

    “这还差不多…”暮雨满意的点了点头。

    ……

    接下里的时间都在补戏,而我的镜头在昨天就已经补的差不多了,要说差的话,可能就是暮雨说的那一段了。

    我闲的有些无聊,在这影棚中闲逛了起来,看着大家忙碌的身影,我心中隐约的生出了一丝的不舍,虽然这些日子被折腾的够呛,可是我还是有所收获的。

    “一哥,到你了…”副导演冲我摆手。

    “哎..好嘞…”我急忙跑上了台。

    此时的暮雨已经早早的站在了舞台上,半空中架着高架的机位,灯光明晃晃的,暮雨看起来端庄大方。

    “这个…暮总,一哥,ok了吗?”导演问道。

    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暮雨也点了点头。

    “开始…”伴随着导演的喊话,我和暮雨分别从舞台的两边相对着走着,渐渐的,我们的距离拉近了,我们彼此擦肩而过,甚至我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在那一秒,我的心怦然心动,我感觉自己仿佛不是在演戏,而我们就是现实中的一对男女,我和暮雨的相遇就像是擦肩一般,明明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却因为吉斯尼走进了各自的世界。

    我猛地回过了头,我看着暮雨的背影,暮雨也停下了脚步,她缓缓的转身,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迷茫,随后她似乎找到了答案,她的嘴角微微的扬起。

    舞台的灯光渐渐的暗了下来,我的眼中只看到了她,我似乎忘记了我正在拍戏,我痴痴的看着她,我的过去在这一秒钟真真正正的成为了过去。

    突然,我的心脏紧缩了两下,这种感觉莫名奇妙,似乎即将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我回过了神来,而暮雨还在看着我。

    我四处的张望着,这是男人的直觉,我能感受到那股危机…

    我的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我看向了暮雨,我终于找到了答案,我猛地朝着她跑去,我的心里面默念着:一定要赶上…一定要赶上。

    我在这舞台狂奔着,我的心隐隐作痛:我不想失去,她不要有事,不要有事,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

    我眼前的一切都在变得缓慢,我抬头看着半空,在跑到舞台中央的时候我一跃而起,我像是发了疯似的扑向了暮雨。

    “尼玛的…”我抱着暮雨横飞了出去,我的脸似乎被撕开了一样,火辣辣的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