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理智是什么
    暮雨微微的张开了口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她却什么都没有说,也许,沉默是她认为最好的选择。

    “反正接下来的日子都要跟你度过,吉斯尼跟你回去吧…”我说道。

    暮雨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光彩,她有些激动的说道:“真的吗?”。

    废话,当然是真的,我总不能出去约炮也带着吉斯尼吧?笑话。

    我点了点头说道:“还你当初的人情,让你和吉斯尼亲近亲近,至于结果怎样,那一切顺从自然吧…”。

    其实我也想开了,有些时候真的不能把事情想得太死板,吉斯尼有它的选择,一切随缘吧!

    “吉斯尼,我们走…”暮雨生怕我反悔似的,带着吉斯尼就离开了。

    吗的…

    和暮雨分开了,我竟然感到一丝的失落,也许人就是这样,在一起的时候不珍惜,直到离开的时候才想起对方的好,其实说真的,跟她在一起我觉得内心很踏实。

    漫无目的行驶在街道上,一时间没有了方向。

    “分手…”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于思思打来的。

    这女人打电话干什么?我有些疑惑,哦,也许是知道了要跟我去剧组的事了吧!

    我接通了电话:“思思,怎么了?”。

    “组长,你在干嘛?”于思思问了我一句。

    “哎…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开车随便的逛逛…”我说道。

    “哦…组长,我们周天就出发吗?”于思思问道。

    “嗯…苏秦应该跟你们说了吧!我们被发配边疆三个月…”我郁闷的说道。

    “发配边疆?”于思思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跟剧组三个月…”我有些无语了,傻白纯还真不是白叫的。

    “嗯…组长,你有时间吗?”于思思问了我一句。

    “有…现在剩下的就是时间了…”我抽出了一根香烟点上了,就像我说的那样,剩下的就是时间了,接下来要去干嘛都不知道。

    “那…那你能来接我吗?我感觉一个人好没意思…”于思思小声的问道。

    “没意思?”我奇怪的问了一句。

    “嗯…”于思思答道。

    我想了下说道:“那…好吧!我请你看电影…”。

    “嗯嗯…好啊!我在飘咖啡等你…”于思思说道。

    “嗯…好,等我吧…”我挂断了电话,握紧了方向盘,在这枯燥的世界挣扎着。

    ……

    飘咖啡。

    世间还真的奇妙,昨天来过这里,今天又回来了。

    我进了咖啡厅,于思思坐在靠着窗户的一边,正在喝着咖啡,当见到了我进来,她奔向了我说道:“组长…”。

    “嗯…你这怎么自己一个人?没男朋友陪你吗?”我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于思思长得很像刘亦菲,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样子更像,虽然我跟刘亦菲的年龄差不多,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刘亦菲依然是我心里面的仙女姐姐,经典不可替代。而像于思思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应该没有男伴啊?

    “组长…我还没有男朋友…”于思思的脸微红,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哦…”我点了点头,我有些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在万达订了两张《湄公河行动》,还有二十分钟开始了…”我笑着说道。

    于思思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挽着我的胳膊。

    我欣然接受了她的行为,两个人一路不语,在这寂寞难耐的夜里,享受着相互给予的温暖。

    ……

    万达影城到了,我们俩顺利的取了票,买了电影的必备品:爆米花、可乐。

    彭于晏、张涵予,两人都是我很喜欢的明星,他们的演技没话说,人品也是一流的。

    《湄公河行动》我看的很爽,3d的动感,视觉冲击,我们中国的影视行业真的慢慢的崛起了,我不禁的想起了一五年看吴京演的《战狼》,那一句‘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每一次想起来都很激动。

    *q唯x”一正q:版,其他都tm是盗,{版

    于思思的心思不在电影上,她不时的看着我,有些紧张,又似乎下了很大的勇气。

    电影后的散场,我平静的看着于思思说道:“准备好了吗?”。

    “嗯…”于思思的脸通红,看来我没有猜错,她约我出来其实就是约炮来了。

    ……

    我订了酒店,我和于思思像是情侣一样的进了酒店之中。

    两人共处一室,于思思显得有些慌张,我冲她笑了笑说道:“洗澡吧!”。

    于思思的脸更红了,她微微的点了点头,与我一同进入了浴室之中。于思思靠近了我,她终于撕下来那清纯的面具,如今我看到的是一个疯狂的女人,我把她,想的太简单了。

    一对在烟夜中寻找欢乐的男女相互依偎在了一起。

    “我可是个穷小子…”我点了一根烟,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知道…”于思思平静的说道,她似乎不在意这些东西。

    “看来你也空虚了很久…”我调侃了一句说道。

    “是啊!大学之后就没有来过了…”于思思玩弄着我的手臂,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其实我觉得你选择王进文更好…起码人家是个经理…”我说道。

    “我说组长,你约炮不找个适合的吗?”于思思很直接,完全的退掉了那层虚无的伪装。

    “嗯…你这话我爱听,什么东西都讲究个合适…”我想了想说道。

    “这就对了,我觉得你合适,所以就试试了,没想到还真的合适…”于思思笑盈盈的看着我。

    “这话我听着顺耳,今天,我就满足你的一切需求…”我冷笑着。

    我反身将于思思抱住了。

    ……

    理智是什么?那东西只不过是一种幻想,在绝对需求的面前下,更多的是渴望,**…

    我与于思思有了身体的接触,可这又算得了什么?我对她来说只不过一个帮她度过空虚的器物,而对我而言,这叫做助人为乐,我们各取所求,同样我们也保持沉默,在那短暂的快感过后,我们彼此会选择性忘记,也许只有下一次各有需求的时候,才会再一次的想起这一次的回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