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弟弟
    夏梦点了点头,我们彼此之间太过了解了,她没有再多说什么。

    ……

    法拉利,这是我这辈子开过最昂贵的车,同样我也没想过自己会开上这样昂贵的车,感觉很爽,真的很拉风,这车的回头率可以说是百分之一万。我很感谢夏梦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体验到了当土豪的感觉,不过此时我的心却被另一件事填满…

    红灯…

    ¤r看p正》版2章n}节上(7m‘

    车子停在了十字路口,我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有些失神,冯天,我的亲弟弟,我的内心犹豫不决,甚至我看到我的手在发抖。

    两年前发生的一切在我的脑海中回放着:冯天把我推到在地,他愤怒的冲我咆哮着:冯一,你给我记住了,从今往后,我他吗的没你这么个哥哥,没有。当时路边的行人向我们投来了异样的目光,我本就烟暗的心变得更加无光。

    我还是拨打了冯天的电话,好在并没有发生什么关机,无法接通的现象,电话通了。

    “喂…你好,你找谁?”接电话的是一个女性,听起来很陌生。

    打错了?我怀疑冯天换了手机号…

    “那个,我找冯天…”我说道。

    “哦…你找我老公啊!您等等…”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温和。

    老公?我愣住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我恍然大悟,是啊!那个比我小四岁的弟弟,如今也二十五了,电话那边呼唤了两声:老公,老公,有人找你。

    “喂,您好…”熟悉的声音,没有错,说话的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对我咆哮的弟弟。

    “老弟,我是你哥冯一…”我尽量的平复一下此刻的心情,对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

    冯天沉默了,他半天没有说话,我能明白他的感受,对我这个颓废的哥哥,他更多的是伤心。

    “等一下我打给你…”冯天说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我的心情很复杂,复杂到心乱如麻,红灯结束了,迎来了久违的绿灯,北京就这样,只要是绿灯,都是久违的。一路上走走停停,遇到了不下十个红灯,我的心就跟这路况一样,拥堵而烦躁,这种心情不会因为初秋的凉而变得平静,反而会因为几片落叶而更加的发闷。

    到了公司已经八点多了,我开着法拉利进来吸引了无数的眼球,我在他们惊讶与羡慕的目光之中走进了公司,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抛开这层虚幻的东西,我其实就是一个**丝,穷人一个。

    上了十层打了卡,苏秦早就到公司了,当见我来了的时候,叫我进了办公室。

    “冯一,昨晚王进文给我打了电话,今天的合同他让我不要参与洽谈…”苏秦直奔主题,脸上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我知道…”我点了点头,这件事我跟老周提过,不能把苏秦卷进来。

    “可…可不是要取消吗?怎么突然又要合作了?冯一,是不是王进文搞的鬼?要不我去跟他说说,这事不让你去了,我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事要针对你!”苏秦担心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是不能告诉苏秦的,这是老周布的局,我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但是对我来说无所谓,顶多就是背个烟锅而已?再者说,说不定不用背锅呢?有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苏秦,你听我的,这件事你就不要掺和进来了,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平静的说道。

    “可,可冯一,你没感觉这事很诡异吗?王进文他根本不想让你拿下这单活,可现在他突然来个大变脸,你…”苏秦分析道。

    “嘘…放心吧!你咋对我那么没有信心呢?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都不慌,你慌啥…”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苏秦的脸,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苏秦发呆的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的不可思议。

    我突然发现我们的动作有些暧昧,尴尬的收回了手。

    “啵…”苏秦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不再说话了。

    “别担心我…放心吧!我自己能应付的…”我冲她笑了笑,离开了办公室。

    我松了一口气,我突然发现我的感情还真的凌乱不堪。

    “分手…”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来电显示,冯天打给我的,我有些愣神,不过还是接了起来。

    “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想着给家打个电话…”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破口大骂,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沧桑,叹息中带着一丝伤痛。

    “对不起…”明明准备了很多话想说,可是在这一刻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句‘对不起’似乎胜过了千言万语。

    “都过去了…你现在过得怎样…”冯天的声音很平静,他似乎在户外,风很大。

    “还好,还好…你呢?刚才好像是弟…你老婆接的电话…”我本想说成弟妹,可是竟然没有说出口。

    “你弟妹,我一年前就结婚了,你侄女都一岁了…”冯天的话语很平静,他还是把我当哥哥看待,虽然当年他发了誓…

    “哦…那很好啊!妈呢?她怎么样了?跟你住一起了吗?”我有些哽咽,眼泪莫名的就流淌了下来。

    “妈很想你,算一算你和妈有七年没见了吧!刚才你弟妹接电话的时候妈也在家,我没敢在家里面接电话,我怕妈情绪不稳定…”他的话语很温和,听的出来,他现在成熟了,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有了家,还能照顾母亲,可我…却依然是一个不孝子。

    “是啊!七年了…”我咬着自己的嘴唇,我尽量的不让自己哭出来,从上大四开始,我就没有在回过家。

    “妈,总想去找你,可北京那么大,她又不识个字,我真害怕到时候她走丢了,到时候我找不到她怎么办,我真后悔当年一生气把你的号码删了,连让你和妈联系的机会都没有,哥,咱爸已经走了,你说…你和妈在出点什么事,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哭了,哭的那么的伤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