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少帅的甜软小“继母”(2)
    系统防盗中,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 不便见谅。

    眼前这个就是当初她的追求者之一, 徐泽农, 她曾经的学长, 天才程序员,毕业后和同学一起创业,现在是一家知名科技公司的股东兼主程序员。自从认识她以后, 徐泽农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痴心不改地追了她一年,在她离开的四年里也不忘到处打听她的消息;而姜宝也一直吊着他,偶尔冒泡撩拨他几句。

    徐泽农虽然长得帅、条件好, 但和霍言行的财势还是相去甚远,原身心比天高, 把他当成了备胎。

    姜宝眼睛一亮,赶紧朝他挤眉弄眼了两下,旋即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我在微信上和你说了呀, 你居然这么晚才来, 我和果果都等了好一会儿了,等会要罚你哦。”

    徐泽农一眼就看见了旁边的霍言行,愣了一下之后立刻心领神会:“是是, 是我错了, 你想吃什么, 尽管说。”

    姜宝的语声亲昵:“知道错了就好就好, 我们想吃菠萝炒饭, 可以吗?”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徐泽农连连点头。

    姜宝松了一口气,重新牵着果果的手往回走去,一边亲昵地和徐泽农说话,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向霍言行。

    霍言行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两个人擦肩而过时,他压低声音阴恻恻地道:“好,很好,姜宝你给我等着。”

    姜宝无视了他的威胁,和徐泽农一起进了餐厅。这家泰国餐厅名不虚传,菜肴精致美味,果果吃到了心心念念的菠萝炒饭,还喝了一杯芒果汁,心满意足。

    徐泽农全程含情脉脉地看着姜宝,最后才从一声“妈咪”中回过味来,一脸的深受打击:“她是你女儿?你有女儿了?”

    “是啊,”姜宝有点同情他,真是眼瞎了才会喜欢原身这样一个绿茶婊,“不好意思啊,刚才谢谢你配合我,这顿饭就算是我请了。”

    “霍言行的?”徐泽农黯然问。

    “这个……不太好说……”姜宝含糊其辞,“你知道的,我和他没可能,所以就不要再提他了,我以后就是个单亲妈妈了。”

    “妈咪,什么叫单亲妈妈?”果果一边舔着嘴角的芒果汁,一边好奇地问。

    “就是……你只有妈咪一个亲人,妈咪也只有你一个。”姜宝解释道。

    果果非常高兴,站起来抱着姜宝在她脸颊上“吧唧”了一口:“果果最喜欢单亲妈咪了。”

    脸上湿漉漉的,姜宝抓狂了,平常的亲亲她很喜欢,可现在果果把芒果汁和口水都印在她脸上了,还有疑似菠萝饭的酸甜酱。她一边擦脸一边气急败坏地教育:“果果,妈咪说过没有?要讲卫生!快拿餐巾纸擦擦嘴巴。”

    果果立刻萎了,端坐在椅子上乖乖地打开纸巾,第一面先擦嘴,第二面擦手,第三面她抬手去够姜宝的脸,嘴里还念念有词:“要讲卫生,妈咪别生气,果果会改正的。”

    姜宝心软了,把脸凑了过去:“那改正一下,重新亲吧。”

    果果“咯咯”笑了,擦完后小心翼翼地在她脸上又亲了一下,姜宝抱住她反亲了一口,两人嬉闹着,其乐融融。

    徐泽农也被感染了,嘴角挂着微笑,夸了一句:“你女儿很可爱。”

    “我也觉得,”姜宝有点得意,“果果,叔叔夸你呢,该怎么说?”

    “谢谢叔叔。”果果乖巧地道谢。

    “姜宝,你也很可爱……”徐泽农看着她,欲言又止。

    姜宝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会吧,都这样了,这位冤大头情圣难道还对她余情未了?“谢谢,不过,是可怜没人爱吧,像我这样未婚先孕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在背后说闲话呢。”她四两拨千斤,把这句疑似告白给忽略了,顺便黑化了自己一下。

    徐泽农连连摇头,眼神诚恳:“别这样说,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只要没有伤害别人。你并没有错,错的是那个不肯负责的男人。以后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尽我所能帮你。”

    姜宝很感动。

    虽然徐泽农对她和霍言行的事情一知半解,不知道她以前的那些恶毒心思,但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说明这个男人懂得尊重女性,很有教养,十分难得。

    晚餐本来是姜宝要去付的,徐泽农却趁着去上洗手间的功夫提前付好了,还兴致勃勃地带着果果去买了一套水彩笔,说是第一次见面的礼物。

    果果很开心,家里有一套十二色的水彩笔了,可是这套水彩笔好大好漂亮啊,明天拿到小伙伴那里一定会被羡慕死了。

    一直到回到家里,果果还抱着水彩笔不肯放,眼巴巴地说要画画。

    姜宝心里很是愧疚。

    以前她被家里宠着长大,简直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吃喝用度都是顶尖的,比这高级的水彩笔都有一大堆。可现在,却没法让果果享受到这一切。

    “宝贝儿,等妈咪给你挣钱,什么都给你买最好的。”她贪婪地闻着女儿身上的奶香,喃喃念叨着。

    第二天,姜宝雄心勃勃地再次开启了她的赚钱计划。那个电话销售只不过是她暂时的过桥板而已,傻瓜才一辈子去念那一听就透着暴发户土气的广告语呢。

    根据这阵子的研究,她把精心制作好的简历发给了一家知名的时尚杂志应聘编辑一职。

    以前她和闺蜜一起办的那家时尚杂志已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时尚期刊,很多明星大腕都以上过她们的首封为荣;现在的她,虽然没有这些资历,但经验却是印在脑子里的,只要能跨出第一步,她有信心可以带给果果优渥的生活。

    投完简历后,姜宝进厨房操练了一下厨艺,为此她特意买了好几本菜谱。

    菜谱在手,信心满满,只可惜实战效果实在不佳。

    米饭的水放得太少烧焦了;炸鸡翅时水没沥干,油爆了出来,在手背上烫了一个水泡;最后姜宝只好放了一个大杂烩的火锅汤,将就着吃了一顿。

    果果看到了那个水泡,眼泪汪汪,一个劲儿地嘟着小嘴朝水泡吹气:“痛痛飞走了,痛痛飞走了,妈咪不哭。”

    姜宝很窝心,装着很痛的样子假哭。

    果果扁扁嘴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脸蛋憋得通红。

    姜宝暗叫糟糕,赶紧不装了,可已经来不及了,果果忽然一下嚎啕大哭了起来:“妈咪……你不要痛啊……你不要死……爸爸坏……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们啊……妈咪……果果害怕……”

    姜宝费了好大劲,再三许诺她根本不痛,也不会死,也不是爸爸不要她们,是她们生活得很好不要爸爸,这才把果果安抚了下来。

    只是晚上果果一直有点闷闷不乐,一边玩一边时不时地寻找她的身影,好像深怕姜宝会不翼而飞;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抓着姜宝的手不肯松开,一直等到沉沉睡去,姜宝才得以脱身。

    坐在床边,看着女儿此刻完全放松的脸庞,姜宝的心情有点糟糕。

    原身对果果影响了整整四年,不断灌输她“被爸爸抛弃”、“要把爸爸带回到妈妈身边”这种思想,也身体力行地恐吓果果,如果不照她说的做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后果,以至于养成了果果敏感、胆小的性格,深怕再次被妈妈抛弃。

    是她太大意了,以为仅仅依靠她这两三个星期的努力,就能将果果从原身妈妈带给她的阴影中走出来。

    以后要多关心果果,多带她出去走走,接触各种类型的朋友,忘记那个爸爸,这样才会彻底改变。

    周一的早上,天气不太好,下起了毛毛雨。下雨天对上班族特别不友好,地铁里潮湿得黏腻腻的,秩序也特别混乱,姜宝上班差点迟到。

    照例还是一个个打推销电话,可今天特别不顺,一上午都是她刚起了个头还没发挥完就被挂了电话,快到中午了还碰到了一个吃了枪药的,吼着问她从哪里知道手机号码的,“你这是侵犯**懂吗?违法的!你们公司叫什么?我要去告你,赔钱!”

    姜宝被骂得狗血淋头,还不能发作,只好连声道歉迅速挂断了电话,然后坐在位置上呼哧呼哧气成了河豚。

    人走了霉运,喝凉水都能塞牙缝。中午的时候,刘总让人事通知她,她工作表现不好,被解雇了,因为工作没满一个月,工资也没法给。

    姜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工作表现不好?

    整个电话大厅里谁能比她工作卖力?广告词她一口气说完都不带打疙瘩的,为了练到这程度,头几天上班的时候,她的喉咙都说哑了。

    要是因为那天在茶水间说客户坏话被开除,她也就认了,可说工作表现不好,她可咽不下这口气,还有,工资得给她结清了,好歹也已经上了半个月了。

    刘总避而不见,倒是办公室主任兼人事的那位同事开门见山地告诉她:“小姜啊,其实我们都很喜欢你的,可没办法,有人点名要把你开了,还不让我们给你发工资,实在不行,你去劳动保障局告我们公司吧,肯定能把钱拿回来。”

    不用问了,肯定是霍言行捣的鬼。

    这么一个大土豪,居然让人克扣她一千多块的工资,有这么睚眦必报的人吗?去劳动保障局投诉一下,刘总和人扯个皮,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没个一两个月拿不到钱,她哪有这精力耗。

    幸好,在家陪了果果两天,杂志社那里来了好消息,她的简历过了,让她过去面试。

    这家杂志社规模很大,比刘总那个电话销售公司正规多了,人力资源部和主编亲自面试的,十五位应聘者中录取四名,姜宝排在倒数第二。面试结束,她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主编也对她赞许有加,表示基本没问题了,过一下正常流程就可以来上班了。

    她很高兴,回家等了两天,却一直没有等到消息,再打电话给hr一问,hr遗憾地表示:“不好意思,最后定了另外一位。”

    “为什么?”姜宝不解地问,“是我哪里不好?”

    hr沉默了几秒,委婉地提醒:“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遗留问题?我们把名单报给老总签字,他就单单把你的退回来了。”

    总算把这位不请自来的江洋大盗给送走了,姜宝精疲力尽,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却迟迟睡不着。

    她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自从穿进这个莫名其妙的女配系统后,事情好像在朝着和原来不一样的方向发展。按照正常的时间线,今晚霍言行应该向林栀高调示爱。这场示爱和霍言行这个人一样,带着一股金光灿灿的土豪气息,在全城几个最知名地标建筑的led显示屏上一齐打出了“林栀我爱你”的标语,轰动全城。

    可刚才她却只看见霍言行和林栀吃了一顿饭,晚上还跑到她这里来了,根本没有示爱的举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