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女儿她爸是矿老板(16)
    休假的日子过得飞快,很快, 春节假期就到了尾声。平常姜宝忙于工作, 很少有时间带果果出去玩, 这一次终于得了空,带着果果把城市的几个自然景点都玩了个遍。

    唯一让姜宝头疼的是, 霍言行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了, 三不五时地过来,美其名曰来见女儿,姜宝也没办法严词拒绝。

    到底是父女俩血脉相连, 没几次下来,果果就特别黏他了,每次姜宝忍无可忍要把人赶走时, 果果总是委屈巴巴地看着姜宝, 一脸的舍不得,有一次还鼓起勇气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妈咪, 我们不去住爸爸的大房子了,让爸爸住到我们这里来好不好?他不听话了,再把他赶出去。”

    姜宝气乐了,想了想道:“爸爸和妈咪谁的力气大?”

    “爸爸的。”果果不假思索地道。

    “那我们怎么赶得动他?他到时候把果果和妈咪都赶出去了, 我们俩就只能睡在大街上了,呜呜呜。”姜宝假哭了起来。

    果果急眼了:“爸爸坏!不要爸爸了!”

    ……

    女儿被忽悠好了, 坐在沙发上看起了动画片。姜宝满意地拍了拍手, 去厨房倒了一杯茉莉花茶, 刚好和从里面洗完黑布林出来的霍言行擦肩而过。

    “行啊, 姜宝,你就是这样用抹黑我来欺骗女儿?”霍言行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彼此彼此,”姜宝笑吟吟地道,“你不也是成天在女儿面前胡说八道的?咱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呗。”

    霍言行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一个转身把她摁在了厨房的墙上。

    这大过年的,他放下了家里这么多需要应酬的亲朋好友,跑到这里来听这个女人的冷言冷语,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心疯了。

    自从那天在度假村里和姜宝不欢而散之后,他打定了主意要冷落姜宝一阵子,让她明白欲擒故纵用过头了,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然而,憋了好一阵子没去找人都快内伤了,却被告知有人追姜宝追到了公司,还一起单独去吃饭了,言谈亲密。

    这是真的要给他女儿找个新爸爸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几天,他算是够放下身段讨好这个女人了,就连女儿都不要脸地利用上了,姜宝却还是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难道,她真的已经对他没有了感情?

    “你干什么?”姜宝心里有点慌,面上却强自镇定,“放开,你想让女儿看到你的流氓样吗?你现在可是个好爸爸,这个形象不能崩。”

    霍言行盯着她,忽然俯下身来,和她几乎脸贴着脸。温热的气息在耳畔萦绕,姜宝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头发在脸上轻抚而过。

    “姜宝,我真想……把你的嘴堵上。”霍言行压低声音在她耳畔道。

    脸上不自觉地一烫。

    “你……不要脸!”姜宝色厉内荏地回了一句。

    霍言行心里一动,刚想再调戏两句,果果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爸爸,妈咪,你们俩在干什么呀?”

    两人转头一看,果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好奇地盯着他们俩。

    “爸爸在教育妈咪呢。”霍言行一本正经地道。

    “为什么要教育妈咪啊?”果果软软地问。

    “因为……妈咪不肯吃水果,”霍言行扬了扬手里的黑布林,送到了姜宝的嘴边,“妈咪这么挑食,该不该批评?”

    “妈咪不乖,老师说了,要多吃水果才能长得白白的,变得漂亮。”果果这回站在爸爸一边了,煞有介事地帮腔。

    姜宝气结,瞪着霍言行。

    “你吃一口,我就松开。”霍言行暧昧地笑了笑。

    姜宝摒不过他,只好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

    霍言行松开手,把那咬过的黑布林往上一抛,又重新接回了手里,神情自若地在姜宝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意有所指:“真香。”

    “爸爸,果果也要吃。”果果一蹦一蹦地往上窜着,来够那颗黑布林。

    霍言行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好,我们一家人一起吃。”

    姜宝顺势用力推了他一把,终于从他的桎梏中脱身了出来,恶狠狠地回了他一句:“别吃了,赶紧回去吧,明天就上班了,再吊儿郎当地不务正业,小心公司倒闭破产。”

    “这是替我担心吗?”霍言行笑吟吟地问,“放心,我破产了也养得起你们俩。”

    ……

    这样的霍言行和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有点让人招架不住,姜宝只好退避三舍。

    幸好,第二天就上班了,她不用再应付霍言行,也即将为她的赌约进行最后的冲刺。

    四月五月是房产销售的黄金季节,钰景天苑的开盘就定在了四月十六日,倒计时还有七十天。春节过后,公司全体员工就开始了高强度的工作。

    和以前广撒网式的电话销售不同,这一次,姜宝选择的是高端杂志投放和墙面广告,并在各大自媒体进行了软广推广,其中最重点的就是高端杂志,包括纸媒和电子版。

    丽人时尚杂志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年前对罗子铮关于时尚方面的专访已经全面投放到各个高端场所,包括航空公司、五星级酒店和度假村,广告效果很好,“钰景天苑满足了罗子铮对住宅最时尚的想象”,这一句话已经在上层社会流传了开来。据霍言行的反馈,年前的商界年会上,有好几个大佬见面都问了几句关于这个楼盘的事情,还说到时候要让他保留两套精品房源。

    售楼处在一个月前已经正式开放,样板房需要验资一千万才能进入参观,吊足了来访客户的胃口,

    紧接着,罗子铮在丽人的第二波宣传也开始筹备,年后开工的第三天,罗子铮到了样板房拍摄家居大片,广告将以专访时尚住宅的方式刊登在丽人三月春季刊上,希望在开盘前再掀起营销**。

    身为楼盘的营销策划经理,姜宝全程陪同在拍摄现场,和摄影师、编辑一起探讨如何更好地展现样板房的时尚和美。

    不得不承认,罗子铮的个人魅力的确不凡,他的脸棱角分明,五官却不同于时下流行的那些小鲜肉,辨识度很高,尤其是一张嘴唇唇形饱满,眼神温柔,笑起来的时候很有一种居家的温暖。

    站在厨房间里,系着围裙、挥着锅铲,金色的夕阳余晖从他身后照了进来,《我的老婆是神仙》的经典画面再现,非常打动人心。

    姜宝也看得忍不住浮想联翩。

    罗子铮非常敬业,三组照片一直拍到了下午,期间有一个房间的内饰不尽如人意,姜宝临时调整了一下,让他等了大半个小时,也没见他有什么不耐烦。

    拍摄结束后,姜宝连声道谢,罗子铮则很彬彬有礼地邀请:“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姜小姐喝杯咖啡?”

    公司外面就有咖啡屋,此刻正值下班高峰,咖啡馆里的顾客寥寥无几,罗子铮有墨镜也鸭舌帽挡着,倒也没人认出他来。

    两人在二楼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点了两杯咖啡和三明治。

    “吃得这么简单,一点也不像电视里那个美食家。”姜宝开玩笑道。她和罗子铮互加了微信,偶尔也会聊上几句,所以虽然才是第三次见面,倒也不觉得尴尬。

    “平常太忙了,没时间,不过,我做的菜真的还不错,下次有机会可以下厨露一手给你看看。”罗子铮微笑着道,手里的小勺子搅拌着咖啡,骨节分明的手很是养眼。

    莫名的,霍言行的脸在姜宝脑海中一掠而过。

    姜宝赶紧把杂念驱除,笑着道:“大明星给我下厨,说出去是不是要被你粉丝打死啊?”

    罗子铮正色道:“不会,我到时候会和粉丝们介绍,这是我非常欣赏的女人,还请他们多多关照。”

    姜宝愣了一下,这话听起来有点暧昧了。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想当玩笑一样把话题岔过去:“那你的粉丝可要失望了。”

    “怎么会,”罗子铮凝视着她的脸,“姜小姐,刚才你认真工作的时候特别美,我最欣赏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女人,独立、时尚,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见解,从不人云亦云,和我平常接触的女性不太一样。”

    “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姜宝失笑。

    “有。”罗子铮正色道。

    “那好,为了你的慧眼识珠,以咖啡代酒,干一杯。”姜宝大方地举起了咖啡杯。

    两个杯子在空中撞击了一下,发出了一声脆响。

    罗子铮看起来很有教养,不管是吃东西还是谈吐,从时尚聊到影视,又从影视谈到文学,两人相谈甚欢,罗子铮还邀请她参加一个小型的沙龙,说是有很多有趣的人想介绍给她认识。

    饶是姜宝再迟钝,此刻也明白了过来,罗子铮这是想要追求她。

    她难以抑制地有点窃喜。

    这可是拥趸千万的大明星啊,会这样喜欢她,真是让人虚荣心爆棚。难道,这才是她的第二春?

    姜宝有点蠢蠢欲动了起来。

    “蹬蹬蹬”,楼梯上传来了一路小跑的脚步声,一个小脑袋在栏杆处探了出来,在二楼梭巡了一圈,落在了姜宝身上。

    “妈咪!”果果开心地叫了起来,朝着姜宝扑了过来,“你在这里呀,果果找到你啦!”

    罗子铮的脸色变了,一脸惊愕地看着这个冒出来的小女孩。

    仿佛听到了“扑”的一声,姜宝脑中刚刚冒出来的粉色泡泡被扎破了。

    再一看,霍言行正站在楼梯口,气定神闲地看着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