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少帅的甜软小“继母”(10)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不便见谅。

    姜宝气得不打一处来, 霍言行这三个字可能和她犯冲,命中注定无法和平相处。

    “你是怎么进来的?你这是……这是非法入侵你知道吗?你赶紧走, 要不然我报警了!”

    “你有把备用钥匙放在围墙边的小罐子里, 果果告诉我的。”霍言行耸了耸肩。

    姜宝曾经忘带钥匙被门关出过几回, 所以在墙边留了一把备用钥匙,反正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想到,果果居然把这个也泄露给霍言行了,也怪她粗心,上次霍言行跟着果果进来, 她也没想到这一层, 没把备用钥匙换个地方。

    像是看出了她的念头, 霍言行环顾了一下四周,不屑地笑了笑:“而且, 就算没有钥匙,这破房子也挡不住我进来。”

    姜宝气乐了,嘲讽着道:“行行行,你霍老板就是个飞来飞去的蒙面大盗,爱进哪里就哪里。”

    霍言行的目光定在了她的脸上, 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姜宝心中一凛, 猛地想起徐泽农的提醒, 不由得警惕地后退了一步:“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霍言行站了起来, 缓步朝她走来,面无表情的脸气势骇人,眼神森冷。姜宝连连后退,后背一下子靠在了墙壁上,退无可退,两人近在咫尺,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轻浅而炙热的吐息。

    下巴被攫住了,用力往上一抬,姜宝被迫抬起头来,和霍言行四目相对。

    这是个几近屈辱的姿势,姜宝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男人和女人之间在体型和力量上的差异,一动都不敢动。

    “姜宝,我警告你,”霍言行一字一顿地道,“我不会允许我的孩子叫别人爸爸,这是我的底线。”

    下巴上一阵剧痛袭来,姜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本能地叫了一声:“疼……”

    霍言行愣了一下,松开手指一看,那娇嫩的皮肤上已经起了很深的一道红痕,一丝懊恼泛上心头,他恼怒地道:“怎么这么娇滴滴的?我压根儿都没用劲。”

    一丝委屈莫名地泛起,姜宝的眼底浮起了一层泪光。

    她有点想哭。

    突如其来的小三,她没有哭;飞来横祸丈夫成了植物人,她没有哭;莫名其妙穿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没有哭;忽然有了个女儿要辛苦负担两个人的生计,她还是没有哭。

    可现在,眼前这个男人,长着这样一张熟悉的脸,却用这样凶狠的动作恶狠狠地教训她,她忽然一下忍不住了。所有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用力地推搡着霍言行的胸膛,语声中带着颤音:“霍言行……你怎么这样欺负人……你这个骗子……你明明说过要一辈子保护我的……”

    霍言行被推得狼狈后退,忍不住辩解:“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反正你就是个骗子……”姜宝捶着他的胸口语无伦次,“你管果果和谁叫爸爸……你又没养过她一天……你是不是没拿那个赌约当回事……要是我赢了,你管她叫谁爸爸,反正不会是你!”

    霍言行一把揪住了她挥舞的手,却又不敢用劲,被她的力气晃得脚下一个踉跄,两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霍言行成了肉垫,垫在了姜宝身下,他的脑袋磕在了地板上,忍不住“哎呦”了一声呲了呲牙。

    姜宝呆怔了两秒。

    身下的这具躯体和从前一样,隐藏在衬衫中的肌肉坚韧且富有弹性,熟悉的触感夹杂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接踵而来,而腰上被手掌触及的那一部分滚烫,那热意仿佛下一秒就要融入她的体内。

    她猝然惊跳了起来,连滚带爬地脱离了霍言行的掌控。

    霍言行在地上躺了片刻,捂着脑袋站了起来,看着她惊惧的模样,没好气地道:“怕成这样干什么?你看看你这副模样,以为我会对你有什么兴趣吗?”

    姜宝稍稍放松了些,缩在角落里,眼中带泪,神情警惕地看着他。

    霍言行被她的泪眼看得胸口一烫。

    要命了。

    他好像是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点兴趣。

    在餐厅的时候捉弄了姜宝一把,等姜宝和那个徐泽农离开之后,他也没了和林栀继续约会的兴致,匆匆把人送了回去就跑到了这里。

    此刻,他忽然想把这个女人抓进怀里,重新感受刚才那香软的身躯,然后再好好地安抚亲吻一番,将那惨白的嘴唇染上绯色。

    这个念头一起,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定了定神,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行了,快去洗洗,我不吓唬你了,不过你也注意点,别再把男人往家里带了,最起码现在你还没赢那个赌约呢,没有跟我犟嘴的资本。”

    姜宝默不作声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她定定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底含泪、头发散乱,下巴上的红痕看起来有点吓人。

    用冷水拍在了脸上,刚才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苦笑了一声,原来,以前对出轨和小三看得这么淡定,其实都是伪装的,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尊严,将所有的不甘和怨恨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日积月累了这么久,今天突然就爆发在了这个不相干的霍言行身上。

    “赶紧让我回去啊……”她喃喃地道。

    回去就能和霍言行离婚,就能把自己的生活拉回正常的轨道。她不想再留在这里,每天看见这张熟悉却无辜的脸庞,这让她心烦意乱。

    把脸庞埋进了水里,憋了几十秒的气,抬起头来一看,还是这间狭小的卫生间。

    她苦笑了一声,决定暂时认命。

    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她重新回到了客厅,下了逐客令:“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该走了。”

    霍言行非常不满,这个从小就开始觊觎他的女人怎么这么笨?这样的大好时机,难道就不会对他说几句表白的情话,表达一下单身女人独住的惶恐和害怕,这样他可能会勉为其难地考虑替她换套房子、请个佣人,也说不定会考虑留下来多陪陪她和果果。

    “还不到十点,很晚了吗?”他暗示。

    “我平常都和果果一个时间睡的,这样第二天才有精力。你也快回去吧,毕竟你每天日理万机,很辛苦的。”姜宝真是不知道霍言行是吃错了什么药了,可她没有力气再吵架,只好放低了姿态,盼着人赶紧走。

    霍言行的脸色稍霁:“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再惹出事情来让我分心,知道我一分钟值多少……”

    “知道知道,好几万呢。”姜宝赶紧把公文包递给他,忙不迭地赶人,“霍总慢走。”

    霍言行被她半推半拉的,前脚刚走出门外,后脚“砰”的一声,防盗门迫不及待在他眼前无情地关上了,差点没撞到他的鼻子。

    他悻然在门前站了片刻,气恼地走了。

    这阵子忙于楼盘策划,总算有了一点阶段性成果,她刚想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徐泽农就来约她了。她左思右想,觉得的确应该拓展一下交友圈,说不定等她谈了恋爱,就符合了“女配也有春天”的要求,系统就蹭的一下把她送回去了。

    这位it精英长得很帅,条件也不错,而且已经知道了她有孩子,却还是痴心不改,看起来是真心爱她,应该给彼此一个机会。

    然而真约会了才知道,徐泽农虽然写代码有一套,却有着码农特有的通病,不善言辞,情商比较低。可能的确是太喜欢姜宝了,总是时不时地偷看她,可等两人四目相对,他的脸就止不住发红。上一次有果果在还不觉得,这次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姜宝就有点尴尬了,只好装着没看到,然后不停地主动找话题聊。

    “你喜欢吃烧鹅吗?”

    “我都可以。”

    “想喝什么汤?例汤还是老鸭笋干汤?”

    “你喜欢什么,我就喝什么。”

    ……

    好不容易点完了菜,姜宝的任务告一段落,刚拿起旁边的茉莉花茶喝了一口,一个阴影倏地笼罩在了她的身上:“姜宝,你就是这样带女儿的?把女儿一个人丢下自己跑出来约会?”

    “扑”的一声,姜宝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溅了怒气冲冲的霍言行一身。

    姜宝慌忙拿起餐巾替他擦水:“不好意思啊霍总,主要是你的话太容易让人误解了,被别人听了好像我是你老婆一样,实在有损你的形象了。”

    霍言行气得脸色铁青,的确,他这口气好像是抓奸的。

    这女人,真是能挑战他的底线。

    “果果呢?”

    “果果在隔壁商场里学画画,我和泽农出来吃饭,吃完饭还得去接果果呢,霍总,没什么事,我们就不耽误你和林小姐约会了?”姜宝客客气气地说着,朝着林栀那边看了一眼,又补充了一句,“林小姐真是既漂亮又温柔,一定是个好妻子好妈妈,霍总真是好福气。”

    霍言行仔细地观察着她的神态,心里莫名有点得意。

    吃醋了吧?还装得什么事都没有。

    回家以后肯定又得像果果说的那样,偷偷地哭。

    “你别转移话题,”霍言行的语气稍稍放缓了些,“这里上菜慢,别耽误了接果果。”

    徐泽农站了起来,很是认真地反驳:“霍总,你这未免多管闲事了,姜宝喜欢在这里吃,离果果学习的地方也近,正常情况下都不会耽误接果果的。”

    霍言行看了他一眼,猛然想了起来:“是你。”

    那天姜宝胡乱指的那个果果他“爸”。

    看来,两个人早就暗通款曲了。这个女人真是阴险狡诈,一边想方设法地勾引他,一边却找了个备胎养着。

    “你干什么啊?林小姐在看你了,你别闹出事情来让她生气。”姜宝赶紧把徐泽农往后一拉,看着霍言行这脸色,好像随时会冲上来揍人,徐泽龙那小身板,可能没两下就要被打趴下。

    大厅里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这时候闹出事情来的确不好看。

    霍言行不怒反笑,连连点头:“行,姜宝,算你厉害,你等着。”

    这句“你等着”听着有点耳熟,姜宝心里忍不住惴惴。

    不过总算这尊大佛给送走了,她暂时放下了担心,安慰徐泽农:“你别在意啊,他这人太霸道,一言不合就爱威胁人,左耳进右耳出就好了,别把他当回事。”

    徐泽农的眼神有点古怪了起来:“你说的这人是霍言行?”

    姜宝纳闷了,这徐泽农是被霍言行吓傻了吗?“你没事吧?刚才你不还叫他霍总吗?”

    “不是,”徐泽农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没人敢不把霍言行当回事,我听说,以前有一群煤矿主看不起他这个刚冒出头的小年轻,到了后来,那些煤矿主都被弄得很惨,好几个出了事故破产,还有几个因为行贿被牵扯进了贪污大案,一个个全都被兼并重组了,最后是他笑到了最后。”

    姜宝吓了一跳:“他这么不择手段?”

    “道听途说来的,也不知道真假,”徐泽农笑了笑,“就算是真的,也不算是不择手段吧,那些矿主本身就是劣迹斑斑,只能说霍言行的手段厉害。”

    “那我……以后见到他客气点,谢谢你提醒我。”姜宝回过味来,以前的原身是多愚蠢啊,居然敢在老虎头上拔毛,怪不得后来下场这么凄惨,“对了,那会不会影响你啊?”

    徐泽农摇了摇头:“我和他完全不是一个行业的,再说了,如果他欺负你,就算他报复我,我也要帮你的,你别担心。”

    姜宝看着他诚挚的眼神,忽然有点汗颜了。

    这个男人虽然不善言辞,却有着一颗赤诚的心,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经过这么一出,两人之间的气氛融洽多了,姜宝不再别扭,兴致勃勃地和徐泽龙聊起了她从前不太知道的it行业,一提到熟悉的专业,徐泽龙跟换了个人似的,健谈了不少,工科男的趣事和囧事一个接着一个,姜宝听得津津有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