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东北下雪了
    上午的时候吉斯尼跟茄子走了,下午我们飞往了哈尔滨…

    下飞机的时候。

    “好冷啊…”。

    “是啊!我第一次来东北…”。

    “我也是…早知道听暮总的多穿点了…”。

    “希望没有下水的戏份吧…”。

    “这个…下水的戏份很多…”。

    “谁是编剧,我想打死她!”。

    “暮总…”。

    “下水好啊!抗寒…”。

    ...众人怨声不断,大多数都是因为哈尔滨太冷了。本来这些家伙在飞机上心情似乎都不错的,甚至还有人想游个松花江什么的,现在看来他不想下去都不行了。

    我有些感慨,一晃七八年没有回哈尔滨了,这里的变化很大,附近的老房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最主要的是,哈尔滨到我家,坐客车也就三个多小时的路程…

    下了飞机我们直奔酒店,我们开始集体去中央大街买冬装。

    次日,松花江边上…

    江面已经结成了厚厚的冰,不过眼下我们所用的地方却有着一处硕大的冰窟,此时唐若烟在副导演的帮助下爬上了岸边。

    “小烟,你跳水的时候注意一下状态,尽量的将你那种伤心欲绝的感觉喷发出来,知道了吗?”导演描画了一下他心中想要的蓝图说道。

    “知,知道了导演…”唐若烟的嘴唇冻的发紫,她的身体打着哆嗦,可是她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她依然强忍着。

    “好…再来一遍…”导演平静的说道。

    “好…”唐若烟将身上的军大衣脱了下来,等到导演喊了一句‘开始’的时候,再一次的跳向了冰水之中。

    “卡卡卡…”导演皱了皱眉头,他站了起来冲着唐若烟喊了一句说道:“投入感情,你的感情还不到位…”。

    “曹…”我在不远处看着,心里面有些不舒服,我想跟导演求个情,示意他先让唐若烟休息休息,这么整下去不他吗的把人玩死了?

    有人抓住了我的手,我回过了头,暮雨冲我摇了摇头。

    “这样下去不得冻坏了吗?”我皱着眉头说道。

    “路是她选的,你能帮她一辈子吗?”暮雨随口说道。

    “可…这都第七遍了,这不明摆着玩人吗?”我说道。

    “玩人?冯一,你认为这么一大圈子的人都在玩吗?他们不想早点回家吗?导演不想吗?副导演不想吗?”暮雨开口说道。

    “可…”我无法去反驳,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反驳,我的想法太幼稚了,除了我,他们所有人都在很认真的对待这部剧,东方千城想要借着这部剧更上一层楼,于思思想要凭借这部剧转行,我那两个傻白纯下属她们在认真的完成她们的人物,唐若烟为了梦想,暮雨为了证明…

    “我知道了…”我冲着暮雨点了点头,我看向了唐若烟,她依然在努力的拼搏。

    “行了…到你了…”暮雨开口说道。

    “哎…”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只顾着担心别人了,现在也该轮到自己了。

    ……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披着军大衣坐在松花江的边上,嘴角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着。吗的,刚才我居然还有闲心关心别人,现在看来这就是一个笑话。

    “来根冰棍儿不?”暮雨蹲在我的身边问道。

    “呵…你现在,现在,应该给我买个冰箱…”我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有种想掐死暮雨的冲动。

    “哦…马迭尔冰棍,正宗的…”暮雨笑着说道。

    我脸顿时就烟了,我说道:“不要,你看你,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这冰棍我小时候天天吃…”。

    “来一根吧!”暮雨笑着说道。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我冷的打哆嗦。

    “是吗?那我走…”暮雨突然说道。

    “回来…”我心里面“疙瘩”一下,我现在可是处于追人家的状态。

    “回来也行,给我个理由…”暮雨抱着肩膀说道。

    “我要吃马迭尔的冰棍…”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暮雨再一次的蹲在了我的身边,她随手递过了冰棍给我。

    我痛苦不已,不过为了下一代会有良好的基因我也是拼了。

    我接过了暮雨递过来的冰棍,然后当着她的面把这整根冰棍吃完了,我随口问道:“咋样,心成不…”。

    “走…我带你去吃冰糕…”暮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心里面的阴影面积不断的扩大。

    ……

    最新v章:v节6=上r

    忙碌了一天,痛苦了一天,在冰天雪地里面拍戏,与寒冷相伴,不过我却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因为我发现我身边的人都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他们的热情仍在。

    “下雪了…”突然有人喊了一句。

    “哇…真的下雪了!”梦洁激动的跳了起来。

    “快,快,快…”张颖急忙拿着包跑出了自助餐厅。

    “走…跟上…”于思思也离开了,然后接二连三的有人离开了。

    “发什么愣呢?一起下去吧!”我看了一眼唐若烟说道。

    “嗯…”唐若烟冲我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与我一起走出了酒店。

    长椅路灯飘雪,几个女孩子在这雪中欢呼雀跃,她们看起来很兴奋,似乎忘记了这一天的劳累。

    “还是家乡的雪来的突然…”我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在北京呆了七八年,却没有见过这般突然而纯净的雪。

    “这雪好白…而且很大…”唐若烟轻声的说道。

    “嗯…东北的雪有着自己的特色,它们就像东北的人,豪放开朗…”我笑着说道。

    “豪放我是见到了…不过开朗…”唐若烟看了我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这是个意外…”我说道。

    “嗯…也许吧!”唐若烟抱着肩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吧…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白…”我无奈的说道。

    “我也想要幻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臣妾做不到…”唐若烟脸上多了几分的笑意,她歪着脑袋看着我。

    “啊…那就还保持直白吧!”我急忙说道。

    “哎…只能这样喽…”唐若烟向前走了两步,她伸出了手,接着天空飘落下来的雪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