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阴魂不散
    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女人睡下了,可是,她是睡着了,我却无法入眠,我走出了病房,坐在医院门口点了一支香烟。

    三年过去了,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一个上进的青年,如今也步入大叔的行列,想当初走在街道上,七八岁的小姑娘、小男孩见到我都会叫一声:哥哥好。可现在呢?连高中生见到我都叫一声:大叔。

    我苦笑着,内心不想接受我二十九岁的事实,可是现实永远是现实,我改变不了什么,就像现在的我,没房没车没钱,我不想承认,可是现实总是打着我的脸,让我变得清醒。

    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我回到了病房里,女人睡的很踏实,我摸了摸她的额头,烧退了一大半,应该是没什么事了。

    “咕噜噜…”。

    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我看着女人挂着的几个吊瓶,心里面想:明天等她醒来,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敲她一笔。

    “小伙子,饿了吧!”。

    离我不远处的病床上坐着一位老奶奶,她白发盘起,脸上的皱纹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她冲着我善意的笑了笑,随手递过来了一个苹果。

    我微微的愣住了,摇了摇头。

    “吃吧!吃吧!这还有呢!”。

    老奶奶把削好的苹果放到了我的手中,然后又坐到了病床的边上,再一次的拿了一个苹果。

    她削苹果的动作很娴熟,她的手法更像是一门艺术,苹果旋转,水果刀恰到好处的划开苹果上的皮,片刻过后,一串苹果皮落在了垃圾桶中,水晶般的苹果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老爷爷有您真幸福…”。

    我由心而发,看着床上躺着的老爷爷,真的羡慕他,有着这样一位老奶奶陪伴着他。

    “其实啊!我才是最幸福的…”。

    老奶奶冲着我笑了笑,轻轻的将那削好的苹果切成了小块,然后给病床上的老爷爷喂下了一小块。

    “我们那年代,讲究个门当户对,当时他家穷,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他十七岁那年就跟我父亲提亲了,不过呀,我父亲拒绝了他!”。

    老奶奶为病床上的老人擦了擦嘴,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女人独有的笑意。

    “后来呢?”。

    我吃着苹果,腹中总算是有了东西,老奶奶的故事真的吸引了我。

    “他脾气倔,私下偷偷的约了我,他告诉我他要去当兵,回来就娶我。我答应了,拒绝了十里八村家庭好的人家,当时我家里急的都火烧房了,那年我都二十了,在村里面是有名的老姑娘,我比他大三岁,我就一直等着他…”.“他上过初中,有文化,在部队里面一直给我写信,几乎一个星期我就能收到他的一封信,不过我看不懂,不识字,就默默的将信封收起来保留着,希望等他回来念给我听。”。

    “他去部队的第二年回家探亲,他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军人了,他又一次的来到我家跟我父亲提亲,我父亲仍然没有答应,嫌弃他家穷,他什么都没说,立正的站在了我家的门口,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当时天下大雨,他浑身都被浇透了…”。

    老奶奶撩了一下自己的发髻,我能感受到她对老爷爷浓浓的爱意。

    “父亲害怕了,他是军人,要是真的在我家出了点什么事情,父亲承担不起,最后…父亲把他请进了屋里面,她执拗不进了,直到父亲答应了我们的婚事。【】”。

    老奶奶微笑,再一次的向老爷爷的口中喂着苹果,不过随后她的笑容定住了,热泪从她的眼中流淌了下来,病床的上的老人家,已经没有了呼吸。

    老人家颤巍巍的起身了,我急忙上前扶住了她,她冲我笑了笑说道:“孩子,我没事,他能陪我走到现在,我很开心了,我已经没什么好奢求的了…让我自己最后给他叫一次医生…”。

    她看惯了生死,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悲欢离合,她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不用担心,我下意识的松开了手,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突然感觉到很心酸,她的意思我明白,她想为老人最后做一点事情。

    老人被送进了急救室,老人的子女们都到了,不过他们关心的并不是老人的生死,更多的是遗产的问题,还有老奶奶的抚养问题。

    ……

    我最终还是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了女人的病床上。

    她似乎早就醒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这个…美女,你的医药费是我给你垫的,押金三千,实际花了两千九百多,其中有药钱,营养液…这是费用单子,你过目一下!”。

    我将手里面的单据递给了她,希望她给我报销了。

    女人接过了单据,她看都没看,随意的将单据放在了一边,说道:“我要吉斯尼,这钱我给你报销。”

    “你他吗神经病吧!这钱是我的,怎么的?折腾了我一宿想他吗赖账是吧?”。

    我这话是脱口而出的,胸口极度的堵得慌,我为她折腾了一宿,换来的就是一句威胁,我的火瞬间就被她的话给点燃了。

    女人没有说话,她只是盯着我,对我的漫骂给予不理睬的态度。

    “你他吗看什么?快点把钱给我,要不老子,老子…”。

    我的话卡住了,下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只是想要回属于我的那份钱,然后跟这女人撇清所有关系。

    “要不然你会怎样!”。

    更新kk最.快上s_酷…匠网

    我发现了,这女人不会笑,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就像谁都欠她钱似的,可是眼下明明是她欠我钱。

    “尼玛…快点把钱给我,然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真的不想跟这女人有着众多的瓜葛,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麻烦,一个莫名多出来的麻烦。

    “我说了,我只要吉斯尼,把它给我,我给你二十万…”。

    女人的语气坚定,她在要挟我。

    “神经病!我他吗认了!”。

    我骂了一句,转身就要走。

    “一百万,我只要吉斯尼…”。

    女人再次开口了,她语气坚定。

    我的脚步停下了,回过头与这女人的目光对视,她平静的看着我,说道:“一百万,只要你将吉斯尼交给我,我给你一百万!”

    我烦躁不安,她的话让我的心很乱,第一次有人用金钱来衡量我的情感,而且还是我生命中重要的情感。

    我上前了两步,一把抓住了女人衣领,恶狠狠的瞪着她,说道:“你有钱,你牛比,但是老子不买你的账。别再跟我提吉斯尼的事情,就算你给我一千万,不好意思,你没什么希望!”。

    女人一点也不怕我,她冰冷的看着我,眼泪顺着她的美目流淌到了脸上。

    “你…行了,别他吗哭了,我们两清了,钱你不用还了,老子当一回凯子…吗的,这冤大头当的。”。

    我见不得女人流泪,她这一哭把我的三千块钱都哭进去了,我认了,转身就离开了医院,不就当一回冤大头吗?多大点事啊!

    我想的轻巧,实际上心里面万分的郁闷,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三千块债务。

    微信里面还有两千多块钱,我吃了点早点,沿着街道走着回去的。

    刚到宠物店门口,我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眼前一辆宝马五系停在了道路的一旁。

    女人在车里面看见我回来了,她下了车,冰冷的模样让我很反感。

    “你他吗阴魂不散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