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女儿她爸是矿老板(18)
    系统防盗中,补足订阅或过几日即可正常, 不便见谅。  “妈咪, 妈咪, 你快回来呀,”果果的声音在听筒里远远地响了起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 果果贴着话筒兴奋地喊着,“我把爸爸带回家了,妈咪我厉害不厉害?”

    姜宝愣了一下, 猛地松了一口气,赶紧叮嘱:“果果,你千万别跟爸爸回去, 等妈妈来, 知道吗?”

    “嗯,妈咪, 我在跟爸爸讲妈咪的好话,”果果自豪地道,“你以前教我的我都没忘记。”

    姜宝汗颜:“你都讲了什么?别讲了,妈妈马上回来。”

    她挂了电话赶紧往家里赶, 刚拿钥匙一开门,里面传来了果果软软的声音:“……妈咪真的好喜欢你的, 每天晚上都想你, 想你……想哭了, 妈咪的皮夹里有爸爸——”

    “姜蓁柠!不许再说了!”姜宝大喝了一声。

    跪坐在沙发上的果果被吓得抖了抖, 一头扎进了霍言行的怀里。

    “这么凶干什么?”霍言行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些话难道不是你教果果说给我听的吗?”

    “妈咪……不要生气……”果果飞快地从霍言行的怀里爬了下来,跑过去怯怯地拉住了姜宝的手,她的眼神茫然,一脸的不知所措。

    明明她是按照姜宝的要求做的,姜宝应该会表扬她奖励她,怎么反而生气了呢?

    姜宝的心顿时软了下来,把她抱起来哄:“果果乖,是妈咪不好,说话太大声了,别怕,妈咪没生气。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吃东西?妈咪今天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豆沙面包。”

    果果的晚饭都是在托管中心吃的,姜宝下班晚回,都会给她带牛奶和点心补充第四餐。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有了好吃的,果果转头把刚才的害怕忘了,高兴地坐在茶几前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吃东西。

    姜宝松了一口气,示意霍言行到厨房里。

    “你来这里干什么?”她质问道,“说好的,就算果果给你,也得等以后我输了赌约。”

    霍言行环顾四周,逼仄的厨房里,没有什么烟火气息,收拾得倒是挺干净,唯有灶台上放的一个高压锅看起来有点瘆人,底部烧焦了,整个锅都黑乎乎的。

    “你从我爸妈那里骗走了一百万,就给我女儿过这样的生活?我去看了他们吃的晚饭,就是一些稀汤和两块排骨,果果吃饭吃得慢,没吃多少就被那个阿姨收走了,”霍言行不可思议地问,“钱呢?你把钱花哪里了?”

    姜宝也火了,压低声音道:“你以为我不想给果果过好日子吗?一百万在宁海市里能干什么?上个贵族幼儿园一年都得十几万呢!而且现在幼儿园都已经过了招生期了,就算想过完春节入园也得托关系走后门,你有本事,你开家幼儿园给你女儿上啊。”

    霍言行的脸色铁青:“要不是你的龌龊心思,怎么会好端端地冒出个小孩来?你还有脸和我这样说话?”

    “所以你今天就是来找我吵架的吗?”姜宝恼火地道,“好,我承认以前是我错了,我也得到教训了,现在我改邪归正了,你让我带着果果安安静静地过日子,行不行?”

    “然后每天在孩子面前说想我想得哭了?”霍言行挑了挑眉。

    姜宝羞愤不已:“你……童言无忌……小孩子总爱瞎想……你还当真了?”

    看着她快要无地自容的神情,霍言行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轻哼了一声,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叠资料,扔在了她面前:“凌远给我的,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策划案?变毛胚房为豪华精装修、请明星做代言、去杂志做广告,费那劲我还得再拿出来好几个亿,你这成心要让我破财吗?”

    这个楼盘,他本来也就没花什么心思,纯粹就是玩票的,他在土建上下了大功夫,成本节节攀升,现在楼市又不景气,他已经做好了亏本的打算,也没打算在销售上花多大功夫,随着底下的人折腾。

    现在姜宝这个方案,他又得扔进去好几个亿,要是打了水漂也得心疼上一阵子。

    “怕了?”姜宝斜睨着他,“怕了就反悔吧,以后也别来打扰我和果果了。”

    “笑话,我会怕?”霍言行气乐了,恐吓道,“我是担心你到时候没法收场,到时候房子卖不出去,就只好把你卖掉抵债。”

    “你放心吧,我有把握,不会拿你的钱开玩笑的,”姜宝正色道,“我参考的是历来奢侈品的经典营销案例,采用的是饥饿营销法,好东西不怕贵,我要把钰景天苑打造成经典传世大宅,让它在高端人士中供不应求,你就等着吧。”

    姜宝这么有自信,当然是有原因的。

    瑞欣集团旗下就有地产业务,当初一炮打响的就是这样一个被地产界奉为经典的案例。当时科技住宅刚刚兴起,瑞欣地产依托集团本身先进的人工智能业务,将人工智能引入了住宅装修,打出了智能传世的牌子,定价比普通住宅贵了一到两倍,却依然销售一空。

    当时她的时尚杂志社特意为此做过一起专访,对当时的策划方案很熟悉。

    她的那个枕边人,虽然在感情上让她恶心,可才干、手段、驭人都是一流的,仰慕者无数,也难怪楚思妤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宁愿没名没分地做小三。

    -

    霍言行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中了邪了,居然真的同意了姜宝的这份策划。

    可能是那双漂亮的杏眼中跳动的光芒,也可能是那自信憧憬的语气,更可能是那逼仄的空间中若有似无的女性馨香。

    现在的姜宝,好像和四年前那个自私、虚荣的女人,完全不同了。

    不过,既然决定要做好这个项目了,霍言行也不再瞻前顾后,通知了有关人等,替霍氏地产的各项决定大开绿灯,然后叮嘱凌远,“你这里的事情交给李成明,专心在地产公司,然后替我盯紧姜宝,有什么事,直接向我汇报。”

    凌远心领神会地笑了笑:“是,我明白。”

    这笑容看着有点别扭,霍言行忽然回过神来:“盯着她在公司里的事情就好了,我是怕她瞎折腾,到时候让公司损失巨大。”

    “是。”凌远恭谨地应了一声。

    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凌远出去和李成明交接去了。这两个人都是跟了霍言行多年的特助,办事细致可靠,深得霍言行的信任。没一会儿李成明进来了,提醒道:“霍总,今天是林小姐的生日,要不要定个位置约林小姐吃饭?”

    霍言行一拍脑袋,他彻底给忘记了。

    这阵子忙着找被姜宝带走的孩子,忙着琢磨姜宝多变的心思,他已经快大半个月没和林栀见面了。前阵子眼看着渐入佳境的追求,一下子就断了档。

    “定个位吧,顺便帮我选个礼物。”

    下了班,霍言行去音乐学院接林栀吃饭。林栀书香门第,双亲都是大学教授,性情温柔又长得漂亮,又因为多年沉浸音乐气质优雅,有很多追求者。读大学的时候他和林栀就有过一段情缘,却被姜宝捣乱,趁着他醉酒爬上了床,然后把暧昧照片发给了林栀,他被算计了正恼火,又年轻气盛,傲气得不愿多加解释,导致两个人误会横生分了手。几个月前两人重逢,彼此都觉得好像有点旧情难忘的感觉,霍言行就打算重新追求,结果姜宝又出现了,还带回来一个女儿。

    林栀一如既往得体贴,只字不提这阵子他的失踪,倒是聊起了她学校里的趣事。她大学毕业后在校读了研究生,又留校工作,整个人好像还带着一股象牙塔里的纯真。

    以前这一点是最让霍言行动心的,可今天,不知怎么,他的眼前总是闪过姜宝振振有词、眉飞色舞的脸。

    餐厅定在一家专营粤式菜的中餐馆,整座餐馆就好像清末大宅,装修得古色古香,是林栀喜欢的风格。不过,因为是周末,订座又太晚,只订到了大厅的位置。

    送上了鲜花和礼物,霍言行点了菜,两人一边吃一边聊着,气氛很是轻松浪漫。片刻之后,门口又进来两位,在侍应生的引导下在靠墙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霍言行不经意间抬头一看,目光顿时凝住了,霍地一下站了起来。

    这个姜宝,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个时间不陪女儿吃饭,倒是自己出来和男人约会了。

    “怎么了?”林栀不解地问。

    “看到一个老朋友,我过去打个招呼。”霍言行沉着脸道。

    果果睁大了泪眼,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身影。

    霍言行朝她张开了双臂。

    “爸爸!”果果朝他扑了过去,又是哭又是笑。

    霍言行一把抱起她来,往上抛了一下,再重新接了回来抱在了怀里。

    姜宝脱口而出:“你小心点儿!”

    霍言行也没反驳,搂紧果果看了看她额头上的包,脸色阴沉:“疼吗?”

    果果吸了吸鼻子,委屈地道:“疼。”

    霍言行朝着豪豪那一家人走了几步,豪豪奶奶的脸白了白,往后退了一步慌乱地道:“你……你要干吗?”

    “劳你费心了,老年人思想僵化,见风就是雨,”霍言行倨傲地看着她,“我和果果她妈只不过是生了孩子还没结婚而已,所以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的,再在背后嚼舌头,我要取证告你们侵害名誉。”

    “你……你吓唬谁呢……”老太太不肯认输,色厉内荏地道。

    霍言行这言谈举止一看就不是善茬,豪豪妈妈立刻急急地扯出了婆婆的衣袖,示意她别闹了,旋即冲着霍言行赔笑:“都是误会,没事了,男孩子嘛,这点小伤也没什么,我妈就是心直口快,以后会注意的,你别在意……”

    霍言行瞟了她一眼,又朝着豪豪呲了呲牙:“小家伙,看清楚了没,我是果果的爸爸,以后不许欺负她,懂吗?”

    豪豪被他吓住了,也不嚎了,往后缩了缩。

    人家服了软客客气气的,姜宝也不会无理取闹。霍言行这样吓唬小朋友,以大欺小也太没品了,姜宝白了他一眼,把果果接了过来,在豪豪面前蹲了下来,语声平和:“小朋友,果果抓到你了,是她不对,不过她不是故意的,你也不应该先说她没有爸爸,大家都有错,互相道个歉,好不好?”

    果果看着豪豪脸上的伤口,又看了妈妈一眼,乖乖地道:“豪豪,对不起。”

    豪豪的脸涨红了:“果果对不起,你头上的包疼不疼?我也不是故意的。”

    “一开始很疼,现在一点点疼了。”果果小声道。

    豪豪不知所措挠了挠脑袋,旋即自告奋勇地道:“我给你揉揉。”

    “你脸上疼不疼?我也帮你吹吹。”果果小心翼翼地朝他的伤口吹了两下,又软软地道,“你以后不要再说我没有爸爸了好不好?我有爸爸的。”

    “我不说了,谁说我就帮你打他。”豪豪拍着胸脯,一脸的认真,“以后我也不插队了,听你的话,我们做好朋友吧。”

    ……

    那边大人们还憋着一股子劲,这边两个小朋友你一言我一语,一下子就握手言和了。

    童老师和园长长舒了一口气,赶紧又说了几句好话,表示对两个孩子的伤口会做进一步的后续处理和关注,让家长放心。豪豪奶奶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被豪豪妈妈拽着走了。

    果果和豪豪一边一个牵着童老师的手,和爸爸妈妈说了再见,高高兴兴地回班里吃午饭去了。

    姜宝和霍言行一前一后出了幼儿园,霍言行还有点生气:“以后替女儿去报一个跆拳道班,多学点功夫,省得打架的时候打输。”

    “拳头硬就可以了吗?”姜宝挖苦道,“就不能当个文明人讲讲道理和策略?果果是一个女孩,肯定打不过男孩,就算学了什么跆拳道随意和男孩打架也会有危险。”

    “你还教育起我来了?”霍言行气乐了,“今天要是我不来,你觉得你和果果会怎么样?”

    姜宝扬眉看着他,似笑非笑。

    “我可不是特意来的,”霍言行一下子回过味来,立刻欲盖弥彰地解释,“今天刚好开车经过这里,看到你跑进幼儿园,就好奇过来看看。”

    这当然是假话。

    凌远和他提了姜宝请假去幼儿园的事情,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果果,几乎是同一时间就开车过来了。

    幸好他过来了一趟,要不然那个长舌妇一样的老太婆也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谣言呢,等传开了再想挽回,就得花大工夫了。

    姜宝忍不住乐了:“那谢谢你的路过。”

    霍言行轻哼了一声,倨傲地抬起了下巴:“知道就好。你以后看到这种人不用和他们客气,尽管骂就是了,出了什么事,有我……”

    “兜着”两个字还没出口,他猛然醒过神来顿住了。

    好像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果果和这个女人的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这意味着什么?

    他本能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我走了,”他有点狼狈地后退了一步,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个危险源,“你好好照顾果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下午姜宝特意提前去接了果果,还带了一些水果和玩具给豪豪。

    小朋友们已经把早上的冲突抛到脑后了,豪豪依然在满教室跑,果果安静地坐着看书,脑门上的大包已经有点褪了,姜宝又检查了一下豪豪的伤口,处理过的伤口好多了,没有了血丝,不过还有点红肿,结痂了可能会好一点。

    “果果妈妈,真是太谢谢你了,豪豪他奶奶……一直很麻烦的,幸好你们比较通情达理。”童老师很感激,上午豪豪奶奶这样蛮不讲理,来了个果果爸爸也是盛气凌人,她还以为这次要闹大了,幸好,两个妈妈都还好说话,事情总算圆满解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