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性转版“小洛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美食拯救世界。  不过里瑟没想到他只是帮一位女士抱回她跑远的孩子而已, 他的搭档就告诉他与此同时, 威利斯也离开了。

    里瑟低声问向耳麦那边的搭档,目光在四周扫视了几遍, 却始终没有发现威利斯的身影。

    芬奇一边回答着里瑟的问题,一边在众多的摄像头内进行搜索,

    里瑟问:

    芬奇开口道,

    如果威利斯还在监控之内的话,那么伊苏即便去卫生间那条路的闭路电视都坏掉的话, 那么问题也不大。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

    伊苏去卫生间那条路的闭路电视都坏掉了,而威利斯又不在监控中。

    里瑟应了一声, 根据芬奇给的方向朝着卫生间那边疾步而去, 进入好搭档所说的无监控范围内之后,他快速地打量一下四周的情况:

    芬奇的十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 他开口道,

    里瑟对着耳麦里的搭档道,

    里瑟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朝着进入仓库的方向走去,只是在经过拐弯处的时候,他却停下了脚步。

    里瑟回头,就看到了通往疏散楼梯口的通道上有一只掉落的靴子,他皱着眉头上前,蹲下捡起那只孤零零的靴子:

    芬奇打开了之前的监控,特意倒回去看了一眼伊苏脚上穿着的靴子,

    里瑟起身朝着疏散楼梯口的方向走去,路过一个杂物间的时候伸手尝试性地推了一下,却发现房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里瑟一边说着,一边往后倒退到适合的范围,然后抬脚猛地一下把房门直接给踹开了。

    #

    上一秒,伊苏还以为自己在劫难逃,然而下一秒,粗暴但(对她来说)犹如天籁的破门声却给了她一丝光的希望。

    背对着房门的伊苏并不能够亲眼目睹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是她可以清楚地听到威利斯的咒骂声和痛呼声,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他抓住她头发的手不得不松开了。

    失去钳制的伊苏踉踉跄跄地往前了几步,扶着墙站稳了之后她下意识地回头,就看到刚刚对她全面性压制,身高将近两米的威利斯这会儿正被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揍得倒地不起。

    “呼。”

    解决了威利斯之后,里瑟站直了身体,伸手整理衣服的同时还轻轻地呼了口气,随即朝着伊苏走了过去,“你……”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就见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里噙满了眼泪的伊苏就像是只受惊的小鹿遇到任何风吹草动似的,下意识地害怕起来。

    “ok。”里瑟停下了脚步,看着伊苏那发白的小脸,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别担心,我没有任何恶意。”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扶着墙的伊苏突然腿软了一下,他下意识地一个跨步就来到她的面前,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肘扶住了她,他低头,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伊苏,“你还好吗?”

    伊苏:“……”

    应该还好。

    因为她还能够被他的嗓音苏到腿软。

    “谢谢。”伊苏深呼吸了一下,目光落到了面前的里瑟身上。

    这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熟男气质的男人,他轮廓分明,透着一点灰的蓝眼睛深邃迷人,特别是他那张脸露出一个浅笑,再加上他那低沉得有些性感的嗓音。

    即便现在有些不太适宜,但是伊苏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救命恩人确实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尤其是他刚刚揍威利斯的样子。

    想到这里,伊苏对着里瑟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想我……”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像是不知道怎么描述似的,最后她放弃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对着里瑟继续道,“总之非常地感谢你,先生。”

    “你应该谢谢你自己。”听到伊苏的话,里瑟对着她晃了晃自己手里还拿着的那只靴子,“是它告诉我你遇到危险了。”

    伊苏看了一眼里瑟手里拿着的靴子,愣了一下,随即像是有些不太敢相信似的喃喃道:“我当时只是想试试的,没想到还真的是有人注意到了。”

    按照当时的情况,伊苏纯靠力量是不可能挣脱威利斯的钳制的,所以她只能另找办法了。

    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特意蹭脱的马丁靴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和怀疑,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要好。

    事实证明,她并没有白费力气。

    这么想着,伊苏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里瑟听到伊苏的话,他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她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浮现的庆幸和惊喜,他对着她笑了笑,肯定地道:“干得漂亮,聪明的女孩。”

    至于他们是因为一直盯着她,所以这只被蹭脱了的马丁靴才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这件事,里瑟觉得没有必要告诉她了。

    因为人遇到任何事情,心怀希望总比消极认命要好的。

    里瑟道,“现在该物归原主了。”

    说着,他就在伊苏的面前蹲下,伸手就要帮她把靴子穿回去。

    完全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做的伊苏有点反应不过来,她下意识地就想把脚缩回来,可是脚腕却被里瑟礼貌地隔着裤脚握住了。

    伊苏低头看了里瑟一眼,片刻后配合着把靴子穿上,开口又说了一声:“谢谢你,先生。”

    替伊苏把鞋带绑上之后,里瑟站了起来,嘴角微勾地看着她:“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两次了。”

    “但是很明显再说一次也不过分,不是吗?”伊苏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正准备说什么,就听到了门口响起了洛娜的声音:“伊苏?”

    去浪吧,就跟次元壁从未打破过一样。

    伊苏:“……”

    我妈心真大。

    亲妈:“……”

    刚刚不用她劝就直接答应留下来继续浪的人有资格这么说吗?

    伊苏:“……”

    不管怎么样,反正打包行李回国这个念头就被伊苏直接抛之脑后了,待在纽约继续之前要干嘛,现在就去干嘛。

    毕竟次元壁是她打破的又怎么样?

    她现在依然是没有任何超能力的普通人,身上可没有半点值得被各方大佬们惦记的东西。

    ……

    ……

    ……

    伊苏并不知道——

    其实是有的。

    史蒂夫驾驶着哈雷载着班纳博士正准备回复仇者大厦,但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走远,就被从天而降的钢铁侠给拦住了。

    “托尼?”史蒂夫停下车,看着突然出现的钢铁侠,他有些奇怪,“你怎么过来了?”

    他在公共频道不是通知了他们不需要赶过来吗?

    “打算过来见识一下乖得跟兔子一样的浩克。”

    托尼·斯塔克,这位即便是成为钢铁侠之后也没有改变那股轻佻劲儿的超级英雄落地之后,伸手打开了面罩,用一种跃跃欲试的语气问道,“你们说我要是朝着布鲁斯打一炮的话,会得到一个兔子牌的浩克吗?”

    “你认真的吗?”班纳博士看着托尼,笑了笑说,“那我觉得你可能得先启动反浩克装甲了。”

    “啧。”闻言,托尼一脸可惜的表情,然而班纳博士可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在可惜,开口道,“托尼,你特意赶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托尼道:“我看想去像是这么闲得蛋疼的人吗?”

    闻言,史蒂夫和班纳博士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个相似的笑容,好像在说——

    难道不像吗?

    见状,看懂了他们笑容里的意思的托尼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当然不像了,我来这里是为了搞清楚一件事的。”

    见史蒂夫和班纳博士都看了过来,托尼继续说,“我知道布鲁斯是在神盾局出事的,所以刚刚我就让贾维斯去他们那里转了一圈,原本我只是打算看看他出事的那段视频的,结果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

    听到托尼说到这里,史蒂夫原本想要告诉他不随随随便便就用贾维斯干一些侵犯他人**的事情的,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托尼又开口了。

    他说,“记录布鲁斯出事的那段视频被人篡改了。”

    听到托尼的话,史蒂夫和班纳博士两人的表情皆是一变:“被人篡改了?”

    “嗯。”托尼点了点头,“还原的视频是布鲁斯你变身浩克的过程,而被篡改的视频显示你变身浩克之后还对神盾局的特工动手了。”

    “我没对神盾局的特工动手。”等托尼说完之后,班纳博士就很笃定地说道,“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突然生气,但是也不是完全失去理智的。”

    不管是他也好,还是浩克也好,只要他们还存有理智的话,那么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伤害无辜的人的。

    “今天的事情是有人要对付布鲁斯?”史蒂夫听完托尼和班纳博士两人的对话之后,皱着眉说,“对方应该不仅仅只是篡改了视频吧?”

    对上史蒂夫的目光,托尼点了点头:“确实是有两个神盾局特工死在了布鲁斯出事的现场。”

    听到托尼的话,不管是史蒂夫还是班纳博士,两人的脸色都变得严肃起来。

    “我现在怀疑神盾局里有卧底,否则的话对方不可能那么容易地就篡改了视频,也不可能那么轻松地就制造了两个神盾局特工的死亡栽赃到布鲁斯的身上,而他突然变身浩克这件事也是存在很大的疑点的。”

    托尼开口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神盾局的人肯定会派人来带走布鲁斯的。”

    “托尼你特意赶过来是为了阻止布鲁斯被神盾局的人带走?”史蒂夫看向托尼,如果他们不知道内情的话,那么即便是为了洗清嫌疑,班纳博士也会配合神盾局的。

    “不是。”出乎意料的,托尼居然摇头了,他道,“本来是敌人在暗,我们在明的,但是现在情况调回来了,如果他们真的要对布鲁斯做什么的话,那么带他走之后肯定会动手的,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托尼这个计划确实是没毛病,虽然有点风险,但是至少他们都有所警惕,再加上神盾局和复仇者联盟的关系,如果这次不把卧底揪出来的话,难保下次他们又中招了。

    但是——

    “不行。”班纳博士听完之后,就直接摇头拒绝了,他开口道,“我们可以通过视频被篡改这件事证明那两个神盾局特工的死和我没关系,但是没办法说清楚我为什么会突然变身浩克。”

    说着,他看了史蒂夫和托尼一眼,“这样的话,到时候他们肯定会给我做全身检查的。”

    “没错。”托尼点了点头,“事实上我也怀疑你是不是误食了什么东西,结果才中招的,如果对方想要销毁证据的话,那么到时候肯定会动手的。”

    只要对方敢动手,那么他们就有机会抓个正着了,毕竟现在对方并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

    “我知道,但还是不行。”班纳博士见托尼和史蒂夫都看了过来,他说,“本来这件事我是打算回去之后再告诉你们的。”

    但是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没办法等回去之后再说了。

    于是史蒂夫和托尼两人就知道了浩克为什么会中途停止发怒,并且朝着伊苏这边跑来,以及又为什么会在短时间之内自动变回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伊苏做的蟹黄汤包。

    托尼:“……???”

    史蒂夫:“……???”

    #

    班纳博士的话别说让托尼和史蒂夫都懵了,即便是伊苏这个当事人听到了怕也是要懵的。

    毕竟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干过最牛逼的事情就是打破了次元壁。

    ……

    ……

    ……

    虽然次元壁一破,她的超能力就消失了。

    所以伊苏觉得她以后只要好好地瞒住自己曾经打破过次元壁这件事,就不会被人盯上了。

    事实上伊苏这么想是对的,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让她被人盯上的是她亲手做的蟹黄汤包,而不是自己打破次元壁的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并不知道这件事的伊苏回想了一下自己在纽约的这些天里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之后,就松了口气。

    因为她的言行举止并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怀疑的地方。

    放心之后,伊苏就明显地感觉到肚子开始饿起来了,毕竟她为了吃一顿蟹黄汤包,就忙活了一个早上,结果到了最后,连汤包/皮都没有吃上,肚子现在可不就开始饿得咕咕叫了吗?

    将两位超级英雄的签名放好之后,伊苏转身就走进了厨房,她没有再做蟹黄汤包,而是干脆就着刚刚剩下的食材和昨天晚上的剩饭炒一碟蟹肉炒饭。

    取出香葱,虾仁和刚刚的蟹黄蟹肉,分别切碎备用,再取出鸡蛋打成蛋液,锅内的油烧热之后倒入,黄灿灿的蛋液一接触到热油就发出滋滋的声响,她掌控着时间和速度直接翻炒至小块状之后就盛起备用。

    然后伊苏利用烧热的油爆香了葱花,混合着蟹黄和蟹肉的鲜味炒起来,厨房内顿时间弥漫着一股诱人的香味。

    切碎的虾仁入锅煸炒的时候,香味很快通过热气传了出来,打散的米饭加入之后开始翻炒,米饭碰触到滚烫的锅底时,发出阵阵焦香。

    雪白的蟹肉,黄橙橙的蟹黄以及蓬松的鸡蛋混合在一起的时候,颜色十分漂亮,最后调味翻炒之后就可以直接出锅了。

    伊苏看着盛到乳白色的餐盘上的蟹肉炒饭,色香味俱全得简直引诱得她肚子里的馋虫叫得更欢。

    挖起一勺放入口中的时候,还有一点烫嘴的温度却让人整个儿都温暖了起来,在咀嚼的过程中,一股被煸香的鲜味在口中绽放。

    和葱花一起被爆香的蟹黄蟹肉,软嫩蓬松的鸡蛋,被煸香的虾仁,以及吸收了鲜味的米饭混合在一起的时候,即便只是一碟简简单单的家常炒饭,每一口也能让人吃出幸福,吃得满足。

    一口。

    一口。

    又一口。

    伊苏只觉得因为今天经历的那些让人情绪大起大落的事情而产生的疲惫在这一瞬间都化为乌有,现在的她全身心地都投入在享受着美食当中。

    直到门口又一次响起了门铃声。

    伊苏这会儿已经吃了七分饱了,所以自然不会舍不得放下手里的美食了,她只是好奇这个时候谁会来拜访而已。

    毕竟她才刚来纽约不久,认识的人并不多,而今天又不是假期,这个时间大部分的人还在上班呢。

    结果透过猫眼看到外面按门铃的人之后,伊苏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与此同时,伊苏还听到了一道活泼的声音响起:“嘿,我看还是我先说吧,伙计,这么用枪对着人家姑娘可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你这么做,简直就是给我们男人蒙羞好吗?……”

    荡着蛛丝出场的蜘蛛侠在喋喋不休的同时,已经把伊苏面前的男人给收拾妥当了,他用蛛丝将他整个人都捆了起来,然后直接挂在货架上。

    “嘿,你没事吧?”蜘蛛侠蹲在另一个无人收银台上,扭头看了一眼刚刚被男人用枪指着的受害者。

    “没事。”伊苏摇了摇头,虽然近距离地经历了一场打劫,但她更多的是被老斯坦和收银员大妈给惊懵的,哪怕被男人用枪指着,但眨眼的功夫他也被蜘蛛侠给搞定了。

    噫。

    说到蜘蛛侠。

    伊苏抬眸朝着他看了过去,和大部分的超级英雄比起来,他显然有点稚气未脱,那一身红蓝的紧身制服虽然遮住了他的模样,但是却遮不住他身上那股活泼和稚气。

    看到这么可爱的蜘蛛侠,伊苏对他笑了笑:“谢谢你,小蜘蛛。”

    “嘿,是蜘蛛侠不是小蜘蛛。”

    和其他青春期的少年总是希望别人把他看作是男人而不是男孩一样,蜘蛛侠也不例外,毕竟小蜘蛛听起来实在是太软了,一点都不符合他的气质。

    但是说完之后,他又觉得用这样的语气和姑娘说话实在是太没礼貌了,于是他又弱弱地补充了一句,“please。”

    见状,伊苏简直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她道:“ok,我的错。”

    她就像是给炸毛的猫咪顺毛似的,“蜘蛛侠。”

    听到伊苏用她好听的嗓音带着笑意地喊着自己的代号,蜘蛛侠面罩下的脸有点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