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少帅的甜软小“继母”(16)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不便见谅。  “爸爸!”果果朝他扑了过去,又是哭又是笑。

    霍言行一把抱起她来,往上抛了一下, 再重新接了回来抱在了怀里。

    姜宝脱口而出:“你小心点儿!”

    霍言行也没反驳, 搂紧果果看了看她额头上的包,脸色阴沉:“疼吗?”

    果果吸了吸鼻子, 委屈地道:“疼。”

    霍言行朝着豪豪那一家人走了几步,豪豪奶奶的脸白了白,往后退了一步慌乱地道:“你……你要干吗?”

    “劳你费心了, 老年人思想僵化, 见风就是雨,”霍言行倨傲地看着她, “我和果果她妈只不过是生了孩子还没结婚而已, 所以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的, 再在背后嚼舌头,我要取证告你们侵害名誉。”

    “你……你吓唬谁呢……”老太太不肯认输, 色厉内荏地道。

    霍言行这言谈举止一看就不是善茬, 豪豪妈妈立刻急急地扯出了婆婆的衣袖, 示意她别闹了, 旋即冲着霍言行赔笑:“都是误会, 没事了, 男孩子嘛, 这点小伤也没什么, 我妈就是心直口快,以后会注意的,你别在意……”

    霍言行瞟了她一眼,又朝着豪豪呲了呲牙:“小家伙,看清楚了没,我是果果的爸爸,以后不许欺负她,懂吗?”

    豪豪被他吓住了,也不嚎了,往后缩了缩。

    人家服了软客客气气的,姜宝也不会无理取闹。霍言行这样吓唬小朋友,以大欺小也太没品了,姜宝白了他一眼,把果果接了过来,在豪豪面前蹲了下来,语声平和:“小朋友,果果抓到你了,是她不对,不过她不是故意的,你也不应该先说她没有爸爸,大家都有错,互相道个歉,好不好?”

    果果看着豪豪脸上的伤口,又看了妈妈一眼,乖乖地道:“豪豪,对不起。”

    豪豪的脸涨红了:“果果对不起,你头上的包疼不疼?我也不是故意的。”

    “一开始很疼,现在一点点疼了。”果果小声道。

    豪豪不知所措挠了挠脑袋,旋即自告奋勇地道:“我给你揉揉。”

    “你脸上疼不疼?我也帮你吹吹。”果果小心翼翼地朝他的伤口吹了两下,又软软地道,“你以后不要再说我没有爸爸了好不好?我有爸爸的。”

    “我不说了,谁说我就帮你打他。”豪豪拍着胸脯,一脸的认真,“以后我也不插队了,听你的话,我们做好朋友吧。”

    ……

    那边大人们还憋着一股子劲,这边两个小朋友你一言我一语,一下子就握手言和了。

    童老师和园长长舒了一口气,赶紧又说了几句好话,表示对两个孩子的伤口会做进一步的后续处理和关注,让家长放心。豪豪奶奶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被豪豪妈妈拽着走了。

    果果和豪豪一边一个牵着童老师的手,和爸爸妈妈说了再见,高高兴兴地回班里吃午饭去了。

    姜宝和霍言行一前一后出了幼儿园,霍言行还有点生气:“以后替女儿去报一个跆拳道班,多学点功夫,省得打架的时候打输。”

    “拳头硬就可以了吗?”姜宝挖苦道,“就不能当个文明人讲讲道理和策略?果果是一个女孩,肯定打不过男孩,就算学了什么跆拳道随意和男孩打架也会有危险。”

    “你还教育起我来了?”霍言行气乐了,“今天要是我不来,你觉得你和果果会怎么样?”

    姜宝扬眉看着他,似笑非笑。

    “我可不是特意来的,”霍言行一下子回过味来,立刻欲盖弥彰地解释,“今天刚好开车经过这里,看到你跑进幼儿园,就好奇过来看看。”

    这当然是假话。

    凌远和他提了姜宝请假去幼儿园的事情,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果果,几乎是同一时间就开车过来了。

    幸好他过来了一趟,要不然那个长舌妇一样的老太婆也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谣言呢,等传开了再想挽回,就得花大工夫了。

    姜宝忍不住乐了:“那谢谢你的路过。”

    霍言行轻哼了一声,倨傲地抬起了下巴:“知道就好。你以后看到这种人不用和他们客气,尽管骂就是了,出了什么事,有我……”

    “兜着”两个字还没出口,他猛然醒过神来顿住了。

    好像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果果和这个女人的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这意味着什么?

    他本能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我走了,”他有点狼狈地后退了一步,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个危险源,“你好好照顾果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下午姜宝特意提前去接了果果,还带了一些水果和玩具给豪豪。

    小朋友们已经把早上的冲突抛到脑后了,豪豪依然在满教室跑,果果安静地坐着看书,脑门上的大包已经有点褪了,姜宝又检查了一下豪豪的伤口,处理过的伤口好多了,没有了血丝,不过还有点红肿,结痂了可能会好一点。

    “果果妈妈,真是太谢谢你了,豪豪他奶奶……一直很麻烦的,幸好你们比较通情达理。”童老师很感激,上午豪豪奶奶这样蛮不讲理,来了个果果爸爸也是盛气凌人,她还以为这次要闹大了,幸好,两个妈妈都还好说话,事情总算圆满解决。

    “应该的,童老师,我也要谢谢你,我们没来的时候你帮着拦着他奶奶了,没让果果再受到伤害。”姜宝也很诚恳地道谢。

    为了补偿果果今天受到的惊吓,姜宝今天特意放了钟点工的假,带着果果一起去了汉堡屋,那里有小朋友们最喜欢的汉堡和炸鸡翅,还有赠送的玩具。

    果果玩得很开心。

    快到家的时候,果果忽然期待地问:“妈咪,爸爸会不会在家等我们?”

    姜宝愣了一下。

    虽然她很不愿意让果果接触到这个残酷的现实,可这样下去不行。经过今天的事情,可能霍言行在果果眼里高大了不少,更让果果有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期待。

    “果果,”她蹲下来,很认真地看着女儿,“爸爸和妈妈你只能挑一个。”

    “为什么?小朋友们都是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为什么果果只能挑一个?”果果不解地问,“是因为果果还不够乖,爸爸还不喜欢果果吗?”

    “不是,爸爸当然喜欢果果,可是爸爸不喜欢妈咪,妈咪和果果不能强迫爸爸喜欢妈咪,这是不对的,”姜宝耐心地解释,“就好像果果不喜欢吃香菜,要是妈咪强迫果果一定要吃,果果会怎么样呢?”

    果果似懂非懂,沮丧了起来。

    “果果要是想和爸爸在一起也可以,妈咪以后会来看果果,也会给果果买好吃的好玩的,但是不能每天陪果果吃饭睡觉了,可以吗?”姜宝有点难过。虽然她很舍不得,可如果果果想要跟爸爸生活,她也不得不考虑这个可能性,然后努力和霍言行沟通。只要果果不要再被教唆哭闹,应该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

    果果捧住了姜宝的脸,用力她脸上嘬了一口,郑重宣布道:“才不要呢,果果要妈咪,爸爸不喜欢妈咪,那果果也不喜欢他。”

    姜宝原地满血复活,又充满了斗志。

    小孩子的童言稚语是最真诚的,霍言行再跩再有钱,也没法把她的果果抢走。

    月末的时候,钰景天苑的样板房竣工了,在姜宝的力荐下,代言人选罗子铮也定了下来。姜宝负责和工作室的沟通,和罗子铮也通了几次话,双方的感觉都很不错,于是约定在元旦那一天实地参观工地和样板房。

    罗子铮没有让姜宝失望,他本人比电视上看起来更加斯文俊逸,也没有什么大牌的架子,一米八八的个子就好像是衣架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时尚感。

    姜宝陪着他们一行四人,从建筑工地开始,查看了施工材料、保温设施等,又从工地一路走去了样板房,如果说参观工地时,罗子铮还保持着一种严肃探究的状态,可到了样板房,眼底的喜欢却再也忍不住了。

    姜宝一路向罗子铮介绍了精装修的各种品牌和人性化设计,最后停留在了厨房里:“罗先生,这个厨房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中岛型设计尽显奢华空间,厨电一应俱全,金属色和浅蓝色交错将为你带来时尚的视觉享受,最妙的是前面这一排大开间的窗户,中庭的绿化景色尽收眼底,让你在油盐酱醋的日常感受到生活的乐趣。”

    门口有了一点骚动,姜宝眼角的余光一瞥,霍言行悄无声息地进来了,站在他们俩的右后方,很有气派地双手抱胸而立。

    “姜小姐,你描写的场景太有诗情画意了,”罗子铮称赞着,一脸的悠然神往,“很多设计师都不会把厨房当做设计的重点,甚至给其他功能区让路,你们的想法很有趣。”

    “谢谢,”姜宝很高兴,“我记得你演的《我的老婆是神仙》的那个男主角就是一个厨房高手,我特别喜欢你在里面系好围裙拿起锅铲的样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因为有你的爱,厨房的油烟味都好像充满了生活的香气。”

    “说的真好,姜小姐,你太让我意外了,”罗子铮沉吟了片刻道,“我觉得你可以在杂志的专访里加上一段我在厨房做饭的照片,这样宣传效果会更好。”

    “可以吗?”姜宝惊喜不已。

    “可以,算是我为了你免费赠送的。”罗子铮凝视着她,笑意微微扬起,“而且,钰景天苑开盘时,不知道姜小姐能不能替我保留一套房源,也能让我真正享受到这贵族般的生活?”

    原本在一旁悠闲听着两人对话的霍言行把这几句话在嘴里砸吧了两下,忽然品出了几分不对劲,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外面的人一直在传,霍言行行事老辣狠毒,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短十年间彻底控制了霍家的产业,并且蚕食吞并了众多高科技公司一家独大,将瑞欣集团引领到了现在这样垄断的市场地位。姜宝一直觉得,外面的传言有误,霍言行在她眼里,除了不太爱说话、性情偏冷之外,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也看不出什么阴狠的模样。

    可今天,她终于隐隐感受到了。

    现在多想无益,当务之急,是先弄清楚照片上的人和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先拨通了哥哥姜崴的电话。

    姜崴和霍言行是好友,昨晚朋友的聚会应该也在。

    “呦,今天怎么想起你哥了?”姜崴在手机里打趣道。

    姜宝也懒得寒暄,直截了当地问:“哥,昨晚言行是和你们在一起喝酒吗?”

    “对,在安德鲁大酒店的私人俱乐部里,我和昀安都在,喝到很晚,”姜崴倒也没瞒着,利落地回答,“怎么,查你老公的岗吗?”

    “喝完酒你们去哪里了?昨晚他应该十二点以后到家的。”

    姜崴愣了一下,迟疑着没有出声。

    “哥,”姜宝很是失望,“我要是想套你的话,就不会告诉你他是几点回家的了。我们是亲兄妹,难道你居然想要帮他瞒着我吗?”

    “不是,”姜崴连忙解释,“昨晚言行像心情不太好,喝多了,他说他不想这样回去让你生气,索性在酒店里开了间房醒醒酒,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放心。”

    “你们几点结束的?”

    “十点多吧,房间还是我帮他开的,没别人,别胡思乱想了。”

    “好,那你看看,微信里的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姜宝把手里的照片翻拍了一下,截了那个女人的头像发给了姜崴。没一会儿,姜崴的声音焦灼地响了起来:“宝宝,你怎么有这女人的照片?谁给你的?”

    姜宝的心一沉:“她是谁?”

    “楚思妤,言行在大学时谈过的那个女朋友。”

    姜宝依稀想了起来。

    两个人在谈婚论嫁前,互相了解过对方的感情史,霍言行曾经和她提过一句,两年前曾经和一个女孩走得比较近,那女孩姓楚,叫楚思妤。姜宝当时并不在意,她在校的时候有也好几个热烈的追求者,谈过两个男朋友,一个是高中时若有似无的暧昧,一个是大二时正经八百谈的,还差点要成了——要不是那个人太风流背着她调戏一个女明星碰巧让她看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