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哭泣的心
    “哎,你们说齐海洋那家伙呢?”何涛提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齐海洋,也是我的大学室友,不过这家伙不合群,总是在捅咕自己的东西,大学四年,在宿舍说过的话没有超过十句的一个超级怪人。

    “谁研究他啊!那就是个神经病,不聊他了,对了,你们这f4现在起码f3在啊,表示表示吧!老规矩,我依然给你们呐喊助威…”小白的性格一点都没有变,他对我们哥几个直来直去的,只不过可能有些喝多了,说话的舌头都直了。

    “对啊!我刚才就这么想的,哥几个好不容易聚一次,而且我们的主场还在,不上台来上一曲,我感觉缺点什么…”何涛对于音乐的热爱还是如此的执着,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有一个梦想,希望组建一个乐队,然后哥几个将走上舞台演出。

    梦想抵不过岁月,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半只脚踏入了中年人的行列,不用再往前迈上一步,如今,我们已经不再年轻了,梦想终归是梦想,现实,永远是现实。

    我不想破坏何涛燃起的青春,可是现在我的没有心情去唱歌,我并不是怕输给z十元钱,而是那种无力感,无法托起我的身体,让我去放开手脚的演唱。

    “她来了…”。

    我惊讶的看着不远处,暮雨出现了,她的美丽吸引了众多人,甚至有人为她吹起了口哨。

    我突然有着感动,没想到她真的会来。

    她张望着,当见到我的时候,目光有些疑惑。

    “谁来了?”小白奇怪的问了一句。

    我没有回答小白的话,急忙朝着暮雨走了,然后小声的对她说道:“没想到你真的会来,一会你假装我女朋友,千万别露馅!”。

    “先生,请与我保持距离,我和你不熟,我就是奇怪这是一个什么地方?”暮雨平淡的说道。

    1永久nl免@费看小说0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暮雨看着我,也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她的这个表态让我的心忐忑不安。

    “姑奶奶,姑奶奶行不,这样,晚上回去我让吉斯尼跟你好好交流,我相信它会喜欢你的…”我出卖了吉斯尼,不过没办法,眼下的情况特殊。

    “嗯,这个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不过不算在条件内…”暮雨平淡的看了我一眼,没有任何表情。

    “不算,不算,你说不算就不算…”我焦头烂额,这女人很难摆了,不过眼下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现在只想让初晴知道,没有她的这三年,我活的很好。

    “看心情…”暮雨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狡黠,随后与我一同走向了十二号桌。

    “这个,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女朋友暮雨…”我介绍着暮雨,忍不住看了她两眼,生怕她给我捣乱。

    “大家好,我是暮雨,冯一的女朋友…”暮雨端庄大方,随后坐到了我身边。

    “我的天,冯一,这…这也太漂亮了吧!”李小白的舌头都直了,他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最后确定了确实有暮雨这么一个人。

    “靠…我还瞎猜了半天,看来是我想多了…”何涛举起了酒杯,然后自罚了一杯,他在为刚刚在门口跟我说的话道歉。

    初晴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可思议,刘子铭也有些惊讶,至于夏梦则是喝起了闷酒,显然对我的欺骗她很不满意。

    我与暮雨保持着距离,她现在就是我的大动脉,我生怕惹恼了她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气氛变得有些异常尴尬,所有人在这短瞬间竟然出奇的沉默。

    “走啊!我们上舞台上来一首啊!”我尽量的表现成活跃分子,我不喜欢的这氛围,它会让我觉得窒息。

    “好主意,子铭,走啊!一起啊!你这要是上台来上那么一段舞,估计全场都得沸腾,世界级大师…”何涛邀请了刘子铭。

    “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些别的事…”刘子铭拒绝了何涛的邀请,然后从侧兜里面掏着什么。

    “子铭…”。

    “算了,走吧…”。

    我劝了何涛一句,然后走向了舞台,目光总是不经意间看向刘子铭。

    “演唱者冯一,乐器演奏者何涛,给大家…”。

    我的话没等说完。

    “初晴,做我女朋友吧!”。

    突然间,我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刘子铭跪在地上,从兜里面掏出了他准备已久的钻石戒指。

    我呆住了,接下来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发呆的看着初晴点了点头,然后将她的手伸向了刘子铭的手边,然后刘子铭为她带上钻石戒指。

    “冯一,你怎么了?说歌名啊!”何涛迷迷糊糊的,他没有看见刘子铭的举动,同时他也不知道台下发生了什么。

    我回过神来,我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我的和初晴的爱情彻底的死寂了,甚至连一丝星火都不复存在了。

    “接下来,我将一首张信哲的《爱就一个字》送给我的女朋友暮雨…”。我临时改变了歌的曲目。

    何涛愣了一下,本来都坐上了架子鼓旁了,随后听我这么一说,然后走向了舞台上的钢琴。

    何涛真的是音乐天才,他弹起了《爱就一个字》的钢琴前奏,我回头冲他有些歉意的笑了笑,本来刚刚定好的陈奕迅的《浮夸》,何涛表示无所谓的样子,对他来说能上台演奏一曲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他不在乎用的是什么乐器。

    “拨开天空的乌云,像蓝丝绒一样美丽,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我想你身不由己,每个念头有新的梦境,但愿你没忘记,我永远保护你,不管风雨的打击,全心全意,两个人相互辉映…”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这首歌,刚刚麻木的瞬间,我的耳边只有这个曲调,所以就选择了唱这首歌。

    “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你知道我只会用行动表示。野花太放肆,守住了坚持,看我为你孤注一掷,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恐怕听见的人勾起了相思,热闹的城市,搜索你的影子,让你幸福我愿意试…”。

    我发泄着自己的对世间的不满,我撕心裂肺的唱着这首张信哲的《爱就一个字》,我仿佛在狂风中怒吼,我感受到了我的热泪在不经意间洒落,我突然想明白我为什么会选这首歌了,我记得当初我跟初晴说过,我会向张信哲的《爱就一个字》里面的歌词一样,爱她一辈子,可是…

    我现在看到的却是她接受了别人的表白,三年了,我等了三年,却等了这样一个结果,我多想跪在地上的是我,我多想紧紧的抱住她说:我爱你,三年来一点没变。我多想和从前一样,给她梳妆。可是…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那些都是回忆中片段,从这一刻起,她不在属于我,不对,或许从三年前开始,她就不再属于我了,她成功了,成为了世界级别的大师,我失败了,我的等待换来的确实无尽的痛苦,可我能怎样,我还活着,就算心死了,可人还活着。

    伴随着何涛弹奏的最后一个音符,一曲结束了,我冲着暮雨笑了笑,这首歌是我唱给‘她’听的。

    台下雷鸣般的掌声,何涛很满足的挥舞着手脚,他喝得有点多了,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呢?明明是唱给初晴的歌,可我硬是告诉自己,这首歌是唱给暮雨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