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喝多了
    我强挤出了笑容,冲着台下的十二号桌挥手,尽量表现出演出结束后享受的样子,随后走下了舞台回到了十二号桌。

    除了初晴和刘子铭,其他人都比较沉默,刘子铭不时的在初晴耳边说着什么,两人有说有笑的,甜蜜的像是两个小两口。夏梦不安的看着我,我却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小白喝着闷酒,燕子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至于暮雨,则是安静的喝着手中的饮料。

    “恭喜…”我冲着刘子铭举起了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同喜…”刘子铭也举起了酒杯,然后陪同我一饮而尽。

    两个男人,两杯酒,一切尽在不言间。

    我喝完了一杯,然后又续上了一杯,喝完了啤的,我又要了白了,在这幽暗的灯光下,我的视力渐渐变得模糊,身边的人都变成了重影,夏梦,小白她们似乎在跟我说着什么,可是我一句都听不清楚,这一刻我似乎只能听见自己的心声,我想找个地方呐喊,我想找个安静的角落哭泣。

    散了,在最后一杯碰撞后,我们这场不愉快聚会要散了,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可我更希望,别再有下一次了。

    “我没醉…”我甩开了众人的搀扶,我尽量的走着直线,可是身体很飘,东倒西歪的,看什么东西都是左右摇摆的。

    我一屁股坐在了吧椅上,然后从兜里面掏出了二十块钱拍在了吧台上。

    “愿赌服输…”我出奇的保持了一丝的清醒,z在眼中起码不是重影的。

    “准吧!”z递过来了一杯饮品,这东西醒酒狠好用。

    我推开了z的好意,我不想醒来,醒来就要面对现实,现实是残酷的,无情的,他会剥夺你回忆的权利。

    “z,我想问你一件事…”我趴在吧台上,双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我真的喝醉了,可是我却强行让自己醒来。

    “嗯!”z点了点头,也奇怪我要问什么。

    “z啊,你说,人这一辈,能爱几回?”我抬头看向了z,他的样子变得模糊不清,我只能从大致的轮廓上认出他。

    z愣住了,沉默了,他摇了摇头,然后平淡的说道:“你朋友来了…”。

    我迷迷糊糊的看向了他们,初晴搂着刘子铭的胳膊朝着我走过来。

    “你们走吧,我请了…”短暂的清醒,我像是没有喝醉一般。

    “冯一…”小白想说些什么,我摆了摆手,示意我没事。

    “你们走吧!我跟我朋友聊聊天…有时间聊,对燕子好点,她是个好女孩,曾经是,现在也是…”我挤出了一丝的笑容,初晴与我擦肩而过。

    幽暗的灯光,在这一秒钟我的心脏紧缩,我突然有种回过头抓紧她、抱紧她的冲动,可是,我忍住了。

    “小一子,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没想到刘子铭那王八蛋会…”夏梦一脸的歉意。

    c@$m永(3久g免费看“c小r说

    “夏梦,这样不是更好吗?”我抬头看向了夏梦,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她一直都是这样。

    “可…”夏梦呆了一下,她还想说些什么,我一把抱住了她,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道:“起码,我还有你…”。

    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差点没有趴在夏梦的肩膀上睡着了。

    “我送你回家…”夏梦的脸上有着一丝的红润,可能是我的话有了作用,她不在那么纠结刚刚的事情,只是多多少少的有些歉意。

    “不了,夏梦,你回去吧!你开车来的吧!别忘了找代驾…至于我,我还有她…”我看一眼暮雨一眼,她正在平淡的看着我。

    夏梦也不再纠结,她喝得不多,冲着我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暮雨,两个女人眼神交流了一下,随后与喝多了的何涛一同离开了。

    “我是不是很狼狈…”我苦笑着,他们全走了,我再也笑不出来了,只觉得有些失神。

    “还行,送我的那首歌唱不错…”暮雨出奇的没有挖苦我。

    “谢谢,谢谢你能来…”周围变得虚幻,有人走上了舞台,音乐响了起来。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这个人渣究竟会狼狈成什么模样,所以就来了…”暮雨的话有点损,可是我却无力的反驳,狼狈,确实狼狈的不成了样子了。

    “一会你自己回去吧!我想出去走走,总之,还是谢谢你…”我冲着暮雨和z挥了挥手,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假如星期八。

    幽静的小巷,红砖青瓦,霓虹灯是晃动的,它的光晕模糊不清,色彩错杂灿烂十分的晃眼。我走在小巷之中,每一步都很空虚,似乎踩的不是地面,而是在云端上空。

    走出了巷口,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来往的车辆川流不息,即使此刻已是深夜,可与白昼没什么差别。两边的路灯明亮,清风徐过,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压抑,我一个二十九岁的大男人,在这孤独的夜晚嚎嚎大哭了起来。眼泪劈了啪啦的落下,不值钱,止不住,根本停不下来,来往的人见到我都躲得远远的,就像避开纹身一样。

    寂寞,孤独,伤痛…多年的情感在这一秒钟爆发了出来,我仰天咆哮,然后大笑,我在嘲笑自己,在嘲笑这个无知的夜。

    我走上了岳各北桥,孤独的前行着,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只是一直的向前,向前…

    人这一辈子,能爱几回?我不断的问着自己,可是心中却没有答案,因为我发现,一次就够了,就够让我心灰意冷,不敢擦去爱情上的灰尘,而再一次触碰它。爱情可能就像何涛说的那般吧!它像是毒品,不可触碰…我曾试着触碰它,可是,它长满了长刺,穿透了我的双手,甚至扎进了我的内心。

    “呕…”我突然觉得一阵的干呕,然后猛地跪在了地上,吐了一地。

    “给…你可真是麻烦…”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吐了小半天,我回过头来,暮雨递过来了几张纸巾还有一瓶水。

    “谢,谢谢…”我狼狈的接过了暮雨递过来得东西,然后趴在了桥上,尽量的让自己好受许多。

    “还行,还能说个人话…证明还没醉的那么厉害…”暮雨冷言冷语,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都这样了,你还嘲讽我!”我无力的反驳了两句,突然发现这个时候有个人能说上两句话,心情好了许多。

    “没有,怎么能嘲讽你呢?你这人脸皮那么厚,嘲讽无效的。”暮雨冷笑着,她还在为我进她卧室耿耿于怀。

    “我错了,错了,那不是,呕…”我又吐了出来,胃里面翻江倒海难受至极,我突然觉得地面都在旋转。

    “别废话了,这个给你,你那个朋友让我给你带的…”暮雨递过了一个杯子。

    我愣了一下,这是z给我调的那杯解酒饮品,没想到暮雨一直拿在手中。

    我接了过来,然后一饮而下,胃里面好受了许多,不再翻滚似的难受,我依靠在了桥的护栏上,发呆的看着夜空。

    “你哭也哭过了,发泄也发泄了,闹也闹够了吧!”暮雨平淡的说道。

    暮雨的话我听见了一半,我的思绪早已经不在这里,我拿出了一串链家的手链,心在隐隐作痛。

    还记得三年前北京大雨,我在雨中弯腰拾起了这手链,它早已被雨水浸透,就像是我的心,被伤痛填满。

    ……

    “铃…”风铃的声音,随后是卷帘门打开的声音。

    我醒来了,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刺眼的光亮,这里是我最熟悉的地方,货架,宠物笼,柜台…我又回到了我的宠物店。

    突然觉得头剧痛,用力的敲了两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我看着暮雨,她抻了个懒腰,随后看向了我说道:“看什么?做饭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