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校园的F4
    “那个,你听我解释啊!”。

    “好,我给你机会,解释吧!”。

    解释吧?我他吗解释什么?她发现了什么我都不知道。

    “怎么了?语塞了是吧!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吧?那我告诉你,你该解释什么,我下午调了小区的监控录像,昨天晚上的那个贼的技术可以的,连宠物店的钥匙都有…”暮雨的语气冷冰冰的,这两天稍稍缓和过来的关系,突然变得僵硬了许多。

    “这个…意外,真的是个意外,我有事求…”。

    “嘟嘟…”。

    没等我的话说完,暮雨挂断了电话,我知道她真的生气了,我答应过她不粗鲁的对待她,可是我食言了,踢开了她房间的门,翻了她的皮箱。

    巷口不是很长,却有着独特的味道,年轻的男女搂搂抱抱,亲吻相拥在这小巷,正如当年的我们,疯狂的叛逆,疯狂中忘记,在疯狂的青春岁月中慢慢的领悟痛与爱情的真谛。

    巷口的霓虹灯涣散,星星点点,模糊不清,我喝的酒不多,可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逃避了三年,我本以为麻醉的自己已经忘记了所有,可是当见到她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一直在欺骗自己,她一直在我心里,不过与当初相比,她在我心中的位置藏的更深了,甚至连接着所有脉络,不触碰还好,一旦触碰,牵动全身。

    我摸了一下兜,有些失神,烟抽没了,这一秒钟我竟然有些慌乱,烟没了,我拿什么去缓解我现在的伤痛。

    “给…”熟悉的声音,我回了头,何涛递过来一根香烟,多年的兄弟,有些时候不用多余的话。

    我接过了香烟,中华,何涛恰到好处的给我点上了,看得出来,这些年他真的混的很好。

    “不错啊!中华都抽上了…”我调侃了一句,说出的话更像是在嘲讽自己。和何涛一比,这些年我在做什么?我更像是一只小丑,活得难看,死了浪费国家的土地。

    “小一,你才是我们中最有才华的人,说真的,我从来没发现你应该是个情种,你长得也不像,性格也不像,可是偏偏哥几个就你是,别再茫然了,该忘记了,我们的路很长,终点在远处。小一,你想想,你和初晴真的是爱情吗?你没感觉到燕子和小白更像是爱情吗?”何涛叹了一口气,他站的角度很远,看的很透彻。

    “靠…你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还来教育起我来了…”我白了何涛一眼,我明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可是我却听不进去。

    “小一...我不是找不到女朋友,我是不想去找,说真的,你和初晴的事情影响到我了,我感觉我现在活得很好,女人花点钱就有了,我不玩感情,这东西更像是吸毒,我玩不起…”何涛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进去了。

    我沉默了片刻,何涛的话敲打着我的内心,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我没想到我的事情竟然影响到了我身边的朋友,那,夏梦呢?是不是她也受了我的影响,所以到现在一直没有找男朋友。

    我快速的吸了两口香烟,烟灰散落在地,巷口的霓虹灯依然闪耀,模糊的光晕时而清晰,时而飘忽不定。

    我拿出了手机,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无论如何,我在初晴的面前不能暴露我现在的处境。

    我给暮雨发了信息:江湖救急,就算我求求你了,我现在的处境很尴尬,需要你的帮忙,回宠物店后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我的信息刚发过去,暮雨就有了回信:包括带走吉斯尼吗?。

    我沉默了,这女人的反应很快,她抓住任何机会想要把吉斯尼从我的身边的带走。

    我拨打了暮雨的电话,她接了。

    “换一个条件,我答应。”我的语气有些低沉,初晴的归来,我现在的处境,朋友们的话让我不得不低沉下来,假如我现在能笑出来,那只能证明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除了吉斯尼这个条件,其他条件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暮雨的语气出奇的平静,平静中带着冷漠,也许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就算我求求你,当可怜可怜我好吗?我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了,你还要把我身边最亲的一个人带走吗?”我哀求着,语气中有些低三下四。

    “那是你咎由自取,你就是个骗子,不守承诺的人渣…”暮雨的言语平淡,我却无力反驳,她说的都是对的,我就是个骗子,不守承诺的人渣。

    “我在岳各庄的‘假如星期八’,来不来由你,来的话我欠你一个人情,不来我也不怪你,反正都是人渣的错…”我挂断了电话,心里面空荡荡的,我揉揉了太阳穴,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

    ……

    回到了十二号卓,他们似乎都喝了不少酒。

    看r正版{!章节*上z

    “小一子,你咋才回来了,是不是你的冒牌女友没有答应你?所以在外面想办法了?”夏梦像是看透了我心事一般,她趴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我说小梦子,都说了,少喝点,你这样下去将来会没人要的…”我开着玩笑,缓解着尴尬的气氛,不过其实我这是多此一举,小白和燕子聊着悄悄话,初晴与刘子铭交流着什么,至于何涛则是看向了舞台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冯一,你女朋友呢?”刘子铭最先开了口,看盯着我,就像是在确认什么一般。

    “一会来…”我冲刘子铭尴尬的笑了笑,这个大学四年混在一起男人,如今陌生的如此可怕。

    “哦…”刘子铭点了点头,他的变化很大,我跟他交流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反倒是初晴,两人看起来更加般配。

    “哎,你们还记得吗!当初我们可是校园f4啊!”何涛回过神来,他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是啊!冯一情歌唱的好听,涛哥架子鼓打的那叫一个一流,子铭的舞蹈…都大师了,没法评论了…”小白接过了话茬,显然这个话题勾起了大家的兴趣。

    “嗯?小白,那你呢?不是校园f4吗?”燕子奇怪的问了一句。

    “这个…我不是啊!当初我们宿舍六个人,我对音乐没天赋,f4是冯一,涛哥,子铭还有梁超…”小白被问的有些尴尬,当初的f4确实没有他,他确实在音乐方面没什么天赋。

    “对了,梁超现在怎么样了?”我故意转开话题,要是我走上了那舞台,我可是要输十元钱的,那我就连打车钱都没有了。

    “不知道,大学毕业以后就没联系过了…”小白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何涛。

    “我也不知道,没联系过…”何涛也摇了摇头,随后看向了其他人。

    “不知道…”刘子铭也摇了摇头,当初他和梁超的关系最好。

    最后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个朋友,真的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这个圈子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