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姜宝的崽崽老公(1)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 不便见谅。

    这阵子忙于楼盘策划, 总算有了一点阶段性成果, 她刚想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徐泽农就来约她了。她左思右想, 觉得的确应该拓展一下交友圈, 说不定等她谈了恋爱,就符合了“女配也有春天”的要求,系统就蹭的一下把她送回去了。

    这位it精英长得很帅, 条件也不错, 而且已经知道了她有孩子, 却还是痴心不改,看起来是真心爱她, 应该给彼此一个机会。

    然而真约会了才知道, 徐泽农虽然写代码有一套, 却有着码农特有的通病,不善言辞,情商比较低。可能的确是太喜欢姜宝了, 总是时不时地偷看她, 可等两人四目相对, 他的脸就止不住发红。上一次有果果在还不觉得, 这次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姜宝就有点尴尬了, 只好装着没看到, 然后不停地主动找话题聊。

    “你喜欢吃烧鹅吗?”

    “我都可以。”

    “想喝什么汤?例汤还是老鸭笋干汤?”

    “你喜欢什么,我就喝什么。”

    ……

    好不容易点完了菜,姜宝的任务告一段落,刚拿起旁边的茉莉花茶喝了一口,一个阴影倏地笼罩在了她的身上:“姜宝,你就是这样带女儿的?把女儿一个人丢下自己跑出来约会?”

    “扑”的一声,姜宝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溅了怒气冲冲的霍言行一身。

    姜宝慌忙拿起餐巾替他擦水:“不好意思啊霍总,主要是你的话太容易让人误解了,被别人听了好像我是你老婆一样,实在有损你的形象了。”

    霍言行气得脸色铁青,的确,他这口气好像是抓奸的。

    这女人,真是能挑战他的底线。

    “果果呢?”

    “果果在隔壁商场里学画画,我和泽农出来吃饭,吃完饭还得去接果果呢,霍总,没什么事,我们就不耽误你和林小姐约会了?”姜宝客客气气地说着,朝着林栀那边看了一眼,又补充了一句,“林小姐真是既漂亮又温柔,一定是个好妻子好妈妈,霍总真是好福气。”

    霍言行仔细地观察着她的神态,心里莫名有点得意。

    吃醋了吧?还装得什么事都没有。

    回家以后肯定又得像果果说的那样,偷偷地哭。

    “你别转移话题,”霍言行的语气稍稍放缓了些,“这里上菜慢,别耽误了接果果。”

    徐泽农站了起来,很是认真地反驳:“霍总,你这未免多管闲事了,姜宝喜欢在这里吃,离果果学习的地方也近,正常情况下都不会耽误接果果的。”

    霍言行看了他一眼,猛然想了起来:“是你。”

    那天姜宝胡乱指的那个果果他“爸”。

    看来,两个人早就暗通款曲了。这个女人真是阴险狡诈,一边想方设法地勾引他,一边却找了个备胎养着。

    “你干什么啊?林小姐在看你了,你别闹出事情来让她生气。”姜宝赶紧把徐泽农往后一拉,看着霍言行这脸色,好像随时会冲上来揍人,徐泽龙那小身板,可能没两下就要被打趴下。

    大厅里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这时候闹出事情来的确不好看。

    霍言行不怒反笑,连连点头:“行,姜宝,算你厉害,你等着。”

    这句“你等着”听着有点耳熟,姜宝心里忍不住惴惴。

    不过总算这尊大佛给送走了,她暂时放下了担心,安慰徐泽农:“你别在意啊,他这人太霸道,一言不合就爱威胁人,左耳进右耳出就好了,别把他当回事。”

    徐泽农的眼神有点古怪了起来:“你说的这人是霍言行?”

    姜宝纳闷了,这徐泽农是被霍言行吓傻了吗?“你没事吧?刚才你不还叫他霍总吗?”

    “不是,”徐泽农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没人敢不把霍言行当回事,我听说,以前有一群煤矿主看不起他这个刚冒出头的小年轻,到了后来,那些煤矿主都被弄得很惨,好几个出了事故破产,还有几个因为行贿被牵扯进了贪污大案,一个个全都被兼并重组了,最后是他笑到了最后。”

    姜宝吓了一跳:“他这么不择手段?”

    “道听途说来的,也不知道真假,”徐泽农笑了笑,“就算是真的,也不算是不择手段吧,那些矿主本身就是劣迹斑斑,只能说霍言行的手段厉害。”

    “那我……以后见到他客气点,谢谢你提醒我。”姜宝回过味来,以前的原身是多愚蠢啊,居然敢在老虎头上拔毛,怪不得后来下场这么凄惨,“对了,那会不会影响你啊?”

    徐泽农摇了摇头:“我和他完全不是一个行业的,再说了,如果他欺负你,就算他报复我,我也要帮你的,你别担心。”

    姜宝看着他诚挚的眼神,忽然有点汗颜了。

    这个男人虽然不善言辞,却有着一颗赤诚的心,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经过这么一出,两人之间的气氛融洽多了,姜宝不再别扭,兴致勃勃地和徐泽龙聊起了她从前不太知道的it行业,一提到熟悉的专业,徐泽龙跟换了个人似的,健谈了不少,工科男的趣事和囧事一个接着一个,姜宝听得津津有味。

    聊得差不多了,一看桌上,姜宝傻了眼了,点的菜才上了几个凉菜,热菜一个都没有。

    徐泽农赶紧叫来了服务生催菜,服务生倒是很敬业,对讲机呼叫了好几遍,然后歉然道:“对不起,我们粤菜讲究刀工火候,上得比较慢,我们尽力赶,也请你们多多体谅。”

    还真被霍言行说中了。

    姜宝很是懊恼,果果的美术课一个小时,现在大半个小时过去了,这顿饭眼看着就要泡汤了。

    下意识地往斜对面霍言行那一桌看,像是有什么心电感应似的,霍言行抬起头来朝她这里看了过来,还气定神闲地举起了红酒杯朝她示意了一下,笑得意味深长。

    姜宝瞪了他一眼,猛然回过味来:这家伙不会是在后厨动了手脚,故意不让她安生吃完这顿饭吧?这也太幼稚了!

    三催四请,最后领班和经理都出来道歉了,几个菜终于在最后一刻上来了。

    姜宝拿着白米饭匆匆扒了两口,把几个菜打了包,心急忙慌地和徐泽龙一起赶去培训班接孩子了。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五分钟,教室里挤着好多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群一群的,拿着画得意地互相品评;孩子们在嬉戏打闹,跑来跑去快活得很,只有果果一个人还乖乖地坐在课桌旁,手托着下巴怏怏地盯着教室的门。

    一见到姜宝,果果的眼睛立刻亮了,举着手里的画扑了过来:“妈咪,妈咪你看,果果画得好看吗?”

    姜宝气喘吁吁地接了过来,一看,整张纸上是一个大大的人头,身体是一栋栋的房子,头发是花花绿绿的树,眼睛里还有一个简笔画的小人,长脖细腰……

    “好看,太好看了,我家果果真能干,”姜宝一阵夸,“这画的是谁啊?”

    “这是妈咪啊!”果果快活地在画上指点着,“这是妈咪在造的房子,要有很多很多树就会很漂亮,还有妈咪的眼睛都是果果,妈咪最爱的果果。”

    姜宝愣了一下,如果说刚才的夸奖只不过是例行公事,那现在她真的要对女儿刮目相看了,平常她在忙的事情都被果果看在了眼里,并表现在了画里。

    “果果妈妈,你家果果画得的确很好,”旁边的老师笑着道,“想象力特别丰富,对色彩也非常敏感,是个好苗子。”

    果果高兴极了,刚才还闷闷不乐的表情一扫而空,叽叽呱呱地说着话,像一只可爱的小麻雀。

    从画室出来,三个人又在广场里逛了一圈,徐泽龙对那顿没吃完的饭很是歉疚,建议再去找个饭馆吃点东西,姜宝婉拒了:果果看起来有点累,还是早点回家休息。

    徐泽龙开车把她们送回了家,下车的时候果果已经趴在姜宝的肩头睡着了,睡着的小孩沉甸甸的,姜宝抱着走了一会儿就有点吃不消了,徐泽龙赶紧接了过来,一直把孩子送进了卧室,这才恋恋不舍地告辞走了。

    姜宝把几个打包的菜在冰箱里冰好,又烧了一壶水泡了点枸杞菊花茶,捧着水杯刚走出厨房,客厅里猛地亮了起来:霍言行正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打开了电视机。

    by 小醋

    正值盛夏,一大清早蝉鸣声一阵接着一阵,鼓噪且乏味。

    king size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慵懒的身影。黑发如瀑地从雪白的肩膀上滑落,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吊带的真丝睡裙下,妙曼的身材隐约可见,一双美腿微微蜷曲着,白皙而修长;脚趾尖上点着的一抹鲜红,为这幅活色生香的图画更添了几分丽色。

    眼睫颤了颤,眼睛睁了开来。

    外面隐隐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叮当”声,若有似无。

    姜宝的眼神还带着初醒后的迷茫,几秒之后清醒了过来,看了看空荡荡的另一边,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趿拉着拖鞋,她下了楼,顺着那“叮当”声到了餐厅。

    餐厅里的男人正在喝最后的牛奶麦片,小汤匙在碗里慢条斯理地搅拌着,发出骨质瓷特有的清脆撞击声。

    已经是位高权重的成年人了,却还和小孩子一样,喜欢一勺一勺地舀着牛奶喝。

    姜宝觉得有点好笑,也不着急过去了,索性靠在门框上欣赏了起来。

    明明已经看了五年了,姜宝还是觉得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好看。和很多男性硬朗的轮廓不同,他的脸颊线条偏柔和,五官更是隽秀,眉眼鼻唇无一不精致,气质清傲。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标准的双凤眼,眼睫又密又浓,每当他身心放松毫不设防的时候,眼神会随之柔和无害,让人瞧着心痒痒的,想去用指尖去丈量一下那眼睫的长度。

    可惜,姜宝一次都没有试过。

    在安城,谁都知道这位名叫霍言行的男人,平生最厌恶的就是别人说他漂亮;而且,大多数时候,霍言行的神情都是淡漠的,尤其是薄唇紧抿、眉头皱起时,那漂亮的五官就会阴沉起来,甚至隐藏了几分戾气,令人不寒而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