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女儿她爸是矿老板(15)
    团建的第二天是自由活动, 所以, 当晚大家都玩得很high,姜宝快一点了才回到别墅, 一看,霍言行那一间的灯已经灭了。

    她松了一口气。

    经过了下午那突如其来的、尴尬的吻, 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霍言行。这样最好,等团建结束,这尴尬也就结束了, 他们俩还是正常的上下级和赌约甲乙方的关系。

    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 姜宝被一阵食物的香味唤醒了,推开门一看,霍言行在院子里用早餐。

    白布铺就的餐桌上放着一瓶娇艳欲滴的梅花,旁边有厨师在煎蛋, 嫩黄的蛋汁裹着肉丁、番茄、洋葱片在铁板上翻滚, 香气扑鼻。

    姜宝咽了咽口水,肚子应景地“咕咕”叫了起来。

    “姜小姐,快来用早餐吧。”管家在餐车旁热情地招呼着。

    “我?”姜宝诧异地问。

    “是,这是别墅贵客的特殊服务。”管家替她拉开了椅子。

    姜宝坐了下来, 再一看,对面的大老板自顾自地欣赏着桌上的梅花, 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分她一下。

    早餐很丰盛, 除了蛋饼, 培根、水果、蔬菜沙拉一应俱全, 姜宝是真的饿了,埋头就吃,没一会儿就吃掉了大半个蛋饼和一份沙拉。口有点干,正好管家上了一碗牛奶麦片,姜宝喝了两口,胃里终于舒服了,心满意足地靠在了椅子上,闭上眼睛舔了舔嘴角的牛奶渍。

    “叮当”一声,姜宝睁开眼一看,霍言行沉着脸盯着碗里的牛奶,拿着一个勺子在搅拌里面的麦片,不知怎么,他搅拌得很用力,勺子不停地和碗壁撞击,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脆响。

    这是和牛奶麦片有仇吗?

    姜宝有点不解,手托着下巴好奇地问了一句:“霍总,你这是有起床气吗?”

    霍言行没理她,不过停止了搅拌,用勺子舀了一勺牛奶,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姜宝的眼神凝住了。

    这个怪癖,和从前现实中的霍言行一模一样。

    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她快把那场背叛和伤害忘记了,也很愉快地享受着果果妈妈的这个新角色,可这个动作,却把从前所有的一切重新带到了她的面前。

    她讨厌这个霍言行!

    姜宝霍地站了起来,扔下餐巾,快步往门外走去。

    “姜宝!”霍言行在她身后恼怒地叫了一声,“好好地吃着饭,你去干什么?”

    姜宝的脚步顿了顿,却没回头:“今天自由活动吧?我爱去哪就去哪。”

    霍言行再也顾不得昨晚发誓要冷落姜宝的豪言,几步就到了她身后,掰过她的肩膀,一脸的不可思议:“你到底在别扭什么?难道经过昨天你还要装傻吗?你追了我这么多年,现在我同意了,你反倒拿乔起来,明明昨天我亲你的时候你也很投入——”

    “你胡说八道!”姜宝的脸都涨红了,“那是你强迫我的!”

    “是吗?”霍言行勾起了嘴角,“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

    姜宝被他这自以为是的口吻激怒了,她后退了一步,冷笑了一声:“男人啊,就是狂妄自大。霍言行,实话和你说了吧,以前的我对你死缠烂打,那是我鬼迷心窍了,现在的我已经彻底醒悟了,等把果果的事情了结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一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

    扔下早餐和霍言行,姜宝一个人在度假村里漫无目的地闲逛,后来碰到了几个同事,又一起去了度假村所属的一个马场玩了一阵,眼看着到了集合回城的时间了,她这才回去收拾行李。

    霍言行已经不在了,应该是被她气走了。

    很好,这才是两个人正确的相处方式。

    回到小区,果果和一群小朋友正在骑滑板车,王阿姨在旁边和邻居们聊天,果果眼尖,一看见姜宝立刻叫了起来,滑板车骑得飞快,唬得姜宝叫了起来:“慢点,慢点别摔了!”

    两天没见妈妈了,果果搂着姜宝不肯放手,度假村那边也没什么好东西,姜宝搜罗了一堆小玩意儿哄她,香喷喷的小肥皂、五颜六色的小零食,还有一个印着度假村logo的玩偶小马驹。

    果果特别喜欢这个小马驹,又看了姜宝骑马玩的照片,羡慕极了,歪着脑袋问:“妈咪,婷婷家养了小狗狗,我们家可以养小马驹吗?”

    姜宝被噎住了。

    “那得等等,”她正色道,“等以后妈咪赚了钱发了财才可以。”

    果果很容易满足,就算是空头的许诺也让她高兴地欢呼了起来:“哦,果果要有小马驹了!妈咪快点发财吧!”

    可惜,目前看来,发财还只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遥遥无期,反倒是姜宝的存款数目又降下去了不少。

    姜宝看着银行卡的账单给自己打气:加油姜宝,赢了赌约你就可以衣食无忧了!

    很快,农历新年来到了。

    原身这些年没有什么往来的亲戚,亲生父母打从小就很娇宠她,她爱上霍言行后劝了她很多回,可她执迷不悟算计了霍言行,后来又骗父母去国外读书,拿了巨额学费和生活费,最后还理直气壮地带了孩子回来坑骗霍家的钱,父母哭着恳求她悬崖勒马,她却还是一意孤行,害得父母颜面扫地,再也没脸呆在霍家,匆匆辞职回乡下老家去了。

    别人家里都热热闹闹的,就她们家还是只有冷清的两个人。

    公司年二十八就放假了,王阿姨也要回家过年,外面的餐馆十有**都提前关门了。姜宝非常怀疑,她和果果两个人会不会在这个春节假期饿得面黄肌瘦。

    下午的时候,跑腿的外卖工给她们送来了两箱快递,姜宝打开一看,一箱是速冻食品,一箱是简易的年货,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姜宝在这里认识的人屈指可数,会这样送东西过来的,也就只有徐泽农了。

    她打电话过去道了谢。

    徐泽农乐呵呵地道:“这些东西都不值钱的,朋友之间不用这么客气。过年我要回老家,等回来了再来看果果。”

    这些日子,徐泽农的追求越来越明显了,前两天特意到公司里请她吃午饭,还替她的同事们一人送了一份奶茶以表贿赂。

    只是姜宝有点为难。

    虽然她也很努力地想和徐泽农擦出火花,可事实证明,她真的好像没办法喜欢上徐泽农,也暗示过很多次,让他不要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可徐泽农还是我行我素。

    她尽力了。春天不春天的,还是要看缘分,不能急于求成,现阶段还是努力赚钱养果果吧。

    年三十的时候,姜宝给自己和果果找好了乐子,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烟花,准备到时候玩个痛快。

    “妈咪,过年真好,果果喜欢过年,”果果捧着她那一袋子烟花开心坏了,“婷婷说,今天吃年夜饭,有好多好多好吃的。”

    面对着女儿期待的目光,姜宝很是心虚。

    晚上的年夜饭是她主厨,菜暂定是酱鸭和蔬菜沙拉,主食还是吃了两天的速冻饺子。

    “这个……不能吃太多,我们要健康,要不然吃成一个大胖子,果果就不漂亮了。”姜宝努力给自己找着借口。

    正说着,门被敲响了,姜宝拉开一看,外面站了好几个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其中一个为首的朝着她彬彬有礼地笑了笑:“请问是姜小姐吗?”

    “是,什么事?”姜宝狐疑地看着他们。

    “我们是万盛大酒店餐饮部的,霍先生让我们来准备年夜饭。”

    一个小时左右,年夜饭准备好了。

    秘制乳鸽、葱油龙虾、杏鲍菇牛仔骨、雪菜笋丝大黄鱼、芥兰炒腊味……一个个都是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再加上两道精致的点心,就连原本总爱挑食的果果也早早地就爬到了凳子上,眼巴巴地等着开吃。

    厨师前脚刚把菜端出来,霍言行后脚就到了,替果果带了好多新年礼物,巧克力、糖果、玩具,还有一辆缩小版的超跑电动汽车,酷炫而可爱。

    “这里太小了,”他嫌弃地瞟了两眼,“我想买点好的礼物都堆不下。”

    “爸爸,这是真的车车吗?能开吗?我可以开吗?”果果兴奋极了,一口气连着问了三个问题。

    “当然可以,”霍言行一把把她拎进了车里,“想怎么开就怎么开,踩着那个开关就可以了,等会儿爸爸带你去小区里兜风。”

    “爸爸,婷婷也有车车,可是没有这辆好看。”

    “那当然,我们这一辆能抵她一百辆。”

    ……

    这是来抢女儿了吗?糖衣炮弹、玩具零食,一件件都安排上了。

    姜宝看着这父女俩和乐融融的模样,恨得牙痒痒的,沉着脸在餐桌旁坐了下来,没好气地问了一句:“你们到底吃不吃饭?”

    果果飞快地从车里爬了出来,哧溜一下坐上了椅子,讨好地朝姜宝笑了笑:“妈咪,果果吃饭的,爸爸不乖,老爱吃饭的时候玩,我们不理他。”

    霍言行气结。

    这个见风使舵的小妞儿!

    到底是大酒店厨师的手艺,年夜饭十分美味,已经被速冻饺子折磨了两天的姜宝几乎把饭菜一扫而空,果果也吃了满满一碗饭,嘴巴上全是油。

    吃完饭,姜宝收拾,霍言行兑现他的承诺,带着果果开着那辆小跑车去小区里兜风。

    小区里几个小伙伴们都在,一见到果果的小跑车都激动坏了,围在车旁羡慕地叽叽喳喳着。果果很大方,自己开了一会儿,就把位置让给了小伙伴们,大家一起轮流开。

    外面的鞭炮声越来越密集,天空中也时不时地有烟火绽放,小伙伴们的注意力从小跑车上转移了,开始放起了烟火。

    果果把买的一大袋烟火抱出来了,抓着霍言行的手着急地要和小伙伴们一起比赛,霍言行一边放一边嫌弃:“太小了,明天爸爸给你买大的。”

    果果摇头:“不要大的,果果喜欢小的。”

    “为什么?”霍言行奇怪了。

    身后一阵“噼里啪啦”声响起,果果尖叫了一声,一头扎进了霍言行的怀里,拼命抓着霍言行的手去捂耳朵。

    霍言行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的女儿是个胆小鬼,喜欢烟花的程度,就和叶公好龙差不多。

    把所有的小烟花都放完了,小伙伴们也一个个被爸爸妈妈抓回家去了,果果这才心满意足地抱住了霍言行的脖子,把脸贴在了他的脸上,软软地撒娇:“爸爸,你今天太好了,果果好喜欢你呀。”

    “那果果和爸爸说说,你妈咪最近有没有想爸爸?”霍言行开始刺探军情。

    果果歪着脑袋想了想,诚实地摇了摇头。

    霍言行的脸有点挂不住了,这和果果以前说的不一样。“那有没有什么叔叔来找妈咪?拿好吃好玩的骗你和他玩啊?”

    “有啊,”果果高兴地道,“徐叔叔可好可好啦,不是骗果果的。”

    霍言行的脸沉了下来,一手抱着果果,一手遥控着小跑车往家里走去:“以后不要理徐叔叔,徐叔叔来了你就哭。”

    “为什么呀?”果果纳闷了。

    “因为……那个徐叔叔要和果果抢妈咪啊,妈咪被他抢走了,就没人疼果果了。”霍言行一脸的严肃。

    果果有点犹豫了,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果果哭,妈咪会生气的。”

    “我们才是一家人,果果要让爸爸和妈咪在一起,懂吗?以后果果和妈咪一起住到爸爸的大房子里,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果果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霍言行谆谆诱导着,走进了楼道。

    声控灯亮了,霍言行猛地停住了脚步。

    姜宝站在门口,正似笑非笑看着他。

    糟糕。

    利诱女儿被听了个正着。

    霍言行尴尬地避开了姜宝的视线,顾左右而言他:“过年了还挺热闹的,就是那鞭炮味道受不了。”

    “谢谢你的年夜饭,差不多了,你应该也很忙吧,该走了。”姜宝下了逐客令。

    霍言行不想走,朝果果眨了眨眼。

    果果心领神会,从霍言行的怀里下来,跑到了姜宝面前抱住了姜宝的大腿:“妈咪,果果想要爸爸留下来一起睡觉好不好?外面砰砰砰放鞭炮,果果害怕……”

    姜宝蹲了下来,很耐心地问:“果果,记不记得妈咪说过的话啊?”

    果果想起来了,看着姜宝严肃的脸,立刻改口:“果果要妈咪,不要爸爸,爸爸回大房子睡觉,果果和妈咪一起睡。”

    霍言行的脸都绿了。

    好啊,小妞儿真是厉害,过河拆桥太快了,这就“背叛”了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