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少帅的甜软小“继母”(13)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 不便见谅。  by 小醋

    正值盛夏,一大清早蝉鸣声一阵接着一阵, 鼓噪且乏味。

    king size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慵懒的身影。黑发如瀑地从雪白的肩膀上滑落, 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吊带的真丝睡裙下, 妙曼的身材隐约可见, 一双美腿微微蜷曲着,白皙而修长;脚趾尖上点着的一抹鲜红,为这幅活色生香的图画更添了几分丽色。

    眼睫颤了颤,眼睛睁了开来。

    外面隐隐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叮当”声, 若有似无。

    姜宝的眼神还带着初醒后的迷茫,几秒之后清醒了过来, 看了看空荡荡的另一边, 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趿拉着拖鞋, 她下了楼, 顺着那“叮当”声到了餐厅。

    餐厅里的男人正在喝最后的牛奶麦片, 小汤匙在碗里慢条斯理地搅拌着, 发出骨质瓷特有的清脆撞击声。

    已经是位高权重的成年人了, 却还和小孩子一样, 喜欢一勺一勺地舀着牛奶喝。

    姜宝觉得有点好笑, 也不着急过去了, 索性靠在门框上欣赏了起来。

    明明已经看了五年了, 姜宝还是觉得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好看。和很多男性硬朗的轮廓不同, 他的脸颊线条偏柔和,五官更是隽秀,眉眼鼻唇无一不精致,气质清傲。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标准的双凤眼,眼睫又密又浓,每当他身心放松毫不设防的时候,眼神会随之柔和无害,让人瞧着心痒痒的,想去用指尖去丈量一下那眼睫的长度。

    可惜,姜宝一次都没有试过。

    在安城,谁都知道这位名叫霍言行的男人,平生最厌恶的就是别人说他漂亮;而且,大多数时候,霍言行的神情都是淡漠的,尤其是薄唇紧抿、眉头皱起时,那漂亮的五官就会阴沉起来,甚至隐藏了几分戾气,令人不寒而栗。

    那是久居上位者杀伐果断的气势。

    十年前,霍言行从父亲手里接过瑞欣集团时,原本的商业帝国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已经岌岌可危,他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产业结构调整,在地产、零售、娱乐等产业的基础上大力发展了高科技智能产业,抓住了人工智能腾飞的这十年,将瑞欣科技带入到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顶层,几乎垄断了整个人工智能行业,也让瑞欣集团成为了整个国家举足轻重的经济支柱。

    现在公司的科研部门正在精心钻研无人智能驾驶,以求带动公司的二次腾飞。

    可以说,霍言行在瑞欣集团跺一跺脚,整个国家就要抖上一抖。

    这样的男人,谁都不敢轻易捋其虎须。

    许是她注视的时间太过专注,霍言行转过脸来,目光在她的身上转了一圈,又迅速地回到了手中的牛奶麦片上。

    大红色的真丝吊带睡裙和白皙的皮肤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而姜宝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更让那入眼的大红色增添了几分燥热。

    霍言行觉得自己早上洗的那个冷水澡,时间还不够长。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他淡淡地问,“是我吵醒你了吗?”

    这声音一如既往得清朗淡然,姜宝听着有些泄气。

    她身上这条真丝吊带睡裙,是前两天刚买的,据说是某个知名设计师的最新佳作,特制的包装纸上还印着一行字:诱惑你想要诱惑的所有。

    现在看来,广告多半是言过其实的:昨晚晚归的霍言行并没有热情似火,今早也没有被她诱惑。

    “想看看你,”姜宝半真半假地抱怨,“上个星期你出差去了国,前天你有应酬,昨晚和顾昀安他们喝酒又这么晚回来,我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模样了。”

    那双漂亮的杏眼斜睨着,眼波流转之处,让人心跳加速。

    霍言行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迅速垂下了眼眸。几秒之后,他定了定神,重新抬起眼来,目光恢复了淡然,略带歉意地道:“对不起,前阵子我在处理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这两天我尽量抽出时间来陪你。”

    “开玩笑的,”姜宝连忙道,“我知道你忙,不用特意陪我。”

    霍言行用汤匙吃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勺牛奶,一边看着手表一边站了起来:“那我去公司了,你慢慢吃。”

    “等一等,”姜宝脱口而出,“你今天有什么安排?”

    霍言行想了一下:“上午有个会要开,下午要去研究院听成果报告,晚上目前还没有安排,你有事吗?”

    姜宝有点失望,咬着唇摇了摇头:“没有。”

    “那有事给我电话。”霍言行凑过去在脸颊上亲了一下,又叮嘱了一句,“这阵子如果要出去的话叫周华陪着你。”

    周华是霍言行的保镖,负责日常安保,据说以前特种兵出身,身手很厉害。

    “出了什么事吗?”姜宝怔了怔。

    “没事,就是有一个新能源计划要实行,有股东不太同意,我正在说服,”霍言行轻描淡写地道,“防患于未然。”

    姜宝放下心来。

    霍言行的话,向来很可靠。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出了客厅,姜宝站在门口和他道了别,目送着他和来接的特助沈飞禹一起进了轿车,这才怏怏地回到了餐厅。

    今天是他们俩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霍言行这是忘了吗?

    很有可能,霍言行很忙,沈飞禹应该还没来得及提醒他今天的行程,可能要到下午才能收到由秘书安排的鲜花和礼物,晚餐也还需要另外安排。

    姜家和霍家是世交,姜宝大学毕业后就嫁给了霍言行,这几年来,霍言行作为一个丈夫,言行举止都挑不出大毛病:洁身自好没有绯闻、对她和家人照顾周到、夫妻生活按部就班……

    可她总觉得好像还缺了点什么,这个感觉随着结婚日久,越来越明显。

    可能是日子过得太平淡了,睁开眼就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没有了新鲜感;也可能是霍言行实在太忙了,她每天见到人的时间,还不如家里的几个佣人,而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没什么话题,霍言行总是以沉默居多,她努力起个头聊天,三言两语就结束了。

    她总是劝自己,平平淡淡才是真,人要懂得知足,可不知怎么,内心深处总有那么一点不甘心。

    要是被她那几个闺蜜知道她这个想法,十有**又要被diss了。

    “姜宝宝,你这可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样既会赚钱、又安分守己的男人,提着灯笼都难找,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少看那种晋江总裁文,哪有那种成天爱爱爱啊挂在嘴边、成天甜得发腻秀恩爱的男人啊,没瞧见娱乐圈里秀恩爱的都分得快吗?”

    “男人嘛,内敛点才好,霍言行这样刚刚正好,嫉妒你的女人都快从城东排到城西了。”

    ……

    然而,姜宝却觉得不行。

    虽然两个人一开始结婚并不是因为爱情,可这几年相处下来也有了不一样的感情,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婚姻成了一潭死水,她想和霍言行好好谈谈。

    或许,今天晚上就是一个好的契机。

    姜宝一边想着,一边上楼洗漱,吃完早餐后,她在衣帽间特意挑了一套上周刚买的新裙子换上。

    蓝白相拼的不规则露肩收腰小衬衫、同色系浅蓝色长裙,胸口的饱满和小蛮腰,在这套裙子的包裹下一览无遗。

    颈窝处是一条细细的铂金链子,切工完美的钻石吊坠贴在颈窝下方,刚好衬托了她修长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

    很漂亮。

    姜宝转了一个圈,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笑,拎着包准备出门去她的杂志社。

    毕婚后,她在家闲了两年没事做,第三年的时候和好友一起合股办了一家时尚杂志社,经过这两年的努力也已经小有成就,跻身到了国内时尚杂志的前十。

    刚刚走到门口,有佣人送过来一个大信封:“太太,快递公司刚刚拿来的,写着你的名字。”

    姜宝愣了一下,她不记得最近有网购过东西。

    难道,是霍言行给她的纪念日惊喜?

    她心里一喜,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信封,“哗啦啦”地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是十几张照片。

    一张一张地拿起来看着,她嘴角的笑容慢慢僵住了。

    照片里,无一例外都是一男一女,女的约莫二十六七岁的模样,五官清丽雅致,看起来是个娇弱的古典美人,而男的,正是她结婚五年的老公霍言行。

    最上面两张照片,是两个人在咖啡馆里喝下午茶,笑语盈盈,看起来聊得很开心,时间显示是去年六月;

    接下来应该是在琴湖边上,一张照片上,霍言行的手刚刚要去扶那个女人的腰,快要把女人搂进怀里来,另一张则是透过树叶的缝隙拍得,隐隐可以看出两个人脸贴脸好像在亲吻;

    再接下来是在医院的病房,那女人躺在病床上,可能是刚刚动过手术,脸色惨白,霍言行神色淡淡地坐在床边,床头柜上放着不不锈钢的保温杯,上面的logo是家里餐具的牌子;

    最后几张……

    姜宝的脸色惨白,手一抖,照片掉在了地上。

    “太太你怎么了?”旁边的佣人察觉到了异状,赶紧走了过来。

    姜宝飞快地将照片捡了起来,挤出了一丝笑容:“没事,去帮我泡杯茉莉花茶来,我有点口渴。”

    佣人虽然有点奇怪,不过还是快步进了厨房。

    姜宝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来,再次把目光聚焦在手中的照片上。

    照片很模糊,应该是从偷拍的视频中截图打印出来的,霍言行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那个女人背对镜头,俯身低头,看起来好像在帮霍言行脱衣服。

    日期显示,是昨晚的十点半。昨晚,霍言行应该是在十二点以后才回家的。

    很好。

    霍言行这是出轨了吗?

    做了二十多年娇养的女主,她这是要一朝成为女配了吗?

    额头上,一朵镶着金边的小红花非常醒目。

    姜宝高兴地抱起果果亲了一口:“果果太了不起了,第一天上幼儿园就这么棒。”

    这一朵小红花就一直留在了果果的脑门上,在大型玩具上滑滑梯的时候也不忘隔两分钟拍一下,深怕小红花掉下来;晚上洗澡时小红花的花瓣都卷起来了,实在贴不住,果果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了床头,说是要和小红花一起睡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