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哑炮女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美食拯救世界。

    先是一股微微的麻侵占了舌尖, 不等他反应过来, 一阵阵的浅辣继而攻占,就像是有川椒和红花椒混合在舌尖上跳跃似的, 舞动出了让人上瘾的糊辣荔枝味。

    这股辣意并不刺激,但是却足以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仿佛化作一只有魔力的手似的, 牢牢地拽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然而盘踞的辣意还没有来得及称王, 一股甜意就来势汹汹地冲击着味蕾。

    鸡丁的鲜嫩酥辣配合着花生米的焦香酥脆,糅合成一种让舌尖都都无可挑剔的美味。

    事实上莫里亚蒂并非是没有尝过其他让人赞不绝口的美食,即便是正宗地道的中国美食他也尝过不少,然而吃得再多都不如眼前这些来得要让他更加觉得神魂颠倒。

    不管是香而不腻的回锅肉, 还是鲜辣酥香的宫保鸡丁,甚至连那碗清甜饱满的白米饭都让莫里亚蒂觉得回味无穷。

    什么?

    你问莫里亚蒂还记不记得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

    ……

    ……

    哪里有什么目的?

    他可是个正经的客人, 就是单纯来吃个饭的!

    正当莫里亚蒂期待着第三样菜的时候,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个砂锅,他微微抬头,一张漂亮得让人眼前一亮的脸蛋就映入他的眼帘。

    穿着一身雪白厨师袍的伊苏将长发扎了起来,藏在了厨师帽里,不施粉黛的她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落的, 她将托盘放下, 然后抓住砂锅的两耳将其端起放到莫里亚蒂的面前。

    他问道:“你是这家中餐馆的主厨吗?”

    只要莫里亚蒂愿意, 他分分钟能够变身戏精上线, 就像现在, 他轻而易举地就能够把一个顾客的角色演绎得活灵活现的。

    至少当伊苏看着他的时候,她是真的相信他单纯只是一个来吃饭的客人的。

    “是。”伊苏对着这位第一个走进他们中餐馆的客人露出了一个笑容,“先生,刚刚的菜还合口味吗?”

    说话的同时,伊苏顺便伸手将锅盖掀开,这让原本要回答她的莫里亚蒂顿时间被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鲜香蛮横地撞了一脸。

    撞得他忘记了回答伊苏的问题,满心满眼的都是眼前这锅熬得雪白的鱼头豆腐汤。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鲜香的气味从鼻子窜入,萦萦绕绕地钻进大脑,每一条神经似乎都得到了一刻的放松。

    热乎的鱼头豆腐汤闻不到一丝鱼的腥味,或许是因为鱼头用大油和葱姜煎过的原因,他只闻到了满满的鲜。

    大概是因为刚刚从炉头端出来的原因,刚揭盖的雪白鱼头豆腐汤还滚烫得直冒咕噜,莫里亚蒂拿起汤匙舀了一口之后,他只来得及吹了几口,就迫不及待地送入口中。

    舌尖不出意料地被烫了一下,但是他却舍不得吐出来,当这口鱼汤滑入喉咙的时候,莫里亚蒂只觉得一股鱼的鲜味在胸口蔓延。

    富含胶质蛋白的鲢鱼头肉和极其嫩滑的豆腐一同被送入口中的时候,他完全不需要费劲地咬一口,它们就仿佛能够在舌尖上融化似的,整个口腔在一刹那完全被鲜香的美味给充斥了。

    在这样的冬天里,没有比能够在温暖的室内喝一口热乎又鲜美的汤更加让人觉得幸福的了。

    当莫里亚蒂横扫完这锅鱼头豆腐汤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脱脱的像是一只餍足的大猫。

    “很抱歉。”注意到伊苏还站在他的身边,没有忘记扮演角色的莫里亚蒂露出了一个真诚的,歉意的表情,他道,“让你久等了,主要是你做的食物实在是太好吃了。”

    他看向伊苏,脸上带着明晃晃的赞叹之色,“我非常庆幸我今天选择了经过这条街,走进这家店,品尝到你亲手所做的美食,否则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后悔成什么样子。”

    他那双深色的眼睛因为鲜活的情绪而变得熠熠生辉的,眨眼间就落到了伊苏那双手上,他道,“我想我很有理由怀疑你这双手是不是拥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不然的话你做出来的食物怎么会好吃到让人这么惊艳呢?”

    哇。

    听到莫里亚蒂这完全不加掩饰的夸赞,伊苏一下子就笑开了,“原本我应该谦虚地说一句‘你过奖了’,但是……”

    伊苏那双像是跳跃着小小星光的眼睛带着明媚的笑意看向莫里亚蒂,她的声音就像是百灵鸟在愉悦地歌唱似的,她说,“你说得实在是太好了,让我根本没有办法违心地说出任何谦虚的话。”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被人喜欢的,而在被人喜欢之余还被人这么直白地夸赞出来,伊苏表示,她根本没有办法不开心。

    “不需要谦虚。”

    能够让莫里亚蒂另眼相待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但是相信从今天开始,伊苏能够在这“寥寥无几”当中占据一席之位了。

    哪怕她并没有和莫里亚蒂不相上下的智商和计谋,但是她那双如同拥有魔力般的手使得她整个人都成为了最特别的那一个。

    “原本我并没有打算在帝国州立大学任教的,但是当我吃下第一口你做的菜时,我就情不自禁地改变主意了。”莫里亚蒂看向伊苏,“所以你完全不需要谦虚。”

    虽然他的真实身份是犯罪大师,但是不能否认他在公众的眼里确实是拥有良好的声誉,在数学天文学等领域有着极深造诣的他更是众多学校希望能够招聘到的人才。

    原本莫里亚蒂并不打算理会帝国州立大学对他抛来的橄榄枝,毕竟他认为去那里任教完全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但是……

    谁知道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见莫里亚蒂说得真诚,伊苏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片刻之后,她搞怪似的露出一个肉疼的表情:“八折!我最多给你打八折,再多就没有了,这还是看在你夸得好又长得好的份上。”

    看到伊苏的这个表情,莫里亚蒂笑了起来,故意问道:“是以后都打八折吗?”

    闻言,伊苏撑不住扑哧一声地笑了出来了:“这得看你以后是不是都能夸得这么好了。”

    “这很简单。”莫里亚蒂道,“难道不是所有人一吃到你做的美食就自动解锁花式夸人的姿势吗?”

    伊苏:“……”

    你赢了!

    这个八折她打定了!

    八折:“……”

    什么仇什么怨!?

    言归正传,长得好,又会说话,还很识货,伊苏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喜欢这样的客人,所以在莫里亚蒂临走前表示想和她互相认识的时候,她很大方地就和他交换了名字。

    “伊苏。”

    听着莫里亚蒂用着好听的嗓音轻声地念着自己的名字,注视着她的那双褐色眼睛里似乎蕴藏着不知名的情绪,伊苏莫名地觉得有点奇怪。

    然而不等她反应过来,莫里亚蒂就突然靠近,紧接着伊苏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人么么哒了一下。

    “呃。”伊苏眨了眨眼睛,虽然说莫里亚蒂的这个么么哒只是亲在她厨师帽的边沿上,让她没有感觉自己被别人占便宜了,但是猝不及防之下她的反应就显得有点呆萌了。

    “原谅我的唐突。”莫里亚蒂笑说,“因为我今天实在是太高兴认识了你,伊苏。”

    伊苏:“……”

    哇。

    笑得这么暖。

    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原谅他了。

    第二天,被伊苏带到商场的洛娜挑眉看向她,“你确定你没有选错人吗?”

    “什么?”闻言,伊苏扭头看向洛娜,就见她伸出手露出了她两只手腕上戴着的金属手环,然后再示意她低头看看她穿着的钢趾靴(steel toed boots)。

    洛娜开口问道:“你不觉得我的品位错乱了吗?”

    “谁说的?”

    “马科斯。”

    “好吧,直男的评价你可以忽略的。”伊苏笑着说道,“毕竟choker在他们的眼里就跟狗圈没区别。”

    听到伊苏举的这个例子,洛娜忍不住笑了起来,她道:“所以你相信我的品位?”

    “我觉得挺酷的。”听到伊苏的话,洛娜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开口道:“事实上它们用起来更酷。”

    毕竟她穿钢趾靴和戴金属手环是为了能够飞行的。

    伊苏:“……???”

    总感觉她说的“用起来”有种奇奇怪怪的含义。

    对上伊苏疑惑的目光,洛娜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要买的东西你都列好清单了吗?”

    “当然。”伊苏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再亲密的朋友也会拥有自己的小秘密的,她拿出手机点开备忘录,里面已经列好了需要购买的物品清单了。

    洛娜凑过去看了一眼伊苏的手机,看到上面需要购买的物品后面都是xn,她了然地开口道:“你今天是打算给你的中餐馆购买餐桌椅之类的?”

    “是啊。”伊苏点了点头,“之前都忙着去办/证/照,还有联系食材供应商之类的,买餐桌椅的事情就一拖再拖了。”

    伊苏一个人到纽约来开中餐馆,不管她适应得有多好,都没有办法掩盖一个事实——

    在纽约她只身一人。

    而且第一次开中餐馆的她毫无任何经验可言。

    所以很多事情堆积在一起她都有些手忙脚乱了。

    “好吧。”洛娜和伊苏两人走进了其中一家家具店之后,扫了一眼他们样式繁多的家具,“买餐桌椅这个项目可以在你的计划表里面划掉了,我们今天就能够搞定!”

    “希望如此。”伊苏是这么回答洛娜的,但是这个时候她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她觉得自己的选择困难症应该会拖后腿了。

    然而在接下来的挑选餐桌椅的过程中,洛娜的干脆利落完全起到了作用,不仅大大地降低了伊苏的选择困难症发作的可能性,而且还成功地避免了浪费时间。

    “洛娜,你可真的是太棒了!”伊苏刷卡付账的时候忍不住伸手抱住了洛娜,脸上笑容简直比阳光还灿烂,“今天要不是有你在的话,我想再给我一个下午的时间我都没有办法搞定。”

    任由伊苏抱着自己的洛娜闻言,开口道:“你要是不那么三心二意的话,自己一个人也能够很快地搞定。”

    “不不不。”伊苏对着洛娜摇了摇头,“如果你不在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做到不三心二意。”

    说着,黑发姑娘忍不住笑着将脑袋靠在洛娜的肩膀上,“所以说我可真的是太聪明了,会带上你一起来挑选餐桌椅。”

    伊苏的话让洛娜忍不住挑起了一边的眉头:“我以为你会说真庆幸我答应和你一起来挑选餐桌椅?”

    “唔。”伊苏闻言,装傻似的反问道,“意思不是差不多吗?”

    洛娜:“……”

    哪里差不多了?

    根本是两个意思好吗?

    可是对上伊苏那藏着亮晶晶的笑意的黑眼睛时,洛娜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莞尔一笑。

    见伊苏在填写着送货地址和联系电话,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的洛娜随口问了一句:“接下来还有什么行程吗?”

    “今天的任务完成啦。”伊苏歪着脑袋看了洛娜一眼,“洛娜你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洛娜道:“我听说这附近有一家挺不错的餐厅。”

    闻言,伊苏了然地对着洛娜比了一个ok的手势,“那我们待会儿就去尝尝。”

    洛娜笑了笑,见她继续填写,不由地想到了伊苏她那明显一个人住的房子,开口问道:“所以中餐馆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在处理?”

    “唔,也不算。”伊苏头也不抬地回答了洛娜,“就像今天,洛娜你不是也帮忙了吗?我妈也给了我一些资料,让我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不说别的,光是给她提供了一份食材供应商的资料就足以让伊苏走了不少的捷径了。

    在说话间,伊苏已经把地址和联系电话都填好了,放下笔之后,她看下洛娜,“我要去一趟卫生间,洛娜你要一起吗?”

    闻言,洛娜一笑:“怎么?你这是怕迷路吗?”

    听到她的话,伊苏指着自己的脸问道:“难道我长了一张路痴的脸吗?”

    听到伊苏的话,洛娜假装郑重其事地看了她一眼,她是不是长了一张路痴的脸,她看不出来,但是……

    白白嫩嫩的伊苏确实是长了一张让人不太放心的脸,特别是她那双偶尔流露出来一丝孩童般纯真稚气的眼睛,总是给人一种很好骗的感觉。

    “emmm。”看着这样的伊苏,洛娜突然开口问道,“伊苏你父母都是中国人吗?”

    “是觉得我长得像混血儿吧?”伊苏笑着道,“不过我也不确定,因为我没有见过我父亲,只是听我妈说他长得很帅而已。”

    至于其他的,亲妈从来都不提,伊苏不是不好奇,可是每次问起的时候,亲妈都总是跟她讲起他们之间的罗曼蒂克史。

    伊苏:“……”

    她是想知道她爸是谁不是想吃狗粮好吗?

    于是久而久之,伊苏就没有再问了。

    “抱歉。”洛娜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毕竟笑起来简单快乐的伊苏看起来就像是生活在蜜罐里,被双亲呵护着长大的孩子。

    她岔开了话题,“我觉得不用你妈妈说,看你这张脸也能够猜的出来了。”

    “哈哈,洛娜你要是夸得再直白一点的话,我就更开心了。”伊苏对她翘了翘唇,随即将背包塞到洛娜的手里,“那你先等我一下吧。”

    洛娜一边接过伊苏的背包,一边对她摆了摆手,现在的她并不知道单独去卫生间的伊苏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事实上就连伊苏本人也没有预料到自己只是去一趟卫生间而已,结果在经过拐弯角的时候却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巴拖走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的伊苏:“……!!!???”

    危险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在那一瞬间伊苏的大脑几乎是空白的,等反应过来之后,她下意识手脚并用地挣扎了起来。

    然而这只是徒劳而已,就连对方也忍不住出声嘲笑她的不自量力:“省点力气吧,你这个臭婊/子。”

    这个声音……

    伊苏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等她被男人推进杂物间里的时候,扭头就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一张并不陌生的脸:“是你!?”

    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超市里想要非礼洛娜却被她阻止了的那个壮汉。

    伊苏看着他,强装镇定地开口问道:“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男人将杂物间的房门反锁了之后,看向了伊苏,“当然是好好地教训一下你这个坏了我好事的臭婊/子了。”

    “你确定你付得起教训我的代价吗?”听到反锁的声音,伊苏的心猛地一沉,对比了一下两人的体型,她绝望地放弃了硬碰硬的想法,“我这么久不回去,我的朋友们肯定会来找我的,你觉得到时候你能够打得赢他们那么多人吗?”

    “他们?”男人听到伊苏的话,毫不客气地戳穿了她虚张声势,“是她吧?”

    伊苏的脸色微微一变:“你跟踪我们?”

    “不,是上帝给了我这个机会。”

    男人今天本来是送货到商场的,谁知道那么巧就被他碰到了在家具店里的伊苏和洛娜,于是送完货之后他就留了下来。

    只可惜伊苏和洛娜两人一直都待在家具店,这让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的机会,正当他打算放弃的时候,谁知道伊苏居然要单独去卫生间了。

    “上次你坏了我好事,还害得我被揍,这笔账怎么算?”男人摸了摸之前被马科斯揍了一拳的颧骨,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天,但是现在轻轻一按还会有痛感,这让他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只是……

    男人的目光在伊苏的身上来回地扫视了几遍,随后落到了她的脸上,蓦地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不如就用你自己好好地赔偿我好了。”

    看着男人一步一步地朝着她靠近,伊苏扭身随手抓起杂物间里的杂物就往他身上扔,她不傻,很清楚自己要是不反抗的话接下来会发生多可怕的事情。

    然而这个杂物间里并没有什么具有杀伤力的杂物,男人轻而易举地就接近了伊苏,伸手就将她抓到了自己的身边。

    伊苏只觉得头皮一紧,一瞬间的疼痛让她的眼里一下子溢出了眼泪,看着男人凑近的脸,她伸手就直接抓了上去,与此同时,砰的破门声骤然响起。

    发生了什么?

    伊苏现在的脑子还是懵的,哪怕已经确定了眼前的浩克并不是要吃她而是要吃蟹黄汤包而已,但是她也依然没有办法驱赶萦绕在她心头的紧张。

    因为——

    浩克一直用垂涎欲滴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手上的蟹黄汤包,还心急地张嘴催促了两句:“浩克饿!”

    “浩克要吃!”

    伊苏:“……”

    大佬。

    你这是在撒娇是吧?

    看着眼前如小山般巨大,随随便便一根手指就能够直接把她戳死的浩克虽然对她手里的蟹黄汤包垂涎欲滴,却始终没有使用暴力,而是选择用卖萌的方式跟她讨吃的样子,伊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