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姜宝的崽崽老公(12)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阅读,不便见谅。  头痛欲裂。

    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仿佛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暗沉沉深海。

    耳边忽然响起奇怪的“哒哒”声, 所有的意识渐渐沉淀, 姜宝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间卧室,约莫十三四平方大小,仅用涂料刷白的墙壁上隐隐透出了霉斑,床头柜上乱七八糟地放着药和毛巾, 地上放着一个水盆,边上的地板湿漉漉的, 全是洒出来的水。

    这是什么地方?她明明睡着了,怎么会到了这里?

    她半撑起身子, 后脑那里一阵抽痛袭来,脑子响起了一个奇怪的机械声:“亲爱的姜宝姜小姐, 因为你释放的强烈意念, 你被选中体验女配系统,完成任务会有惊喜。欢迎来到第一个世界,生活几多磨难, 女配也有春天,哔——”

    姜宝傻了。

    她想骂人了,什么见鬼的女配系统?

    她拍了拍脑袋,想让那个系统出来:“你是谁?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绑架了我?快让我回去!”

    系统没有声音。

    还没等她爆出粗口, 脑子里不知怎么闪过了一幕幕的画面, 把姜宝所在的这个世界强行灌入了她的意识中。

    原身是一个豪门管家的女儿, 爱慕虚荣、心机深沉,从小就暗恋小主人霍言行,也就是男主。成年后,霍言行有了女朋友,她却不肯放弃,屡次破坏后孤注一掷设计和男主上了床,怀孕以后带球跑了,躲起来生了个女儿,然后回来利用女儿再次破坏霍言行和女主的感情。最后,原身机关算尽、丑态毕现,却依然没有得到霍言行的爱,下场凄惨。

    姜宝刚刚看到原身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医院里生命垂危的时候,画面结束了。

    这都是什么剧情啊?好巧不巧,男主居然也叫霍言行,而这个原身居然会这样作死,好端端的日子不过,用自己的孩子去算计不爱她的人,其蠢无比!

    然而事已至此,她再骂人也没用,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情况,然后想办法该从这个该死的系统回去。

    姜宝刚想下床看看现在的状况,卧室门一点一点地挤开了,从门缝里伸出来了一只胖嘟嘟的小手,再出来了小半个脑袋,最后,“蹬蹬”的小碎步声响起,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举着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毛巾跑到了床边,手上还滴着水。

    “妈咪,乖,”脆脆的声音好像小大人似的,“生病了要乖乖躺着,果果把毛巾顶在你额头上,就不会难受了。”

    黑漆漆的眼珠子、粉嫩嫩的小脸蛋、圆溜溜的小鼻尖,还有一张嘟起来的小红唇,简直就像是从画报上走下来的洋娃娃。

    姜宝的心酥化了。

    她很喜欢小宝贝,可和霍言行结婚五年却一直没有怀孕,别人都以为是她讨厌小孩子不想生,其实不想生的是霍言行。一开始说怕她太小了,后来又说生孩子太麻烦太吵,一拖就拖了五年。

    现在想想,可能就是因为霍言行惦记着他的白月光,不愿意和她生儿育女吧。

    “小宝贝你叫什么呀?你好可爱啊,几岁啦?”她忍不住去捏小女孩圆嘟嘟的婴儿肥。

    小女孩的小胖手努力地举了过来,把手里的毛巾块往姜宝的额头上凑,毛巾块湿湿凉凉的,碰到了很舒服,只可惜那小胖手太短了,刚刚碰到姜宝的额头,就听见脚底下“哐啷”一声,小女孩踩着的小板凳翻了,她一下子磕在了床板上,小短腿一蹬,踢到了旁边的脸盆,“哗啦啦”,水全倒翻了。

    姜宝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强撑着找来了拖把把水吸干;原本给她冷敷的毛巾块掉在了床上,床单也弄湿了,她只好把床单往下拖了拖,把湿的的那一块放在了下面。

    头晕晕的,喉咙也好像被火烧过似的又干又疼,她在原地扶着床头柜站了片刻,这才看到那小女孩已经怯怯缩在了床头柜和墙的角落里,眼圈红红的,扁着嘴巴,想哭却又拼命忍着:“妈咪……果果不是故意的……别骂果果……”

    这第二声“妈咪”在脑子里循环往复,混沌的脑袋终于有了一丝清醒。

    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就是她此刻的女儿,姜蓁柠,小名果果。

    在果果四岁的时候,原身女配觉得自己有了要挟霍言行的资本,就带着女儿从隐匿的城市回到了这座城市,想借女儿这个跳板赢得霍言行的心。

    姜宝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和她的眼睛平视着,放柔了声调:“不骂果果,果果不是故意的,别怕。”

    果果显然怔了一下,紧接着立刻扑进怀里抱住了她,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妈咪,果果好害怕,妈咪不要生病,果果想要陪着妈咪,不想去找爸爸。”

    “好好好,不找爸爸。”姜宝抱着那娇软的小身体,满口子答应着。

    “叮咚”一声,床上的手机响了一下,姜宝牵着果果到了床边,一看,是一条银行发过来的短信:贵账户于x年x月x日10:12转入100000000元,现余额为100091356元。

    有人打了一百万给她?

    姜宝在脑子里搜索了片刻,终于想起来了,原身昨天和霍家的人达成了协议,用一百万把果果卖给了霍家,然后妄图让果果做内应,成为她和霍言行联系的桥梁。

    昨天晚上,原身再次反复和果果耳提面命,教她进了霍家以后要怎么讨霍家人欢心,怎么去缠着爸爸,怎么让爸爸来找妈妈……果果不想去,不想和妈妈分开,她气得扔东西大发脾气,果果被吓哭了,她又不得不哄着果果,一直折腾到了深更半夜,结果病倒了。

    还有两个小时,霍家人就要来接果果了。

    怎么办?

    小胖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果果奶声奶气地哄她:“妈咪你快躺下来,你生病了,要好好休息。果果给你唱歌,好不好呀?”

    “两只脑斧,两只脑斧跑得快,

    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

    稚嫩的童声非常好听,肉呼呼的小手还在身边比划着尾巴和耳朵,可爱得很,可姜宝的心却一抽。

    她想起了刚才看到的果果的结局。

    被送进霍家后,果果很乖地替父母制造各种见面的契机,又吵又闹,让霍家人非常讨厌,有一次又在这个原身的教唆下淋雨生病,高烧不退,原身忙着勾引霍言行,家里人也没发现,最后烧坏了脑子。

    这样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却因为母亲的自私落到这样的下场,怎么能不让人心疼?

    姜宝立刻做了决定:离开这里,不能让果果给霍家人接走。

    急匆匆地收拾了行李,姜宝和临时捡来的便宜女儿一起离开了这个简陋的公寓楼。果果很乖,自告奋勇地去帮忙拖行李箱,她的人还没有行李箱大,磕磕绊绊的差点摔了一跤。

    “妈咪,我们是要和爸爸躲猫猫吗?”她被姜宝鬼鬼祟祟的模样弄得兴奋而来起来。

    “以后我们不要爸爸了,果果就和妈咪在一起好吗?”姜宝给女儿打预防针。这些年来,果果一直被灌输关于爸爸的事情,在原身天花乱坠般的吹嘘下,爸爸已经成了她记忆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可是妈咪说,爸爸有好多好多钱,可以给果果买好多好多芭比娃娃,还可以有仙女棒当公主。”果果迟疑着道。

    “这有什么稀罕?”姜宝撇了撇嘴,“妈咪也可以让你当小公主。”

    她摸了摸包。

    银行卡有热乎乎的一百万呢。

    这笔钱,就算是那个霍言行给果果的抚养费吧,等她找个工作安定下来,一边照顾果果,一边想回去的办法。

    既然这个女配系统的目的是“女配也有春天”,想必等她抛开对霍言行的执念、自强自立找到第二春以后,就能触发系统的机制,找到回去的机会。

    打定了主意,姜宝的行动力很强。

    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两天,她在城市副中心找到了一个一楼带小院子的两室一厅,预付了半年的房租,房子虽然是老房子,但胜在装修保持得不错,家具电器一应俱全。搬进去前,她还特意在一个批发市场替果果买了一打的芭比娃娃,又买了公主必备的仙女棒、王冠,还有一套天使翅膀。

    推开门的时候,果果的眼睛都发亮了,兴奋地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摸并排摆在床上的娃娃。

    “妈咪,都是果果的吗?”她猛地缩回了手,回头看向姜宝。

    “是啊,都是你的。”姜宝很是慷慨地道,随后替她戴上了王冠,背上了翅膀,满意地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蛋:“我们果果比这几个公主都漂亮。”

    其实,这几个芭比娃娃是仿造的,做工很是粗糙,和姜宝以前小时候玩的正品没法比,王冠和翅膀看起来也很廉价,可没办法,现在她们俩要省钱,不能大手大脚买正品。

    姜宝查了一下,除了那一百万,原身上就剩下一两千块的现金了,她现在没有工作,坐吃山空。

    但是果果太开心了,拿着仙女棒在空中划了一个圈,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用力地指向姜宝:“巴拉巴拉轰!妈咪也变成公主!”

    姜宝配合着拎了一下裙摆,行了个屈膝礼:“谢谢果果仙女。”

    果果“咯咯”地笑了,扑上去抱住了姜宝的脖子,在她耳边软软地说着悄悄话:“妈咪,果果好爱好爱你呀。”

    姜宝抱着她,整颗心脏好像被这童言充盈着,涨得满满的。

    原身对果果并不好,一度还因为果果不是儿子而心怀怨恨,时不时地打骂果果,这一年来才因为要利用果果接近霍言行收敛了一些,可小孩子却完全不懂妈妈对她的厌恶,只是好像一只雏鸟一样本能地接近、讨好最爱的妈妈,现在,姜宝只要稍稍给她一点宠爱和温暖,她更是满足得不得了。

    看着果果开心的笑颜,姜宝暗自下了决心。

    明天就去找工作,她要努力赚钱,让果果成为真正的公主。

    幼儿园一下子还上不了,姜宝只好把果果托在小区里的一个托管中心,果果眼泪汪汪地拉着她的衣服,不敢使劲却也不肯撒手,姜宝哄了她好一会儿,许诺回来给她买冰淇林这才破涕为笑,高高兴兴地和姜宝挥手道别了。

    前几天在网上投了一些简历,接到了两个面试通知,一个前台,一个电话销售,原身大学毕业后就怀孕生子了,没有工作经验,也就没什么选择的余地。

    面试完毕,两份工作都要她,电话销售是房产销售,对她的声音很满意,让她下午就可以上班,工作时间固定九点到十八点,地点就在副中心cbd最繁华的那栋商业大厦里,离租住的小区不远。

    上了几天班,姜宝有点受不了了。

    以前她经常接到这种房产销售电话,一听到开头就毫不客气地挂了,现在才明白,人家这也是份辛苦活啊。从早到晚一直像唐僧一样念着这么一段话,一刻不停,一百个电话里,只有十个能听上一句,这十个里大概有那么四、五个能耐心把电话听完回一句“不需要谢谢”,最后只有一个能同意发条短信看看。

    这都是谁想出来的营销方案?能卖得出去房子吗?

    老总和营销策划都应该引咎辞职。

    “宁海市最豪华最阔气三面公园一面广场几步之外就是学区小学另有双幼儿园满足你所有教育需求买到即赚到的楼盘即将开盘,请问你有兴趣吗?”

    姜宝去茶水间喝水,终于忍不住和同事开启了吐槽模式,沉着脸自说自话地接了一句:“没兴趣。”

    那一长串的广告词一口气说完要十五秒左右,姜宝从来没干过这个,每次背以前都要气沉丹田,以求在客户挂断电话前把这一句话说完,强行让客户从其中的某个词中找到兴趣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