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少帅的甜软小“继母”(1)
    系统防盗中, 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不便见谅。

    姜宝气得不打一处来,霍言行这三个字可能和她犯冲, 命中注定无法和平相处。

    “你是怎么进来的?你这是……这是非法入侵你知道吗?你赶紧走, 要不然我报警了!”

    “你有把备用钥匙放在围墙边的小罐子里, 果果告诉我的。”霍言行耸了耸肩。

    姜宝曾经忘带钥匙被门关出过几回,所以在墙边留了一把备用钥匙, 反正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没想到, 果果居然把这个也泄露给霍言行了,也怪她粗心,上次霍言行跟着果果进来,她也没想到这一层,没把备用钥匙换个地方。

    像是看出了她的念头, 霍言行环顾了一下四周, 不屑地笑了笑:“而且,就算没有钥匙, 这破房子也挡不住我进来。”

    姜宝气乐了, 嘲讽着道:“行行行,你霍老板就是个飞来飞去的蒙面大盗, 爱进哪里就哪里。”

    霍言行的目光定在了她的脸上, 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姜宝心中一凛, 猛地想起徐泽农的提醒, 不由得警惕地后退了一步:“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霍言行站了起来, 缓步朝她走来,面无表情的脸气势骇人,眼神森冷。姜宝连连后退,后背一下子靠在了墙壁上,退无可退,两人近在咫尺,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轻浅而炙热的吐息。

    下巴被攫住了,用力往上一抬,姜宝被迫抬起头来,和霍言行四目相对。

    这是个几近屈辱的姿势,姜宝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男人和女人之间在体型和力量上的差异,一动都不敢动。

    “姜宝,我警告你,”霍言行一字一顿地道,“我不会允许我的孩子叫别人爸爸,这是我的底线。”

    下巴上一阵剧痛袭来,姜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本能地叫了一声:“疼……”

    霍言行愣了一下,松开手指一看,那娇嫩的皮肤上已经起了很深的一道红痕,一丝懊恼泛上心头,他恼怒地道:“怎么这么娇滴滴的?我压根儿都没用劲。”

    一丝委屈莫名地泛起,姜宝的眼底浮起了一层泪光。

    她有点想哭。

    突如其来的小三,她没有哭;飞来横祸丈夫成了植物人,她没有哭;莫名其妙穿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没有哭;忽然有了个女儿要辛苦负担两个人的生计,她还是没有哭。

    可现在,眼前这个男人,长着这样一张熟悉的脸,却用这样凶狠的动作恶狠狠地教训她,她忽然一下忍不住了。所有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用力地推搡着霍言行的胸膛,语声中带着颤音:“霍言行……你怎么这样欺负人……你这个骗子……你明明说过要一辈子保护我的……”

    霍言行被推得狼狈后退,忍不住辩解:“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反正你就是个骗子……”姜宝捶着他的胸口语无伦次,“你管果果和谁叫爸爸……你又没养过她一天……你是不是没拿那个赌约当回事……要是我赢了,你管她叫谁爸爸,反正不会是你!”

    霍言行一把揪住了她挥舞的手,却又不敢用劲,被她的力气晃得脚下一个踉跄,两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霍言行成了肉垫,垫在了姜宝身下,他的脑袋磕在了地板上,忍不住“哎呦”了一声呲了呲牙。

    姜宝呆怔了两秒。

    身下的这具躯体和从前一样,隐藏在衬衫中的肌肉坚韧且富有弹性,熟悉的触感夹杂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接踵而来,而腰上被手掌触及的那一部分滚烫,那热意仿佛下一秒就要融入她的体内。

    她猝然惊跳了起来,连滚带爬地脱离了霍言行的掌控。

    霍言行在地上躺了片刻,捂着脑袋站了起来,看着她惊惧的模样,没好气地道:“怕成这样干什么?你看看你这副模样,以为我会对你有什么兴趣吗?”

    姜宝稍稍放松了些,缩在角落里,眼中带泪,神情警惕地看着他。

    霍言行被她的泪眼看得胸口一烫。

    要命了。

    他好像是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点兴趣。

    在餐厅的时候捉弄了姜宝一把,等姜宝和那个徐泽农离开之后,他也没了和林栀继续约会的兴致,匆匆把人送了回去就跑到了这里。

    此刻,他忽然想把这个女人抓进怀里,重新感受刚才那香软的身躯,然后再好好地安抚亲吻一番,将那惨白的嘴唇染上绯色。

    这个念头一起,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定了定神,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行了,快去洗洗,我不吓唬你了,不过你也注意点,别再把男人往家里带了,最起码现在你还没赢那个赌约呢,没有跟我犟嘴的资本。”

    姜宝默不作声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她定定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底含泪、头发散乱,下巴上的红痕看起来有点吓人。

    用冷水拍在了脸上,刚才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苦笑了一声,原来,以前对出轨和小三看得这么淡定,其实都是伪装的,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尊严,将所有的不甘和怨恨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日积月累了这么久,今天突然就爆发在了这个不相干的霍言行身上。

    “赶紧让我回去啊……”她喃喃地道。

    回去就能和霍言行离婚,就能把自己的生活拉回正常的轨道。她不想再留在这里,每天看见这张熟悉却无辜的脸庞,这让她心烦意乱。

    把脸庞埋进了水里,憋了几十秒的气,抬起头来一看,还是这间狭小的卫生间。

    她苦笑了一声,决定暂时认命。

    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她重新回到了客厅,下了逐客令:“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该走了。”

    霍言行非常不满,这个从小就开始觊觎他的女人怎么这么笨?这样的大好时机,难道就不会对他说几句表白的情话,表达一下单身女人独住的惶恐和害怕,这样他可能会勉为其难地考虑替她换套房子、请个佣人,也说不定会考虑留下来多陪陪她和果果。

    “还不到十点,很晚了吗?”他暗示。

    “我平常都和果果一个时间睡的,这样第二天才有精力。你也快回去吧,毕竟你每天日理万机,很辛苦的。”姜宝真是不知道霍言行是吃错了什么药了,可她没有力气再吵架,只好放低了姿态,盼着人赶紧走。

    霍言行的脸色稍霁:“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再惹出事情来让我分心,知道我一分钟值多少……”

    “知道知道,好几万呢。”姜宝赶紧把公文包递给他,忙不迭地赶人,“霍总慢走。”

    霍言行被她半推半拉的,前脚刚走出门外,后脚“砰”的一声,防盗门迫不及待在他眼前无情地关上了,差点没撞到他的鼻子。

    他悻然在门前站了片刻,气恼地走了。

    霍言行能瞒得住姜家人,把这个女人藏了这么久,心机不可谓不深沉、手段不可谓不周密。

    外面的人一直在传,霍言行行事老辣狠毒,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短十年间彻底控制了霍家的产业,并且蚕食吞并了众多高科技公司一家独大,将瑞欣集团引领到了现在这样垄断的市场地位。姜宝一直觉得,外面的传言有误,霍言行在她眼里,除了不太爱说话、性情偏冷之外,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也看不出什么阴狠的模样。

    可今天,她终于隐隐感受到了。

    现在多想无益,当务之急,是先弄清楚照片上的人和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先拨通了哥哥姜崴的电话。

    姜崴和霍言行是好友,昨晚朋友的聚会应该也在。

    “呦,今天怎么想起你哥了?”姜崴在手机里打趣道。

    姜宝也懒得寒暄,直截了当地问:“哥,昨晚言行是和你们在一起喝酒吗?”

    “对,在安德鲁大酒店的私人俱乐部里,我和昀安都在,喝到很晚,”姜崴倒也没瞒着,利落地回答,“怎么,查你老公的岗吗?”

    “喝完酒你们去哪里了?昨晚他应该十二点以后到家的。”

    姜崴愣了一下,迟疑着没有出声。

    “哥,”姜宝很是失望,“我要是想套你的话,就不会告诉你他是几点回家的了。我们是亲兄妹,难道你居然想要帮他瞒着我吗?”

    “不是,”姜崴连忙解释,“昨晚言行像心情不太好,喝多了,他说他不想这样回去让你生气,索性在酒店里开了间房醒醒酒,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放心。”

    “你们几点结束的?”

    “十点多吧,房间还是我帮他开的,没别人,别胡思乱想了。”

    “好,那你看看,微信里的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姜宝把手里的照片翻拍了一下,截了那个女人的头像发给了姜崴。没一会儿,姜崴的声音焦灼地响了起来:“宝宝,你怎么有这女人的照片?谁给你的?”

    姜宝的心一沉:“她是谁?”

    “楚思妤,言行在大学时谈过的那个女朋友。”

    姜宝依稀想了起来。

    两个人在谈婚论嫁前,互相了解过对方的感情史,霍言行曾经和她提过一句,两年前曾经和一个女孩走得比较近,那女孩姓楚,叫楚思妤。姜宝当时并不在意,她在校的时候有也好几个热烈的追求者,谈过两个男朋友,一个是高中时若有似无的暧昧,一个是大二时正经八百谈的,还差点要成了——要不是那个人太风流背着她调戏一个女明星碰巧让她看到了。

    所以,霍言行现在这算是和前女友破镜重圆了吗?

    姜宝的心几乎凉了大半截。

    姜崴虽然和霍言行交好,骨子里到底还是疼妹妹的,见了这女人的头像这下也着急了起来,当即在姜宝的提醒下去医院系统打听了一下,过了两个小时,他急匆匆地赶到了姜宝的家里,神情严肃、语气沉重。

    ““这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妙,楚思妤在半年前动了肺部手术,肺癌早期,康斯私立医院的陈院长接诊的,现在正在恢复期。陈院长以前是霍家的家庭医生,一直以来私交都很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