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暴躁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美食拯救世界。

    隔着电话, 伊苏都能够听到亲妈语气里的嫌弃,她理直气壮地道,

    亲妈笃定地道,

    伊苏:“……”

    伊苏清了清嗓子,

    亲妈轻笑了一声,

    闻言, 伊苏美滋滋地应道:

    听到伊苏的回答,就知道她只把“可爱”听进去而把“拖油瓶”给忽略了的亲妈:“……”

    我家大宝贝儿可能是个傻的吧?

    一时之间,亲妈都不知道自己让伊苏一个人去纽约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她这傻乎乎的样子可真的是让人没法放心得下。

    并不知道自己在亲妈的心里已经和傻了吧唧划上约等号的伊苏知道她让她来纽约并不是把她赶出家门之后, 一下子就松了口气。

    察觉到这点的亲妈笑着调侃了一句:

    伊苏眨了一下眼睛,

    伊苏道,

    听到伊苏的话,亲妈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然而电话这边的伊苏并没有看到, 她只听到她说:

    伊苏:“……”

    这可真的是亲妈啊!

    等结束了这通电话之后,伊苏有点心力交瘁,但是看到已经办好的各种证照,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个笑。

    她将东西都收好之后,就打算先去附近的almart超市一趟再直接打车回家。

    只是让伊苏觉得意外的是,结账的时候居然碰到了她的房东:“老斯坦?”

    同样觉得意外的人还有老斯坦:“伊苏?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也想问您呢。”伊苏推着手推车排到了他的后面,“我是来办事的,刚好家里的冰箱空了,就顺便买点东西再回去。”

    “哦哦。”老斯坦是知道伊苏要开中餐馆的,所以闻言,不用问也知道她来办什么事了,“怎么样?还顺利吗?”

    “是的,非常顺利。”说到这里,伊苏忍不住翘了翘唇,“现在就等着开张啦。”

    老斯坦闻言,先是恭喜了一番,然后才表示:“我到时候一定会常常去光顾的。”

    “谢谢。”伊苏开口道,“但我还是要说,如果您来光顾的话,我也不会让您随心点菜的。”

    老爷子的三脂和他的年龄一样高,所以伊苏也不敢让他乱来。

    “说好的顾客是上帝呢?”

    “可我的餐厅叫‘我的中餐馆’。”伊苏在“我的”上面加重了语气,事实上她本来想直接取名叫“中餐馆”的,但是可惜被人注册了,她就干脆取名叫“我的中餐馆”了。

    伊苏接着道,“顾客是上帝没错,但是我的地盘我做主。”

    老斯坦:“……”

    她说得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对了,您还没说怎么会在这里呢。”伊苏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我们那边的almart今天没开门吗?”

    “不是。”老斯坦没想到伊苏又转回这个问题来了,他清了清嗓子,“我是来见一个网友的。”

    “网友!!?”完全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的伊苏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是知道她的房东是个特别可爱又特别潮的老爷爷,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潮到这个地步。

    “老爷子您可真时髦,我都没有试过和网友面基呢。”

    闻言,老斯坦看了伊苏一眼,到了他这个年纪,对待她这样年轻又可爱的孩子总是有一种对待孙辈的宽容和慈爱的,所以听到她这么说,忍不住叮嘱了一句:“你还小呢,不要随便和网友见面,这很危险的。”

    “再说了,我们的情况可不一样。”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伊苏那双跟葡萄似的大眼睛闪烁着明晃晃的,好奇的光。

    于是老斯坦一个没忍住,就跟伊苏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喜悦了,他道,“我一开始只当做是认识了一下志同道合的网友,但是没想到聊着聊着,我就发现她很像我的一个老朋友。”

    “我知道她住在伦敦,所以本来打算飞去伦敦找她的,但是谁知道那么巧,她居然要来纽约玩,所以我就约了她今天在这边见个面。”

    “原本我还有些不确定,毕竟我们都好几十年没有再见过面了,但是今天我一看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

    “没错了!”

    “就是她!”

    “她?”要知道在英文中,他她它都是不一样的,而且看到老斯坦他说得一脸眉飞色舞的样子,伊苏顿时间感觉自己好像是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看您的样子,该不会是您的初恋情人吧?”

    “而且现在还是单身?”

    伊苏的问题一个个地蹦出来,但是完全不需要老斯坦的回答,因为他眉开眼笑的样子已经说明一切了。

    黑发姑娘顿时间起哄似的“哦~”了一声,不过想到他在这儿又觉得有点奇怪,“那你们怎么没有顺便一起去吃个晚餐什么的?”

    老斯坦道:“我本来是订好了餐厅的,但是她说好多年都没有尝过我的手艺了,所以我今晚就打算亮一手。”

    闻言,伊苏看了一眼老斯坦的手推车,结果发现除了一些食材之外,居然还有一瓶红酒和香薰蜡烛。

    注意到伊苏的目光,老斯坦轻咳了一声,见轮到自己了,不给她调侃的机会,就连忙去结账了。

    见状,伊苏简直要笑死了,毕竟老爷子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

    等轮到伊苏的时候,她一边将手推车内的东西拿出来,一边对结完账就在一旁等她的老斯坦调侃似的问道:“我买的东西多,您赶时间的话要不就先走?”

    老斯坦道:“谁说我赶时间了?”

    伊苏:“……”

    这就非常心口不一了好吗?

    伊苏瞅了老斯坦一眼,老爷子虽然说不赶时间,但是分明就一副很想亲自动手把她手推车内的东西一股脑地直接倒出来的样子。

    伊苏正想着,变故就突然发生了,只见一个男人从外面窜了进来,手里拿着手/枪,枪口对准收银员大妈就道:“打劫!”

    伊苏:“……”

    讲道理。

    她最近是不是有点背?

    只是伊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用扫描枪在扫描商品的收银员大妈面对男人的打劫,面不改色地抬手推开了他几乎要怼到她面前的手/枪:“等等,我在给顾客结账。”

    伊苏:“……???”

    同样有点懵的人还有持枪的男人,他大概是完全没料到收银员大妈是这个反应,只是晕晕乎乎的他没有忘记他来这里的目的,被推开的枪口很快地又对准了她。

    然而男人还没有开口,后背就挨了一棍,扭头就见一旁等待的老爷子挥舞着手里的拐杖对他吼道:“臭小子,没听到人家说在结账吗?我们赶时间呢,你等我们结完账了再打劫会死吗?”

    伊苏:“……!!!”

    讲道理,如果说收银员大妈刚刚的面不改色让她有点懵的话,那么现在老斯坦的举动简直就是让她惊呆了好吗!?

    都说西城大妈最可怕,但伊苏觉得纽约市民也不好惹,因为在他们强大的气场之下,打劫的男人简直要被他们碾压成渣了。

    伊苏:“……”

    噫。

    莫名心疼。

    只是伊苏心疼不过三秒,就见接二连三被霸气碾压的男人举着手/枪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然后枪口就对准了除收银员大妈和老斯坦之外离自己最近的……

    伊苏。

    伊苏:“……!!!???”

    她可真的是从未见过如此专挑软柿子来捏的人!

    伊苏虽然才刚刚搬来纽约住,但是这附近的情况她都在房东斯坦·李的帮助下大致地弄清楚了,而她今天要去的地方,就是一个能够购买到正宗中式食材的原料市场。

    虽然这个原料市场距离她住的地方有点远,但是好在有直通的地铁线,所以她一出门,就直奔地铁站了。

    不过路过邻居家的时候,伊苏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却见邻居家的门窗是处于紧闭状态,很显然——

    依然是没人在家。

    不过对此,她并不觉得意外,因为签订租约的时候,老斯坦顺便跟她提了一下——

    她的邻居莱克特先生不仅是一位出色的心理医生,而且偶尔还会以教授的身份去一些大学开展讲座。

    而这个星期他刚好有一个讲座,所以伊苏想要拜访这位莱克特先生的话,就得先等他回来了。

    这么想着,伊苏就收回了视线,加快了步子朝着地铁站走去。

    #

    纽约地铁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公共地下铁路系统之一,同时也是市内最重要的交通方式之一。

    简单一点来说,就是纽约地铁不仅设施老,而且还挤。

    不过对于感受过让人绝望的大中国北上广地铁早高峰的伊苏来说,挤不是问题,问题是——

    纽约地铁它没有安全门。

    伊苏:“……”

    难道就没有人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吗!?

    她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身边和她一样等待地铁的乘客,结果发现各位纽约客都淡定得很。

    纽约客们:“……”

    当然。

    毕竟他们可是经历过纽约大战的人。

    伊苏:“……???”

    伊苏正想着收回视线,不经意间就瞄到了一个乘客手里拿着的那本杂志,封面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

    她承认封面上那个年轻男人长得确实是非常英俊,哪怕只是一张静态的封面,但是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实在是太迷人了,唇角那不羁轻佻的笑容也给他增添了几分魅力。

    不过更加吸引伊苏的是封面上的一个词——

    batman。

    蝙蝠侠?

    伊苏愣了一下,刚刚那个男人是演员吗?蝙蝠侠真的要拍真人电影了?该不会又是什么假料吧?

    发现每次说拍真人电影结果拍出来的都是动画的伊苏:“……”

    dc和漫威两家漫画公司每次都这么遛粉结果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被打死真的是命好啊。

    “小心点。”

    走神的伊苏并没有注意到地铁已经到站了,结果就被身后的人挤了个踉跄,所幸有人从后面扶了她一把。

    心生感激的伊苏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就撞入了一双深邃的蓝眼睛里。

    哇哦。

    原来真的有人的眼睛里是藏着星辰大海的。

    “没事吧?”蓝眼睛的主人看着愣愣地看着自己的黑发姑娘,微微翘起的唇露出了一个笑。

    “呃,没事。”注意到对方的目光,伊苏连忙回过神来,脸上的笑容明媚灿烂,“刚刚真的是谢谢你了。”

    要不然的话她肯定扑街得很蠢。

    “不客气,我想没有人会忍心不对你这么可爱的姑娘伸手的不是吗?”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收回手,然后和伊苏一起走进了地铁的车厢,只是等他说完了之后,就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好像有点歧义,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emmm,我的意思是伸出援助之手。”

    “哈哈。”听到对方的话,伊苏忍不住笑出了声,她道,“事实上我觉得你完全不需要补充后面那句话,虽然现在有很多的斯文败类,但是你一看就不是那样的人。”

    说完之后,伊苏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干脆换了一个说法,“emmm,我的意思是,你长得可真好看,根本不像是坏人。”

    伊苏的话让男人——查尔斯·泽维尔直接笑了出来,虽然有点不太礼貌,但是作为地球上最强大的心灵感应者,对黑发姑娘使用能力的他可以确定——

    伊苏并没有撒谎。

    “原谅我浅薄地认为你只是长得甜而已,没想到你的嘴巴也那么甜。”

    查尔斯那双几乎透明的蓝眼睛带着笑意地看向伊苏,微微下垂的眼角使得他看上去格外真诚和善良,他道,“你可真的是个甜心。”

    他是在性骚扰我还是在撩我?

    伊苏默默地看了一眼对方的模样——

    嗯。

    撩我。

    “听”到伊苏这么耿(颜)直(狗)的心里话,查尔斯的笑意几乎是掩饰不住。

    说实在话,虽然已经确定了伊苏并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变种人,但是查尔斯一点都不觉得失望,毕竟她实在是太有趣又太可爱了。

    以至于等到了会合的地方时,x战警的成员们就看到了一个心情很好的x教授:“教授,确定她就是我们要找的变种人了?”

    查尔斯摇了摇头:“不是。”

    其他人:“……???”

    如果不是的话,教授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

    同样心情很好的还有刚刚和查尔斯挥别的伊苏,她下了地铁之后就直接前往原料市场。

    今天打算做蟹黄汤包的黑发姑娘将单子上需要的食材都买齐了之后,就直接打车回家了,只是——

    走得太急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当时原料市场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着一则有关于英国伦敦的咨询侦探和苏格兰场再次联手破获一宗大案子的新闻。

    回到家里之后,伊苏将衣服换下就直接钻进了厨房。

    因为刚刚在原料市场的时候已经把老母鸡处理好了,所以伊苏直接用清水洗净之后就冷水下锅,氽出血水后再次用热水洗净就放入锅中开始煨炖。

    随后伊苏将氽水后的猪皮连同葱姜鱼露等调料一起放入了锅里,加入些许的清水后就等着将它炖至软烂了。

    蒸熟的大闸蟹去壳,将取出的蟹黄,蟹肉和各种调料炒好备用,而蟹壳沾油之后就用小火翻炒,直到煸出蟹油。

    等一切都好了之后,伊苏就把起锅装盘的蟹黄蟹肉连同熬好的鸡汤,蟹油及调料放入已经冷却成冻胶的猪皮内一起搅拌均匀。

    随后将用高筋粉揉好的面团取出,揪成面坯之后擀成圆皮就开始包汤包了。

    只见伊苏将擀好的圆皮摊在手上,取适量的馅料,收口时纤细的十指一动,转眼间一个成型的蟹黄汤包就映入眼帘了。

    每个蟹黄汤包都刚刚好是三十三道褶,每道褶都如菊瓣,此时将它们都摆放在一起,就像是一簇簇吐艳的玉菊一般。

    将蟹黄汤包都放进蒸笼,置入沸水锅中之后,伊苏就心情很好地一边哼着歌一边收拾厨房,闻着随着热气飘荡在厨房的香味,黑发姑娘只觉得自己浑身的疲劳顿时间化作水,被海绵完全地吸走了。

    只是……

    当伊苏将蒸好的蟹黄汤包从锅内拿出来的同时似乎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些动静,她有点好奇,只是不等她转身出门去看看怎么回事,就见厨房的窗口毫无预警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绿色的大家伙。

    有那么一瞬间,惊得心脏仿佛都跳停了的伊苏:“……!!!!!!?”

    大家伙将目光落到了伊苏的身上,对着她低吼了一声:“浩克要吃!”

    原本大脑都已经一片空白的伊苏闻言,顿时间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Σ( ° △°|||)︴

    吃吃吃吃吃吃我吗!!?

    彼得·汤普森最崇拜的蜘蛛侠·帕克:“……”

    他能够以蜘蛛侠的身份废除他蜘蛛侠粉丝俱乐部会长的身份吗!!?

    见状,伊苏不仅没有被汤普森的造型给帅到,反倒是被他逗笑了:“别闹了,快吃饭,吃完该干嘛干嘛去。”

    闻言,想不通伊苏怎么会偏心彼得那个书呆子的汤普森忍不住道:“你这么做,小心被你老板知道之后扣你工资。”

    “忘了说……”伊苏对着汤普森微微一笑,“我就是老板。”

    汤普森:“……”

    简直无**说。

    拿伊苏没办法的汤普森最后只能恶狠狠地瞪了彼得一眼,而被瞪的彼得在得知他们这份油焖大虾之所以是加大码并不是因为伊苏认出了他,而是觉得他这张脸特别讨人(她)喜欢之后,松了口气之余又有点不好意思和小窃喜。

    等伊苏离开之后,彼得正扭头准备和内德说什么,就见桌上那份油焖大虾已经有一半进了他的肚子了。

    “嘿!内德!”彼得瞪眼,“你也太没有义气了。”

    他伸手箍住了小伙伴的脖子,小声地说,“你就不担心我暴露了吗?”

    “这不是没暴露吗?”内德看着彼得,小声道,“再说了,用你的身份换一份加大码的油焖大虾,这很划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