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女儿她爸是矿老板(19)
    系统防盗中,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 不便见谅。

    病房的灯光惨白, 中央空调的出风口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 隔一阵子就发出“嗒嗒”的滴水声,枯燥而诡异。

    霍言行毫无生息地躺在那里,曾经隽挺的身姿被困在小小的病床上,身上插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管子, 要不是旁边的监视仪有曲线在动,几乎看不出有生命的迹象。

    前几天还时不时挤满了人的病房此刻空荡荡的, 病床边只有一个特护坐在监视器前打盹。

    姜宝悄无声息地站在病床前,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那场惨烈的车祸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印记, 质量良好的安全气囊保护了他, 唯一的致命伤口就在后脑:当时跟在他车后的是一辆工程车,打死方向盘时巨大的钢管因为惯性倒在了车上, 其中一根从后窗插入砸在了他的后脑。

    俊美的五官依旧,紧闭的双眼上眼睫仿佛黑色鸦羽,在眼底投下了一道阴影。

    姜宝的手不自觉地伸了出去, 想用指尖去触碰那眼睫。

    这是她曾经肖想了很久的动作。

    “哐啷”一声,打盹的特护醒了,慌忙站了起来:“你……你是谁……”

    姜宝猝然缩回手来, 转身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我是他太太。”

    特护的手心出了一把冷汗。

    负责这间病房的一共有三个特护,三班轮流倒, 另外还有医院里最顶尖的医生和护理人员, 傻瓜也知道这个病人的身份不同寻常。

    她立刻迎了上去, 恭谨地解释:“昨晚是我值班,早上看情况还好就闭了一下眼,没想到睡了过去。霍先生的情况很好,生命体征一切正常,霍太太一定很忙吧,放心,有我们专业人士照顾,霍先生一定会很快恢复的。”

    姜宝点了点头。

    出事后她就在当晚来过一次,一直到霍言行脱离危险才离开。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姜崴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朝着特护示意了一下,特护出去了。

    “你怎么才来?”姜崴的神情有点严肃,“知道霍家的那些亲戚怎么在说你吗?”

    还能怎么说?

    不就是背后说她没良心、冷血、心肠狠,一看霍言行不行了就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

    其实,那些人表面上忧心忡忡,其实心底里不知道怎么在幸灾乐祸呢,以前被霍言行打压着出不了头,现在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能有几个是真心为霍言行担心的?

    “无所谓,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姜宝无所谓地扯了扯嘴角,“他怎么样了?”

    姜崴叹了一口气,眼神复杂:“你做好思想准备,言行他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什么?”姜宝失声叫了起来。

    姜崴取出了文件夹中的头部影像资料:“他的身体机能目前恢复良好,但是经过多方刺激依然无法清醒,后脑的淤血和血块可能压迫了某类神经。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检测发现,他的脑部神经递质活跃,并没有颅脑死亡的迹象,下一步我们将会同脑科的专家教授进行进一步的会诊。”

    姜宝沉默了片刻,半晌才问:“能治好吗?”

    “不知道,脑部活动非常玄妙,现代科学可能还不能窥破它的十分之五六,我没有把握,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姜崴建议道,“作为他最亲密的人,你要多过来陪他,多和他说话聊天,这样有助于他的恢复。”

    姜宝没有说话,转头看向霍言行。

    坦白说,此刻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庞,姜宝的心情非常复杂。

    原本掌控一切的男人现在只能这样憋屈地被困在这方寸之地,她感同身受地替霍言行感到痛苦,也后悔那一天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在霍言行开车的时候和他争吵,以至于酿成了这样的恶果,这几天她晚上她都睡不着,脑子里都是两个人从前的点点滴滴。

    然而,与此同时的,更多的是愤怒。

    愤怒霍言行瞒了她那么多年,如果当初她知道霍言行对那个楚思妤一直念念不忘,她是不会答应和霍言行联姻的。

    愤怒霍言行这一年来恶劣的欺骗和出轨,如果他能够向她坦诚有了恋人,两人好聚好散,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这场车祸。

    “哥,我没办法过来陪他,我一看到他就想到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姜宝疲惫地道,“在没出车祸前我就想好了,我要和他离婚。”

    门被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姜宝一看,是霍言行的哥哥霍斐。

    霍斐和霍言行长得有三四分相像,但却比霍言行平易近人多了,谈吐文雅亲切,笑脸迎人,让人很容易就心生好感。

    霍言行的爸爸霍振宁一共有二子二女,霍言行上头有两个姐姐,霍斐是霍振宁的私生子,当年霍言行的母亲陈薇一连生了两个女儿后,两岁的霍斐被被霍言行的爷爷接回了家里认祖归宗,一年后霍言行才出生。

    其实要细论起来,姜宝和霍斐的渊源,比霍言行要早。霍姜两家除了爷爷辈的有些渊源外,陈薇的小姑和姜宝的大姨是同学,当时霍姜两家联姻,姜宝的母亲苗蕙打听来打听去,原本挑的人选是霍斐,一来霍斐也很受霍振宁看重,在瑞欣集团中担任要职,相比来说,姜家和霍言行有点高攀了,他们担心姜宝会受委屈;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觉得霍斐的脾气好,会疼人。

    只是后来第一次正式见面,不知道怎么,霍斐就成了霍言行。

    霍斐的脸色凝重,关切地道:“姜宝,你别太难过了,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最要紧。”

    姜宝点了点头:“我明白。”

    霍斐几步到了病床前,定定地看着霍言行,半晌之后,他俯下身,替霍言行掖了掖被角,又握住了霍言行的手,低声道:“言行,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公司,也会照顾好姜宝的。”

    不知怎么,这句话姜宝听着有点别扭,可要具体什么地方别扭,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哥,你也别太难过了。”她也只好这样空泛地安慰了一句。

    霍斐看向她,一脸的头疼:“你在这里正好,我正要找你,言行现在这样了,可公司里的事情却没法停下来,下午公司要开一个董事会,需要通过一项重要决议,还要麻烦你过去一趟。”

    去公司的路上,霍斐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了一下。

    霍言行近年来大力研发新能源的使用,计划用新能源取代现今主流的柴汽油和锂电池,已经小有成效,但是这项计划却因为昂贵的研发费用遭到了公司其他董事的反对,包括霍斐在内的霍家人也对此颇有微词。

    “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公司股票因为言行的车祸大跌,好几家油品、锂电垄断公司大型医药公司正式发函对我们的计划提出了严正抗议,现在推行这项计划风险太大,所以,今天的董事会需要将计划暂停,”霍斐的脸色凝重,“到时候请弟妹投赞成票。”

    姜宝愣了一下,委婉地道:“既然是言行定下来的计划,我觉得他肯定多方考虑过了,投赞成票否决不太妥当吧。”

    “弟妹,你误会我了,”霍斐诚恳地道,“我这是为言行和公司考虑,你想想,言行现在这样了,根本没法主持这项大型计划的实施,到时候要是万一出了岔子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所有的人都会把责任推在言行身上,他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里了,倒不如暂缓一下等他醒过来了再说;而且我的能力有限,能维持公司的日常经营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其他的实在没有心力去顾及了。”

    姜宝的心中一动,不由得看了霍斐一眼。

    才这么短短几天时间,霍斐就已经取代了霍言行的位置掌控了瑞欣集团吗?真让人刮目相看。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好几位都是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叔伯,姜宝一一过去打了招呼,叔伯们都为霍言行唏嘘了一番,又连连安慰她,让她注意身体,不要太过悲痛。

    开会的内容都是财务、商业术语,姜宝听不太懂,总而言之就是公司现在的形式十分严峻,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共克时艰。最后需要签字通过的两项决议,一项就是刚才霍斐说的“暂停新能源计划”,另一项则是在这个特殊时期由霍斐暂代公司ceo一职,负责全集团上下的一切事物。

    霍家这一辈,除了霍言行这个总裁,一共有三位在集团中担任要职,霍斐是主管瑞欣娱乐的总经理,另一位是瑞欣地产的副总霍辰行,霍辰行是霍言行三叔的儿子,按排行是霍言行的堂弟,在众人眼里一直是个喜爱吃喝玩乐的主儿,副总也只不过是挂个名,大事都是上头的老总在抓。

    霍振宁没来,不过,通过了他的秘书转达了他“同意”的意见,现在,于情于理,霍斐暂代ceo都无可厚非。

    在座的董事们讨论了片刻,除了边上的两位还在犹豫外,剩下的都在两项决议上签了字。霍斐对那两位也不太在意,神情自若地将两份决议书放在了姜宝面前。

    姜宝匆匆扫了两眼,握着笔的手有些犹豫,霍斐一直对她很好,她没什么充分的理由拒绝他的请求。

    霍斐说的也有道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项目再好,强行推行的话的确对瑞欣集团弊大于利。

    此刻霍斐正在和一位董事说话,依然是那副笑容可掬的亲切模样,姜宝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把决议推了回去:“哥,这文件我暂时不能签。”

    霍斐怔了一下,和颜悦色地道:“你是有什么意见吗?有的话尽管说就是了,你是言行的太太,你不同意的话,到时候让有心人钻了空子,那可就是我们家的笑话了,公司也更是雪上加霜。”

    姜宝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身体里的某种直觉让她有点警醒,她搜肠刮肚地正想要找个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会议室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众人齐齐转头看了过去。

    顾昀安、霍辰行、沈飞禹三个人大步走了进来。

    霍斐霍地一下站了起来,眼中的森冷一闪而过:“这里在开董事会,你们来干什么?”

    姜宝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这三个人,都和霍言行有着很深的联系,霍辰行、沈飞禹就不用说了,顾昀安则是霍言行的好友,更是集团公司的法律顾问、西都市数一数二的知名大律师。

    沈飞禹疾步到了她身旁,在签名处扫了几眼,轻吁了一口气。

    顾昀安笑着道:“抱歉,我奉霍言行总裁的嘱托,来宣布一下瑞欣集团的人事决定,在霍总裁因意外不能履职期间,由霍辰行暂代ceo一职,全力稳步继续推行新能源计划和其他各项公司经营活动,这是霍总亲笔签发的命令,这是公证书。”

    会议室里一片哗然。

    “我不跟你耍嘴皮子,”姜宝气得发抖,“你要是敢把果果抢走,我明天就去找林栀、开新闻发布会,让你再也追不到心上人。”

    “妈咪,妈咪,你快回来呀,”果果的声音在听筒里远远地响了起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果果贴着话筒兴奋地喊着,“我把爸爸带回家了,妈咪我厉害不厉害?”

    姜宝愣了一下,猛地松了一口气,赶紧叮嘱:“果果,你千万别跟爸爸回去,等妈妈来,知道吗?”

    “嗯,妈咪,我在跟爸爸讲妈咪的好话,”果果自豪地道,“你以前教我的我都没忘记。”

    姜宝汗颜:“你都讲了什么?别讲了,妈妈马上回来。”

    她挂了电话赶紧往家里赶,刚拿钥匙一开门,里面传来了果果软软的声音:“……妈咪真的好喜欢你的,每天晚上都想你,想你……想哭了,妈咪的皮夹里有爸爸——”

    “姜蓁柠!不许再说了!”姜宝大喝了一声。

    跪坐在沙发上的果果被吓得抖了抖,一头扎进了霍言行的怀里。

    “这么凶干什么?”霍言行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些话难道不是你教果果说给我听的吗?”

    “妈咪……不要生气……”果果飞快地从霍言行的怀里爬了下来,跑过去怯怯地拉住了姜宝的手,她的眼神茫然,一脸的不知所措。

    明明她是按照姜宝的要求做的,姜宝应该会表扬她奖励她,怎么反而生气了呢?

    姜宝的心顿时软了下来,把她抱起来哄:“果果乖,是妈咪不好,说话太大声了,别怕,妈咪没生气。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吃东西?妈咪今天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豆沙面包。”

    果果的晚饭都是在托管中心吃的,姜宝下班晚回,都会给她带牛奶和点心补充第四餐。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有了好吃的,果果转头把刚才的害怕忘了,高兴地坐在茶几前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吃东西。

    姜宝松了一口气,示意霍言行到厨房里。

    “你来这里干什么?”她质问道,“说好的,就算果果给你,也得等以后我输了赌约。”

    霍言行环顾四周,逼仄的厨房里,没有什么烟火气息,收拾得倒是挺干净,唯有灶台上放的一个高压锅看起来有点瘆人,底部烧焦了,整个锅都黑乎乎的。

    “你从我爸妈那里骗走了一百万,就给我女儿过这样的生活?我去看了他们吃的晚饭,就是一些稀汤和两块排骨,果果吃饭吃得慢,没吃多少就被那个阿姨收走了,”霍言行不可思议地问,“钱呢?你把钱花哪里了?”

    姜宝也火了,压低声音道:“你以为我不想给果果过好日子吗?一百万在宁海市里能干什么?上个贵族幼儿园一年都得十几万呢!而且现在幼儿园都已经过了招生期了,就算想过完春节入园也得托关系走后门,你有本事,你开家幼儿园给你女儿上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