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少帅的甜软小“继母”(5)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不便见谅。

    霍言行的目光却从那设计稿上一掠而过,落在了姜宝脸上, 神思有点恍惚。

    他第一次发现,姜宝长得很漂亮。皮肤很白,脸颊上透着一层健康的浅粉色,眼睛是漂亮的杏眼, 墨瞳漆黑, 眼神灵动……唇瓣一开一合的,是淡淡的桃红色,唇形饱满, 中间的唇珠小巧可爱, 偶尔抿上了, 粉嫩的舌尖还会不自觉地冒出来舔上一下。

    心尖好像也被什么舔着, 痒痒的。

    “霍总?你有在听吗?”姜宝困惑的声音响了起来。

    霍言行敛了心神,正色道:“很好,你定的我都很满意。”

    姜宝的神情古怪了起来:“不是……我是在问……这个浴缸会不会太大了……”

    霍言行的老脸一红, 低头一看, 果然, 设计图上显示的是浴缸的品牌和尺寸,浴缸很大,还有按摩冲浪功能, 足足能躺下两个人。

    “我觉得我们可以讨个巧, 用顶尖品牌的低配, 这样即有吹牛的资本,又可以节约成本。”姜宝建议道。

    霍言行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道:“我那一套就用这个,还可以再大一号。”

    姜宝记了下来,不过心里却很纳闷。

    男人都喜欢这种大浴缸吗?她在西都的家里,卧室里也有这么一个大浴缸,她每次泡澡都要抓住旁边的扶手,要不然好像整个人都要沉下去似的。

    “这大浴缸有什么好吗?”她好奇地问。

    “你不知道吗?”霍言行忽然笑了。

    “不知道,”姜宝虚心求教,“这泡澡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被淹了,有什么好?”

    “两个人一起洗就不会被淹了。”霍言行意味深长地瞟了她一眼。

    姜宝愣了一下,猛然回过味来,脸“腾”的一下红了。

    男人,都是骨子里的色情狂!

    “霍总的喜好我了解了,”她定了定神,板着脸道,“希望以后霍总享用愉快。不知道其他的霍总还有什么意见?我们也好进一步调整营销计划。”

    “别的都很好,你和凌远做主就好了。”霍言行心不在焉地道,“对了,明天早上请个假,我替果果安排了一个幼儿园,就在你们小区附近,可以入园了。”

    姜宝愣了一下。

    虽然她不想再和霍言行有什么牵扯,可理智上她不得不承认,能上幼儿园对果果再好不过了。那个托管中心都是小区里各个年龄层的孩子,几个照顾孩子的也只不过是没有资质的阿姨,因为价格便宜,吃得不太好,而阿姨为了省事好管,长时间带着孩子们一起看电视,以至于果果都学会那些主演们的腔调了。

    “好,谢谢。”她不得不同意了。

    “果果的晚饭,记得请个阿姨回来做,她正在长身体,需要营养。”

    “早就请了,领了工资就请了。”

    “行,你回去吧。别总是加班,也别总惦记着出去约会,多陪陪果果。”

    这叫什么话?

    姜宝很想反唇相讥,不过还是忍了下来。

    算了,看在他刚替果果找了幼儿园的份上,不和他计较了。

    闷不做声收拾好了资料,姜宝刚刚要走出办公室,猛然想起了什么,转头迟疑着问:“霍总,这个……我想问下,你和林小姐到底怎么样了?”

    霍言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和你有关系吗?”

    “是这样的,”姜宝决定再助力一把,“林栀她既漂亮又温柔还有气质,最重要的是她很喜欢你,我觉得你们俩很有缘分,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可千万不要错过……”

    霍言行站了起来,几步就到了她跟前,姜宝吓了一跳,连连后退了两步,靠在了墙上。

    “狐狸尾巴藏不住了吧?”霍言行“啧啧”了两声,还故意朝她身后看了看,“我还想看你会忍到什么时候呢,你话里有话的,到底想问什么?”

    “我……没想问什么啊,”姜宝非常真诚,“我真的不希望你错过这样一段良缘,你这种臭脾气,也只有林栀能受得了你了。”

    霍言行哪里肯信。

    这个女人,从小就开始喜欢他,费尽心机和他春风一度,还偷偷生了他的孩子,说句爱他成狂也不为过。现在心里不知道对林栀有多嫉妒呢,却偏偏装出这么一副毫不在意的大度模样,真是好笑得很。

    “行了,别试探了,”他心情愉悦,也就不计较姜宝的谎言了,“被你破坏的感情不是想找就能找回来的,我和她只能做朋友了,记着,你欠我的太多了,哪天等我想起来了,再找你讨回来。”

    姜宝简直五雷轰顶,神思恍惚地回到了办公室。

    怪不得林栀走了也没给她发消息,原来是彻底被霍言行拒绝了。这下林栀说不定要迁怒她了,说不定以为她是故意哄林栀上去让人难堪。

    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难道是因为她没有再缠着霍言行,以至于没有了她那些阴谋诡计,霍言行就没有了和林栀感情突变的推进器,也就不再喜欢林栀了?

    姜宝想得头疼,索性不想了,爱怎么就怎么的吧,没了林栀会有李栀、蔡栀,霍言行又不可能单身一辈子,她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后找个第二春,就能完成这个女配系统的任务了。

    第二天一早,姜宝特意把果果打扮了一番,领着去了幼儿园。

    这是一家公立幼儿园,据说学位非常紧张,每年报名的时候门口都会有人连夜排队,以求能为孩子顺利入园加上一分。校舍和她们小区一样,已经有些年代了,不过里面的设施和装修都很新,外墙上都是大幅大幅色彩鲜艳的壁画,走廊上挂着孩子们的绘画作品,操场上传来阵阵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妈咪,果果真的要来这里玩吗?”

    “妈咪,果果好喜欢这里呀。”

    “妈咪,老师和小朋友们会喜欢果果吗?”

    ……

    拽着姜宝的手,果果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兴奋极了。

    “喜欢,当然会喜欢,”姜宝鼓励道,“果果这么可爱,谁都会喜欢。”

    的确,今天的果果特别可爱。软软的头发被编了两个小辫子,乖顺地垂在了耳后,两朵漂亮的头花随着果果的步伐一跳一跳的;韩版的黑色薄呢小方领娃娃版大衣,配了黑色磨白的牛仔绒裤和白色高领修身小毛衣,围着卡通版的同色系黑白围巾,一张小脸蛋白里透红,乌溜溜的眼睛和红嘟嘟的嘴唇,整个人好像t台上的小模特,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

    先去园长办公室报了道,然后姜宝领着果果去了小四班,老师姓童,正在操场上和孩子们拍皮球玩游戏,见了果果很热情地过来招呼。

    真到了要离开妈妈进入这个陌生的环境,果果有点胆怯了,眼泪汪汪地抓着姜宝的手不肯放,口中却一直很努力地鼓励自己:“妈咪,果果不怕,果果会乖的。”

    姜宝都听得心酸了,“妈咪带果果回家”差点要脱口而出。

    幸好,童老师很懂小朋友的心理,也很温柔可亲,一边夸奖着果果,一边不着痕迹地接过果果的手,拿着皮球和果果玩了起来。

    姜宝不放心,出了幼儿园的大门拐了个弯,偷偷躲在围墙栏杆外观察。

    果果抱着皮球拍了两下。

    果果朝着幼儿园大门张望了两眼,用手在抹眼泪。

    童老师拍手拉圆圈了,第一个拉住了果果的手。

    小朋友们在圆圈里丢沙包了,果果不看大门了,和小朋友们一起拍手。

    ……

    “看什么呢?做贼一样。”

    姜宝猛地回头一看,路边的一辆车上,车窗降了了下来,霍言行正嘲讽地看着她。

    昨天霍言行提及幼儿园时,曾经建议一起送果果来上幼儿园,被姜宝拒绝了,没想到今天还能在大门口碰上。

    姜宝没理他,最后看了一眼操场上的果果,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栏杆。

    “女人就是爱瞎操心,这么偷窥有什么用?让果果看到了还要大哭一场,还不如让她尽早死心。”霍言行傲慢地扫了她一眼,“而且,这家幼儿园是六星级的,师资力量一流,果果在里面,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就是了。”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亲手带过的孩子,当然不心疼。

    “谢谢你的教育啊,”姜宝板着脸道,“我是很没用,比不上你大老板有水平。”

    “上车吧,我带你去公司。”霍言行满意地努了努嘴。

    “不不不,咱们还是保持距离,省得我这种人玷污了大老板的智商,拜拜。”姜宝客气地退后一步,掏出手机扫了一辆扫了一辆共享单车,自顾自地往前骑去。

    霍言行的热脸再次贴了冷屁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前面那个窈窕的身影渐行渐远。

    他特意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看果果上幼儿园,顺便给姜宝制造和他偶遇的机会,结果却这样被忽视了。

    这难道又是姜宝的欲迎还拒?

    她就不怕自己真的发火,再也不理她们母女俩了吗?

    自从姜宝骗了钱带着女儿逃跑后,事情好像开始渐渐脱离了掌控,霍言行第一次觉得有点看不清这个女人的心思了。

    眼前这个就是当初她的追求者之一,徐泽农,她曾经的学长,天才程序员,毕业后和同学一起创业,现在是一家知名科技公司的股东兼主程序员。自从认识她以后,徐泽农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痴心不改地追了她一年,在她离开的四年里也不忘到处打听她的消息;而姜宝也一直吊着他,偶尔冒泡撩拨他几句。

    徐泽农虽然长得帅、条件好,但和霍言行的财势还是相去甚远,原身心比天高,把他当成了备胎。

    姜宝眼睛一亮,赶紧朝他挤眉弄眼了两下,旋即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我在微信上和你说了呀,你居然这么晚才来,我和果果都等了好一会儿了,等会要罚你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