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女儿她爸是矿老板(17)
    这场约会从二人行变成了四人行,尴尬万分。

    不过, 罗子铮很有教养, 在一瞬间的惊愕后维持了风度, 夸奖了果果几句,还特意去楼下买了一个店里招牌的小熊玩偶送给她, 说是见面的礼物。

    “你真的不像是有个四岁女儿的妈妈, ”他感慨着道,“我完全没有想到。”

    “罗先生没想到的事情多着呢。”霍言行不请自来,在姜宝身旁坐了下来, 很是愉悦地接了一句。

    罗子铮瞥了他的手一眼,彬彬有礼地问:“霍总是果果的爸爸?”

    霍言行矜持地点了点头,一脸的自得。

    姜宝简直没脸看, 恨不得立刻消失在这两个人面前。

    “霍总和姜小姐都没戴婚戒, 想必是没有结婚,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罗子铮客气地问。

    这下轮到霍言行的脸色变了。

    “既然姜小姐未婚, 我就有权利追求她,”罗子铮慢条斯理地道,“很多事情,只有两个人接触深了才会慢慢了解对方, 我很有兴趣在姜小姐身上慢慢地挖掘属于她的秘密,只要姜小姐允许, 霍总就无权干涉吧?”

    霍言行冷笑了一声:“原来大影帝居然会对做别人的便宜爸爸感兴趣, 这倒是让我有点吃惊了。”

    “霍言行!”姜宝忍无可忍, 低喝了一声, “你够了没有?麻烦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霍言行的脸色铁青,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一把拉住果果就往外走去。

    姜宝眼疾手快,拽住了果果的右手,又惊又怒:“你干什么!”

    “是我带来的,当然由我送回去,”霍言行冷冷地道,“不耽误你找第二春。”

    原本开开心心的果果不知所措,眼泪汪汪地快要哭出来了:“爸爸……妈咪……你们别吵架好不好……”

    姜宝忍住气,耐心地放软了声调:“果果别怕,你想和谁在一起?”

    果果害怕地左看右看,嗫嚅着吐出两个字来:“妈咪……”

    霍言行怒气冲冲地走了,这顿咖啡也没人有心情再喝下去了,姜宝呆坐了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向罗子铮道歉:“对不起,孩子的事情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他会这么没礼貌,你别放在心上。”

    “没事,谁也不能在脑门上印上‘我有孩子’四个字,”罗子铮幽默地道,“这也不影响我对你的欣赏,反倒更加敬佩。能拒绝霍总这样的男人,独立把孩子抚养长大,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姜宝笑了:“甜多于苦。”

    “对了,我这算不算是彻底得罪了大金主了?”罗子铮开玩笑,“不会不卖房子给我了吧?”

    “不会的,”姜宝汗颜,“他难道还会把送上门的生意推出去?那就不叫霍言行了,改名叫霍三岁。”

    罗子铮乐了:“霍三岁,有点意思。我看他刚才那吃醋的模样,也和霍三岁没差多少了。”

    吃醋?

    姜宝愣住了。刚才霍言行那副模样,是在吃醋吗?

    一连好几天,姜宝都在想这个问题。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和原来的剧情走向完全不一样了。林栀就出现了没几回,也没有和霍言行擦出爱的火花,更没有在她原身的阻挠下和霍言行情比金坚,而她却一步步地和霍言行走近,甚至在果果不经意的催化下,越来越亲密。

    这样纠缠下去不行。

    幸好,开盘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两人之间马上要有个了断了。

    开盘倒计时七天,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就绪,售楼处日均接待客户两百多组,十多个售楼顾问忙得马不停蹄,参观样板房除了验资之外还需要提前预约。一共有四百八十套房子,意向客户已经有了一千多组,销售前景一片光明,整个公司上下都振奋不已。

    周四的时候,楼盘预售证正式领出,周五开盘倒计时最后一天,售楼处里接待最后一拨看房的客户。为了客户的看房体验,样板房是限制进入人数的,所以,大厅里坐着很多预约过来的客户,公司例行在大厅两边准备了水果、糕点和酒水。能

    买得起这房子的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都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良好的社交机会,三五成群地攀谈着,说说笑笑的,气氛十分融洽。

    姜宝陪着客户从样板房里出来,这位是罗子铮介绍过来的,知名制片人,已经是第二次参观了。

    “姜小姐,不瞒你说,我这阵子跑了好几个楼盘,其中一个就是离你们不远的湖山一品,最后还是回到了你这里,”制片人对楼盘赞不绝口,“除了子铮的力荐之外,你们楼盘的品质更让我放心,尤其是后期的服务非常人性化,可以说是拎包入住,软装品味比湖山一品高了不知道几个档次,对于我们这些没有精力的人来说,真是太省心了,子铮这次的推荐,我可真要给他包个大红包。”

    “谢谢秦先生的夸奖,”姜宝笑着道,“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的选择。”

    “姜小姐办事,我肯定放心的,现在我最关心的是,明天开盘,我能买到房子吗?”制片人看着大厅里等候的人,忧心地问,“要是楼层和朝向不好的话,我就又要重新考虑了。”

    姜宝正要安慰他几句,销售大厅里原本秩序井然的人群有点骚动,中间有个穿着褐色羽绒服的男人被几个人围着,正义愤填膺地说着什么,有销售顾问上前解释,没说两句就被骂了,没一会儿,大厅中等候着的客户几乎都被吸引着围了上去。

    姜宝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上前:“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那男人嗓门很大,不屑地瞪了她一眼,“我今天才知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是高端楼盘,实际上到处偷工减料,土建材料都是最差的,管道施工全部乱七八糟的,有的甚至没有预埋,准备在地板、地暖施工的时候野蛮装修,欺负精装修的房子我们看不见是不是?真是被你们骗了。”

    “这位先生,”姜宝沉下脸来,“你说话要有证据,要不然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小丫头片子你吓唬谁呢?”男人瞬间变脸了,指着她的鼻子骂,“我这还一肚子气没出呢,这么一个破楼盘你们敢卖这么贵,还偷工减料,知道这样会给未来业主带来多大损失吗?你们收完钱拍拍屁股走人了,我们到时候管道爆裂、漏水,这装修好了的房子还要砸开再处理,这不是买房子,是买了个祖宗供着啊!你们敢赚黑心钱,还不准我说话了?”

    “真的吗?这也太吓人了。”

    “无商不奸,听着还真是这么回事。”

    “幸亏还没买,这可真是没想到。”

    ……

    旁边围观的客户窃窃私语了起来,有两个脾气差的也恼火了,直接甩了脸色:“小姜,你们这怎么回事?做生意怎么能这样?”

    姜宝面不改色:“空口白牙,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这就想来捣乱?你的消息来源是是哪里?要是真的和你说的一样,诸位的意向金我不仅一毛钱不要,还双倍奉还。”

    “呦,还嘴硬,”那男人冷笑了一声,掏出手机打开了照片,然后走过去一个个地在众人面前晃了晃,“看看,这是一个土建工人发给我的。看看这管线,横七纵八,灵魂走位;还有这里,地暖水管都破了,这是拍到的冰山一角,没拍到的大家自行想象吧。”

    全场一片哗然,今天来看房的几乎都是诚心想买的客户,有的已经来过三四趟了,这样一来,有几个客户的情绪有点控制不住了,气愤地骂骂咧咧了起来。

    几个售楼顾问急了眼了,如果说土建外表、装修有疑义,他们还能把人拉到现场去澄清,可要是这些已经完工的项目被泼了脏水,这就说不清楚了,总不能砸开来去看有没有问题吧?

    “姜经理,把人轰出去吧。”

    “让他再这样说下去,影响太不好了,我们明天都要开盘了。”

    ……

    姜宝迟疑了一下,却立刻下定了决心,不能把人轰走。

    把人轰出去是简单,这里这么多保安在,不怕他闹事,可事情没搞清楚就把人轰出去,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他们楼盘就百口莫辩了,最起码要折腾上好一阵子才能澄清。

    她刚要说话,外面却忽然也鼓噪了起来,约莫二三十个民工模样的人举着横幅试图往售楼处里冲进来,保安们奋力拦住了。

    “无良地产商拖欠我们工资!”

    “千万别买啊,那房子我们造的,没工资哪里还有力气干活,管线都是乱铺的。”

    “那些钢筋水泥都是劣质货,我们干了这么多年了一看就看出来。”

    ……

    “看吧看吧,我说的没错吧,”褐色羽绒服的男人趁机煽动,“走吧,别折腾了,定金退了,好房子多得是,哪不能买了,哪有花钱给自己找麻烦的。”

    售楼处混乱一片,一部分当即去找顾问要退意向金,而那个男人挑唆完毕后,施施然地准备离开了。

    姜宝哪里肯让他走了,着急地冲了上去去拉那个男人:“你不能走!你给我站住!”

    那男人用力推了她一把,姜宝被这大力推得“蹬蹬”地后退了几步,后背撞在了售楼处大门上,“哐啷”一声,她闷哼了一声,一阵剧痛袭来,差点喘不上气来。

    门口的两个保安慌忙过来扶她,眼看着那个男人就要在混乱中离开售楼处了,一声尖锐的急刹车声响起,一辆车子漂移着斜插停在了路边;几乎就在同时,霍言行从车门中蹿了出来,铁青着脸朝着那男人猛扑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